您的位置:首页 > 果蔬百科 > 正文

上海:“共青团+”助力乡村振兴

作者:  时间:2020-02-25 01:06:09来源:寿光农业信息网  阅读:34 
大都市为啥也要振兴乡村

  上海:“共青团+”助力乡村振兴

  “农村”“上海”“共青团”,三个看起来关联度不高的词语,如今被紧紧联系在一起。很难想象,上海这个被称为“魔都”的时尚之城,竟然有约85%的陆域面积是郊区和乡村(数据来源:上海市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

  “乡村振兴”这个乍一看与上海没什么关系的词语,却在上海市两会上成了“高频词”。上海市市长应勇还专门就乡村振兴话题回答记者提问,他说,上海未来“会把更多的精力、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向三农”。

  上海共青团也在关注“乡村振兴”过程中的青年力量。今年起,团上海市委开展乡村振兴青春建功行动,以培育本土人才兴乡、服务在外人才返乡、动员社会人才下乡为重点,推出“美丽乡村”青年创意设计大赛、上海市青年村支书(主任)乡村振兴议事会、长三角乡村振兴青年论坛、乡村振兴青年创新创业大赛等一系列举措,引导青年往农村走、往社区走。

  来自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员会(以下简称“市农委”)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农业从业人员老龄化”是制约上海“乡村振兴”深入发展的一个主要瓶颈。而上海团组织,就要挑战这个瓶颈问题。“上海共青团要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发挥生力军和突击队作用。”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副主任叶军平看好共青团为乡村振兴所作的努力,他认为团组织举办的一系列活动对组织动员广大青年投身乡村振兴战略“具有重要意义”,“为上海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了新鲜、丰富的创意。”

  111名青年村支书有了“青年之家”

  农村基层到底“老”到什么程度?上海这么经济发达的地区农村,到底怕什么?市农委的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相比创收而言,上海农村更缺“基层治理人才”。以上海某知名高校与闵行区浦江镇合作的“科学示范农业成果应用基地”为例,这里有名校专家带来的新技术,经济作物也有较好的创收空间,但就是“缺人”,“从业者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队伍很不稳定,不少人培训完,干了没几天就走了”。

  为了让农村基层“年轻”起来,上海选派大量青年干部“下乡”。数据显示,上海全市现有111名35岁以下的青年村支书、村委会主任。团上海市委注意到了这群“关键少数青年”,调研显示,这些“小年轻”进村后,最渴望得到一个与外界沟通交流、学习的平台。

  “上海市青年村支书(主任)乡村振兴议事会”工作制度应运而生。团上海市委为这群青年村干部提供了为期5天的专题培训,搭建了沟通互助平台。

  奉贤区四团镇渔墩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卫浩就是这样一个“小年轻”,他最近正忙着创建奉贤区“美丽乡村示范村”。渔墩村距离上海迪士尼和海昌海洋公园仅半小时车程,卫浩的想法是打好“地理位置”这张牌。比如,把村里的老房子改造成打船技艺村史馆,把蔬菜基地变成“一平米菜园”吸引周边游客等。

  “大规划”下,他关注的“小事”却要具体到村里的民宅应该怎么设计、找到哪个经济又实惠的第三方平台向外推广“渔墩村”这个品牌。议事会给了他一个平台,他从其他青年村支书那里拿到了“墙面图案勾勒”模板来美化老房子,从微信群里找到龙头企业帮村里丰产的无花果增加附加值。

  他告诉记者,议事会是宝贵的无形资源,“青年聚在一块儿,总能有办法”。

  聪明的脑瓜改变千篇一律的乡村

  有年轻人的地方总是充满活力,年轻人到农村也带去了生机。今年6月,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支青年团队涌入上海浦东、宝山、奉贤、金山等9个涉农区的乡村,他们要拿自己的“灵魂设计”来打造属于青年的上海农村。

  这是团上海市委联合上海市农委、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等主办的上海“美丽乡村”青年创意设计大赛。大赛组委会对参赛者的一个关键要求是——必须现场实地走访,发现真问题,既可操作又可行,而非简单强调视觉设计。

  这可不是“画一张图纸就能交差”的比赛,每一支参赛队都要参加大赛组委会组织的“村民议事协商机制”,尊重村民意见和意愿,实现创意设计与村民参与、乡村基层治理和产业发展的良性互动。一等奖团队除了获得两万元现金奖励外,还能参与方案最终的落地工作。

