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战国七雄之一的魏国屡战屡败到灭亡,都经历了什么?

作者:  时间:2022-01-02 22:00:44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4 

  战国250余年历史中,魏国是最先强盛而称雄的国家。下面由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

  “魏之先,毕公高之後也”,毕公高是周文王第十五子,因为封国在毕地而得姓,然而毕国在西周末期就亡于西戎,其公族后裔也沦为平民,“或在中国,或在夷狄。”毕公高后裔毕万入晋为臣,因作战有功受封魏地,魏氏由此得姓。在魏桓子、魏文侯、魏武侯、魏惠王的带领下,魏国逐渐从晋国一个家族摇身一变,成了实力强劲的战国七雄之一,魏惠王更是率领诸侯朝见周天子,成为新的霸主。“国虽大,好战必亡”,魏国在一次次的战争中失败了,霸业也在各国的打压下宣告结束,为什么魏国无岁不战却又屡战屡败,最后又是怎么被直接打没了呢?

  一、三家分晋,魏图自强

  晋大夫毕万获封地之初,晋国首席大夫兼卜官的郭偃亲自为其占卜,曰:“毕万之后必大矣。万,满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其必有众。”郭偃的预言让毕万喜出望外,因此以“魏”为氏。周定王十六年(前453),晋国执政智氏联合魏、韩攻赵,魏、韩倒戈,三家灭智分晋国,但晋国并未彻底灭亡。周安王二十六年(前376),魏武侯、韩哀侯、赵敬侯废晋静公,共同瓜分了晋国公室剩余土地,晋灭而赵魏韩盛。

  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魏斯便是魏桓子之孙,称魏文侯。三家分晋时,赵氏获利最多,魏氏、韩氏得到的要少一些,而魏氏的地理环境并不是太理想,西边是一河之隔的秦国,东则是亦敌亦友的韩氏,北与三晋中最强的赵氏接壤,南边也有秦、楚、郑拉锯,魏氏只有蜗居在晋西南一隅,依靠吕梁山、中条山、王屋山为天险,虽易守难攻,却也容易被压迫封锁。为打破这样的格局,在魏文侯即位后便着手开始“自强”,然后才是打破地势、周边强国的封锁、向外发展。

  二、文侯富国,向西拓展

  魏文侯将发展的目光望向了在西边的秦国,但现在的还不是时候,魏文侯一边休养生息,缓解攻打智氏留下的创伤,另一边则是实行变法,改革政治,奖励耕战,他大胆启用卫国人李悝在国内实行变法,李悝首先从土地下手,提出“尽地力”,即推行尽地利之教的精耕细作原则,增加魏国耕地的产量和土地的使用效率;“平籴法”,由国家出面,在丰年的时候采用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农民的粮食,使农民的利益不受损失,而在灾年时,把粮仓储存的粮食以适当的价格卖给市民,使市民不致买不起粮食而流离失所。此外李悝还对政治、法律进行全方位改革,使得魏国国力有了显著提升。

  魏文侯将眼光放在富国上,对于强兵一事却没有放下,之前因为内政不稳,但现在魏国需要能够向外发展的突破口。就在魏文侯冥思苦想之际,赵氏与韩氏送了两份“大礼”,赵献侯想联合魏文侯消灭韩氏,赵、魏平分韩氏,韩武子则想联合魏文侯消灭赵氏,韩、魏平分赵氏。魏文侯不仅都没有答应,他还语重心长劝说两边放下私斗一致对外,之后三家坐下来和谈,虽然对向何处扩张没有达成共同意见,却一致同意放下内斗,三家走上了各自发展的道路,却又出现了难得的和平局面。

  眼看达成效果,魏文侯也将手伸向了秦国,魏文侯二十七年(前419),魏国西渡黄河,开始设置军事据点,以图河西之地。直到魏文侯三十八年(前408),魏军将领吴起尽收河西之地,河西之地的意义对于魏是巨大的,通过占据此地,魏国彻底封锁了秦国与中原的联系,还解除了秦国对魏国的威胁,同时,魏国境内人多地少的困难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魏国的粮食生产也因为在河西推行农作法而得到增产,此外,因为秦国时局动荡、政治腐败,让河西的百姓对严明军纪的魏军夹道欢迎,再加上便民利民的新政策,秦国百姓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因此魏国在河西之地上也有兵源的补充。

  三、武侯强兵,控御无道

  魏击从小就被父亲作为继承人而悉心培养,在魏文侯的言传身教下,魏击逐渐成长为一名知书达理、颇有才干的政坛新人。攻打中山国,是父亲对魏击的第一次考验,中山国虽不是主流强国,但民风剽悍,派去的主将乐羊是中山国人,中山国的大将也是乐羊之子乐舒,而且中山国离魏尚远,中间夹着盟友赵氏的封地,因此必须要一战拿下。好在乐羊与魏击顶住了压力,甚至当中山国君将乐舒烹成肉羹,乐羊也吃下了,魏文侯还称赞说:“乐羊以我之故,食其子之肉。”第一次考验便交上了完美的答卷,魏击被封为中山君,由赵仓唐辅佐,则坐镇中山,独当一面。

