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白居易跟元稹共互写过多少诗

作者:  时间:2021-11-26 17:34:03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7 

白居易与元稹(微之)同为中唐著名诗人,两人有相似的人生经历,而且在政治上、文学上也有相似的主张。元白二人不仅丝毫没有“文人相轻”,而且私交甚笃,他们倾心交往近三十载,相互唱和九百章,可谓极一时之盛。他们自结交之日起便结下了终身的友情,后人将他们合称“元白”。

《唐才子传》:"微之与白乐天最密,虽骨肉未至,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唱和之多,毋逾二公者。"杨万里《读元白长庆二集诗》:读遍元诗与白诗,一生少傅重微之。再三不晓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

从他们相互唱和的诗文推断起来,简直好到让人怀疑是不是好基友的关系。《唐才子传》中“爱慕之情,可欺金石”的评价不可谓不精辟!南宋著名词人杨万里评价说“再三不晓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也颇有意犹未尽之感。

元和四年(809)二月,元稹出为监察御史,调查泸州监官任敬仲。三月,启程去东川,取距离最近但艰险的骆谷道。骆谷道首经骆口驿,元稹在驿站里休息时,见到驿站墙上有好友白居易留下的诗句,于是题诗一首:邮亭壁上数行字,崔李题名王白诗。尽日无人共言语,不离墙下至行时。二星徼外通蛮服,五夜灯前草御文。我到东川恰相半,向南看月北看云。

写毕将诗传回长安,白居易回诗:拙诗在壁无人爱,鸟污苔侵文字残。唯有多情元侍御,绣衣不惜拂尘看。

元白大概没想到,未来的十几年,他们将会不断地在驿亭的墙上寻找对方留下的痕迹。随后元稹出骆谷至汉中盆地,发生了一件被称为千里神交的传奇。元稹自注说:“是夜宿汉川驿,梦于杓直、乐天同游曲江,兼入慈恩寺诸院,倏然而寤,则递乘及阶,邮吏已传呼报晓矣。”梦见白居易与他人同游慈恩寺,元稹醒后写了一首《使东川·梁州梦》: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里游。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

而白居易于长安,恰恰好和杓直去曲江,慈恩寺游玩,忆起远处的微之,赋诗一首《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一人梦到对方在何处与何人游玩,一人正在那处与他人游玩时也忆起对方,而且双方同时写下了诗。如果这真的是巧合的话,那我们的语言未免也太过贫瘠以致根本无法描述他们的感情!

元稹再走至嘉陵驿,望见浩浩嘉陵江水,有感而发:嘉陵江岸驿楼中,江在楼前月在空。月色满床兼满地,江声如鼓复如风。诚知远近皆三五,但恐阴晴有异同。万一帝乡还洁白,几人潜傍杏园东。

白居易回诗道:嘉陵江曲曲江池,明月虽同人别离。一宵光景潜相忆,两地阴晴远不知。谁料江边怀我夜,正当池畔望君时。今朝共语方同悔,不解多情先寄诗。

谁能想到你在江边思念我的那个夜晚,我也正在思念着你。收到你的信我才后悔,早知道你如此多情,我就先寄信给你了。

元稹行至利州嘉陵驿,想起了当初的初恋双文,赋诗《嘉陵驿二首·篇末有怀》:嘉陵驿上空床客,一夜嘉陵江水声。仍对墙南满山树,野花撩乱月胧明。墙外花枝压短墙,月明还照半张床。无人会得此时意,一夜独眠西畔廊。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24456.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