  “乡与乡寻”团队的作品《水库·集》为上海金山的水库村打造了一个乡村与“水元素+酷”的集合体。负责人苏奇介绍,他的设计方案包括打造五位一体乡村水展览体验、“一米田园+智慧共享共建”等,鼓励当地村民与设计师、村庄管理者一同参与村庄建设,通过举办乡村论坛、水库美食宴、乡村丰收节,从发展文化创新角度实现“生活酷”。该项目获得了水库村和漕泾镇两级的青睐,目前正在落地建设。

  “整体效果超出我的预期。”大赛评委、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栾峰注意到,虽然个别参赛团队不够专业、成果不太完善,但比赛发动了上海各部门、学术机构和群众组织,尤其是吸引了一大批青年设计师的参与,为上海“乡村振兴”提供了不少创意和新鲜角度。

  上海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乡村规划处处长顾守柏在比赛中见到了不少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青年群体特别是青年设计师群体,他们所具备的专业知识和创新活力正是乡村稀缺和期盼的”。

  让青年“进村”,没事业不行

  一边是鼓励青年设计人才为农村做设计,另一边,缺少实际产业抓手的团组织,还在想办法鼓励青年在农村创新创业。“乡村需要青年回去,但由于乡村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方面的不足,青年不想回去。最关键的是,回去没有合适的岗位。”团上海市委基层工作部负责人介绍,团上海市委今年3月启动了“共青团引导青年参与振兴战略的机遇和路径研究”,研究发现,留住青年,关键还要靠事业。

  9月23日,在由团上海市委主办的“逐梦乡村创享青春”——首届长三角乡村振兴青年创新创业大赛颁奖仪式上,85后“农创客”王金悦获得了初创组一等奖。

  站上领奖台时,他向众人宣布了自己的“小目标”——把农业机器人做成“白菜价”,让农民可以吹着空调种地。

  王金悦不是在吹牛,他在金山区打造了一个机器人农场。他的农场里,有运输机器人、除草机器人、施肥机器人、开沟机器人。它们会开垦、除草、施肥、管理,能节省50%的田间劳动力。他花两年多时间研发的“AI视觉采摘机器人”会自动驾驶。

  “如果采摘苹果、生梨,果子完整度为100%。”王金悦的这款机器人,国外同款售价约为数百万元,而他做的“国产货”实现量产后可能只要十几万元一台。

  记者注意到,这场以“农创客”为主要参赛对象的比赛呈现出“团队化、专业化、高学历”的特点,参赛选手多为返乡人才、海归高知、90后甚至95后青年创客,他们借助团组织办的比赛,迈向了更高的台阶。

  意植保(上海)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金海霖就在大赛现场与江苏艾津公司农技集成研究院的金振鹏达成合作意向。

  后者主要从事农作物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研究,研究怎样种植优质稻米;而金海霖则从事无人机飞防植保,着力解决农业机械化最后的短板和劳动力紧缺问题。未来,两人拟在农业技术、无人机硬件、飞防作业等方面开展合作。

  团上海市委书记王宇说,上海团组织要发掘、组织各行业的青年人才,吸引更多有志青年参与乡村振兴。

  记者王烨捷见习记者魏其濛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161015.html

相关阅读

  • 临泽县:电子商务助力乡村振兴

    近年来,临泽县以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项目为抓手,积极探索“新媒体+全域电商+电商扶贫”的农村电商发展新模式,拓展电商便民服务功能,畅通农特产品销售渠道,让原本“养在深闺无人识”的

    2020-10-30 13:10:38

  • 农业农村部召开青年干部理论学习交流座谈会强调把青年理论学习作为一项长期任务抓好

    本网讯4月30日,农业农村部召开青年干部理论学习交流座谈会。会议强调,部各司局各单位党组织要把青年理论学习作为一项长期任务来抓,着力推动青年干部将学习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

    2020-10-27 09:37:54

  • 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衔接的思考

    当前,重庆市开州区正值脱贫攻坚决战决胜的紧要关头,乡村振兴深入推进的关键之年,如何顺利完成减贫任务,如何有效巩固脱贫成效,尤其是脱贫摘帽后如何实现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两大战略有机

    2020-10-26 09:07:02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玉米尿素生长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