  魏击继承父亲之位,是为魏武侯,随后一年,朝中元老李悝也接着去世,但好在父亲为他留下了十分雄厚的家底,且吴起等名将尚在,因此经过短暂的休养生息后,魏武侯打算将魏国事业再向上推进。在强大的国力与名将吴起的支持下,魏国同时与郑、秦开战,扼制郑国并大败秦国,随后魏武侯号召韩国、赵国组成三晋联军,大败楚国,之后再次大败秦军,吴起率军势如破竹地进入关中平原,横扫河西。但魏武侯不足父亲的部分爆发了,那便是任人唯贵,昔日魏文侯帐下人才济济,为诸侯所侧目,魏文侯“师子夏,友田子方,礼段干木”,文有李悝、西门豹等名臣谋国忘私,武有吴起、乐羊征战沙场,舍身作战,文武相济,魏国盛极一时。

  然而魏武侯就差远了,他控御无道,一改文侯任人唯贤的原则,回到任人唯亲、任人唯贵的老路,使得最大的功臣吴起出逃。同时,魏武侯在外交上一系列错误的举措让日后魏国吃尽苦头,若说魏文侯时期魏国是可畏而不可交恶的,那么魏武侯时期的魏国则是一块烫手山芋,其余六雄都打算上前捅一刀,只不过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四、无岁不战,屡战屡败

  十几年的征战没有让魏武侯建立起统一中原的霸业,还让原本求同存异的三晋也因为魏武侯的心胸狭隘而分崩离析,赵国对魏国的仇视已然变得不可逆转,而楚国的衰退在吴起投楚后得到改善,秦国公子师隰秘密回国为君,但这个平时受到魏武侯帮助的落难公子并没有因此感激魏武侯,而是学习魏国富国强兵之法,打算向魏国报复昔日的耻辱与血仇,魏武侯在齐国扶持的家族也是只“白眼狼”,齐军围魏救赵之战,击碎了魏国图谋统一三晋的梦想,而后的马陵之战,则成为了魏国衰败的起点,可以说魏武侯将家底拼个干净,不仅没有实现自己的雄伟大志,反而使得魏国四面受敌,终于在魏武侯死后,魏国与其他大国的矛盾彻底爆发。

  魏武侯把周围大国都得罪了个遍,只有韩国与其交好,然而在周显王二十六年(前343),魏武侯之子魏罃称王,盟友韩国不从,于是魏惠王发兵攻打,韩国向齐国求救,但孙膑劝齐威王作壁上观,等待魏韩皆元气大伤时发兵,魏军主将庞涓放弃攻韩,与齐决战,被齐军师孙膑以“减灶”之策击败,歼灭魏军10余万人,魏国因此元气大伤,从头号强国顿时沦为二流强国。而齐国则“趁你病要你命”,数次发起对魏国的进攻,魏惠王只得委曲求全,尊齐威王为王于徐州,齐威王也承认魏惠王的王号,魏国与齐国的关系由徐州相王而得到缓和。

  然而西方的秦国也改头换面,经过商鞅变法后的秦国一改昔日被魏国压制的局面,也数次发动对魏国的进攻,魏国无力阻挡,甚至将之前占据的河西、上郡悉数奉还。而此时的情况与魏文侯、魏武侯时截然不同,“上善伐谋”也变成了“上善伐交”,秦相张仪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以连横游说诸侯,“相魏以为秦,欲令魏先事秦而诸侯效之”,但魏惠王不从,又用公孙衍为相,发起五国合纵攻秦之战,“秦出兵击六国,六国兵皆引而归,齐独后”,后来魏国又多次不敌秦国,屡屡割地,秦始皇二十二年(前225),秦将王贲以水淹之计攻破大梁,魏王假投降,魏亡。

  魏国因魏桓子而成为战国七雄之一,魏文侯时,魏国国富强兵,人才济济,然而自魏武侯始,魏国江河日下,为何?

  其一,是外交错误,魏武侯时因为数年征战而触怒各路诸侯,而试图扶持的傀儡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些都为日后魏国数年被迫卷入战争埋下伏笔,魏惠王举办逢泽之会,然而唯一还算关系不错的盟友韩国也因为此事与魏国交恶,此后魏国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此外面对“连横”与“合纵”上魏惠王也是首鼠两端,不为诸侯所信任;

  其二则是军事衰败,吴起变法,魏武卒横扫天下,然而在数年征战中,魏武卒已然衰落,同时魏国再也没能出一个能与吴起、白起相提并论的名将来,而马陵之战使得魏国一蹶不振,只能在秦、赵的打压下苟延残喘;

  其三则是失去民众的支持,昔日魏军如河西,秦人夹道欢迎,甚至以加入魏军为荣,然而吴起创魏武卒的代价实在是太大,选拔的要求之高,待遇之丰厚,让魏国形成了落差,在普通的魏人看来,打仗作战是武卒的事情,国家存亡与自己无关,反观秦国,商鞅变法打压私斗,鼓励公战,“秦人捐甲徒裼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个个为国抛头颅洒热血;

  其四则是君主无能,魏武侯没有大局意识,将老底拼个精光,魏惠王无能,放跑一个又一个名臣贤才。魏国,输得不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0554.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