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春秋时期的晋国六卿指的是什么?三家分晋又是如何实现的?

作者:  时间:2022-01-03 09:00:34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6 

  在漫长的争霸中,晋国力压群雄,一枝独秀,当了长达100多年老大。接下来小编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

  正所谓“华夏文明看春秋,春秋大义看晋国”,晋国“尊王攘夷”,捍卫着华夏文明,一方面是晋国国君励精图治,自觉在东周王室衰弱后抗下重任;另一方面则是晋国内主要的十一个世族按照“长逝次补”的原则,轮流成为晋国执政,一致对外,连续十代人在晋国大旗之下血染沙场,最终成就并维护晋国的霸业。晋文公时设三军六卿,狐、先、郤、胥、栾、范、中行、智、韩、赵、魏轮番担任要职,至晋平公时,十一家卿族仅剩六家,之后这六家每家占据一卿位,甚至轮流担任晋国军、政最高长官——中军将,长期把持晋国军政大权,“晋国六卿”又被用来特指此六大家族。原是为拱卫晋国公族,但最终六卿之一的赵、魏、韩却共同瓜分了晋国,晋国卿族是如何做大做强的?

  一、多年内乱,文公扶植

  晋国卷入多年内乱一事要从晋昭侯说起,晋文侯三十五年(前746),东周天子肱骨,结束周王室长达二十一年的二王并立,稳定了东周初年局势的晋文侯去世了,子晋昭侯即位。不知为何,晋昭侯分封自己叔父,即晋文侯弟弟成师封于曲沃,世称曲沃桓叔。“桓叔是时年五十八矣,好德,晋国之众皆附焉”,很明显,年纪轻轻的晋昭侯根本不是叔父的对手,晋国大夫师服劝谏晋昭侯要及时除掉曲沃桓叔,以免日后公室受乱,晋昭侯根本没有什么政治斗争的经验,没有在意,这也为晋国近七十年内乱埋下祸根。在此消彼长中,随着血缘关系的日渐疏远,曲沃与公室的斗争还在继续,最终由曲沃武公攻打晋侯缗,一举将晋灭亡,曲沃一系打败晋国公室,夺得晋国正统地位。

  然而晋国的内乱还远远没有结束,曲沃武公之子晋献公为消除隐患,就把原晋国诸公子们全部诛杀,但没想到的是,晋献公因为宠爱骊姬,就打算立骊姬的儿子为太子,故意疏远三个有才能的儿子。对于父亲独宠幼子,三个哥哥倒也没什么意见,然而骊姬从中作梗,构陷太子申生让晋献公误以为申生想害他,申生为自证清白而自杀,另外两个儿子重耳、夷吾来朝见,见此情景都害怕得返回封地。枕边人又吹热风,让晋献公认为这两个儿子也想害自己,就派人攻打儿子们的封地,重耳、夷吾流亡。晋献公二十六年(前651),晋献公死前托孤,立小儿子奚齐,股肱之臣里克不从,杀了骊姬的两个儿子,拥护重耳为君,重耳拒绝了,夷吾回到晋国继位。

  然而晋惠公夷吾也非明君,不仅治国无法,还得罪周室、秦国,使晋陷入内外交困,晋国国人怨声载道,都想要迎回重耳,最终在秦穆公的帮助下,重耳结束了长达十九年的流亡生涯,成为晋国国君。然而就在不断的内斗中,晋国公室已然颓废,晋文公只得重用那些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异性为肱骨。晋文公四年(前633),楚晋爆发城濮之战,晋文公作三军,每军各设一名将、佐,并按照“长逝次补”原则,轮流执政,晋国六卿由此产生。

  二、生死有命,六卿制衡

  晋文公始设三军六卿,担任三军三佐的都是与晋文公同甘共苦的心腹,自然拥护这个从始至终都坚定不移跟随的君主,此后,晋文公也对三军六卿做了补充,但最重要的还是赵衰的“三让”,让晋文公过意不去,最终把原来的三军扩充为五军。但好景不长,在位仅九年,晋文公就去世了,儿子晋襄公即位,晋襄公本性宽厚,不像其父手腕强硬,没有对十卿进行迫害打压,十卿爱屋及乌,继续辅佐仁爱的晋襄公,但在位六年后,父亲的老臣,排位最前的四卿都在同一年相继去世,因此晋襄公便裁撤之前父亲增添的两军四卿,恢复三军六卿建制,“襄公、赵衰、先且居”,延续了晋文公所创晋国的霸业。

  然而这次军改也埋下了隐患,因为十卿中中军将先且居、中军佐赵衰、上军将栾枝、上军佐胥臣同年几乎同时死去,这让秦襄公一时没了准备,而卿族也在利益的驱动下分成两派,一派是属于晋惠公、晋献公时代甚至更早就已发达的老臣派,另一派则是由晋文公、晋襄公时代倚重的贤臣之后所组成的少壮派。其实晋襄公已经打算好了,就是重用老臣派节制少壮派,但走漏了风声,以至于当最年轻的先克站出来替高干子弟们发声:“狐、赵之功不可忘!”让晋襄公念起二人之好来,于是安排狐射姑、赵盾、先克入六卿,与老臣派的箕郑父、先蔑、荀林父互相制衡。

  三、公室无道,卿族贤明

  晋文公、晋襄公是一代贤君,手下臣子无不尽心辅佐,然而晋襄公之子晋灵公昏庸,长大后生活奢侈,不恪守为君之道,不仅大肆收刮民脂,还以“従台上弹人,而观其辟丸也”为乐。先君中军将赵盾苦苦劝谏,使得晋灵公生厌,于是打算除掉他,就派了大力士鉏麑前去刺杀赵盾,鉏麑一大早就去了赵盾家,这时天微亮,但鉏麑却看到赵盾早已穿戴好礼服准备上朝,只不过时间还很早,赵盾正闭眼假寐,鉏麑又环顾四周,看到赵盾虽贵为中军将,但居处十分简陋朴素,鉏麑悄悄离开,同时叹息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撞死在赵盾庭院的槐树上。

  晋悼公时,继承先辈遗志,年十四入主晋国为君,以韩、栾为股肱,祁、杨为谋主,重用韩厥、智罃、魏绛、赵武等一干贤臣,重组晋景公时所创八卿,后又裁撤新军,再一次恢复三军六卿建制,“严军纪而恤民力,治律历而行礼法,于是晋宗谐睦,举国大治,戎狄亲附,惠及中原”。然而等到晋悼公之子晋平公继位后,也曾大败齐楚,但晋平公贪图享乐,不务政事,政务落在六卿手中,甚至在吴国使者与赵、魏、韩三家家主会谈后言:“晋国之政,卒归此三家矣”。

  晋平公之后的晋国君一代不如一代,慢慢地,国家大权旁落,六卿强而公室弱。晋定公时,赵氏内乱,中行氏、范氏联合攻赵,被晋定公平息,此后晋国六卿仅剩四家。晋出公时,正卿智伯执掌大权,逐步提升晋国实力,为了振兴晋国,重建霸业,智伯还向赵、魏、韩三家提议都拿出一百里土地和户口来归给公室,三家起先都不同意,但韩、魏惧怕智伯,都割让了,只有赵襄子不愿受到智伯摆布,坚决不从,于是智伯联合魏、韩攻赵,但赵襄子以“唇亡齿寒”说动魏、韩倒戈,趁智伯胜骄不备之机,内外夹攻打败了智伯,为了免除后患,韩、赵、魏三家联手屠杀智氏家族两百余人,瓜分智氏封邑。此后赵、韩、魏又瓜分了公室仅存的土地,废晋静公为平民,晋国最终灭亡。

  曲沃代翼、骊姬乱晋,内乱的后果是晋国公室人才凋零,而晋文公虽为一代霸主,流亡十九年中大部分情况与乞丐无异,能从始至终跟随他同甘共苦的都成为其心腹肱骨,但这其中并没有自己的亲人公族子弟。晋文公设立三军六卿之初,想来是希望自己的重臣们能够巩固公室,然而这份君臣佳话却出不了三代就被磨灭了,六卿们维护着晋国百年霸业的同时,也在蚕食国君的君权,而公族中却再难出如晋文王、晋襄公、晋悼公这样能整合三军六卿,总揽大局的贤君,反观六卿,为了生存,为了争权,为了夺利,各家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竞争,优者胜劣者汰,能活下来的又岂是等闲之辈?因此公室愈弱而六卿愈强,六卿曾是国君的卫士,却也成为公室的掘墓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0635.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