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苻坚为什么要帮助燕国抵抗桓温军队?他有何考量?

作者:  时间:2022-01-03 15:01:04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1 

  苻坚,字永固,小字文玉,前秦第三位君主,中国古代著名政治家、改革家,在位期间实行汉化改革,促进文教发展与民族融合,推动五胡汉化进程,对汉文化的延续有所贡献。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慕容炜十分讨厌慕容举荐的慕容垂,只安排给他一个车骑将军的无兵权闲职,另立自己的弟弟容冲为大司马管理国家。不久四世托孤的老臣阳鹜也死了,四个顾命大臣只剩下一个最不成器的太傅容评。容评一人辅政,不仅不尽心尽力,反和皇太后可足浑氏沆瀣一气,共同掌控如日中天的大燕国。听说慕容恪死去,苻坚心下窃喜,派了使臣以朝贡为名,打探前燕虚实,得到的报告是“燕国政无纲纪,实可图之”。然而,正当苻坚准备攻燕之际,自己的内部出了问题。

  符氏家族兄弟间的问题

  当年苻生被杀,苻坚即位后,虽然对苻生的几个弟弟苻幼、苻腾、苻柳、苻廈、武等各委以要职,但他们仍然心怀不满。当时王猛就曾劝苻坚说:“苻生诸弟尚有四人,四人不除,终必为患。”但是,苻坚并没有采纳。苻坚认为:前秦王国建立不久,经不起折腾;自己兄弟不多,只有长兄法弟弟苻融、小弟苻双;自己虽有四个儿子,但长子苻年仅四岁,太子符宏才两岁。因此,他觉得自己只有依靠堂兄弟们的支持才能稳定大局;再就是自己发动政变诛杀苻生是被逼无奈,若牵连他人,势必会遭到世人的非议。趁苻坚亲征奴曹毂、刘卫辰之机,时任征北将军的符幼发动兵变,偷袭长安,所幸被留守的卫大将军击斩。

  苻坚得胜回京后查检此事,发现苻柳及自己的小弟苻双都曾与符幼通谋。苻柳任征东大将军,镇并州,苻双任征西大将军,镇秦州,皆是手握重兵的封疆大。这要是别的皇帝,肯定彻查此案,不杀柳、苻双才怪呢。但符坚向来待人宽和,觉得苻双是自己的一母同胞,而符柳也是先帝健的爱子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再也不提此事。

  树欲静而风不止。367年农历十月,苻双据上邦,苻柳据蒲坂,再次起兵谋反,他们还联络了据陕城(今河南三门峡市西)的苻度、据安定的苻武,四路发兵,准备共伐长安。可以说,这四镇是前秦王国的四个大门:上邦是西大门,为秦州的统治中心;安定(今甘肃定西市)是西北门,扼守西北进入关中平原的要道;蒲坂是东北门,关乎关中地区的安稳;而陕城则是王国的东大门,屏护着潼关的安全。

  面对叛逆的挑衅,符坚的心里念着同族兄弟之情,仍然尝试以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他在四个梨子上各咬了一口,交给使者前往四镇,传话说“我待你等四人,恩义备至,何苦要谋反呢?若就此罢兵,各安其位,我将待你等一切如故,绝不治罪,我咬梨作为凭据!”但是,开弓焉有回头箭,四人均誓言血战到底。这四个均是小人,心怀鬼胎,各打各的算盘。虽然号称要同伐京师,但人人都想当渔夫,谁也不抢先发兵。这给了符坚各个击破的机会。

  368年农历正月,苻坚命后将军杨成世、左将军毛満西讨上邦、安定;命辅国将军王猛、建节将军邓羌东攻蒲坂;命前将军杨安、广武将军张蚝攻陕城。坚制定的策略是,王猛、杨安的东路军距城三+里,坚壁勿战,等西路军平定秦州、雍州后,再兵合一处,并力取之。苻坚的兵马还没到,陕城的苻廈就着了慌,他宣布投降前燕,并遺使者请求前燕发兵救援。陕城是关外通往关中的要冲,在内乱未平的情况下,如果前燕以苻度为向导进攻关内,则前秦有亡国之忧,所以苻坚十分紧张,急调大军电聚华阴,以防外敌进犯。

  面对苻应的求援,前燕君臣召开会议研究是否援救待。范阳王慕容德(字玄明)认为:“苻骨肉相离,国家一分为五,前来投降者络绎不绝,此乃天赐良机。我燕国应命皇甫真率并州和冀州之兵直接进攻蒲坂,命吴王幕容垂率许昌、洛阳之兵馳援苻,命太傅慕容评率京师之精锐部队作为两军后援。同时,向长安地区发出檄文,说明祸福利害,公开悬赏,这样前秦臣民定会望风响应,吞并前秦指日可待!”前燕群臣多数赞同救援陕城,继而图谋关中。

  尔虐我诈

  然主政的太傅容评却持反对意见。他认为:“秦国乃是大国,今虽有难,但要灭它并非易事。圣上虽英明,但尚年幼,且为政经验不及先帝,而我等臣子之能力也超不过太宰容格,因此,闭关保境是上策,至于说灭掉秦国,那不是我辈能干之事。”一个绝佳的图强机遇就这样错过了。苻应知道慕容评无雄才大略,担心前燕援军不来。于是,他又给皇甫真和慕容垂写信说:“苻坚和王猛都乃人中豪杰。长久以来,他们就图谋吞并燕国。如今若不趁机出兵灭掉秦国,你们燕国君臣必将像吴国夫差一样被擒杀。”

  二人收到书信后,深有同感。智计谋略不亚于慕容恪的吴王慕容垂,只能与皇甫真在一起发发牢骚,徒唤奈何了。在太傅慕容评的阻挠下,前燕兵卒未动,坐视苻坚从容平。三月,讨伐苻双和待武的前秦军队均出师不利,杨成世被击败,毛嵩被打退。战报传来,秦王苻坚看到燕军不出,暂时没有东顾之忧,便派遣武卫将军王鉴、宁朔将军吕光等人率三万精锐之师(本来用于防御前燕),西上讨伐;同时,派左卫将军苻雅、左禁将军突冲率领七千羽林骑兵作为后援。

  四月,符坚的西路军攻克安定,斩敌一万五千余人。苻武弃城与符双起逃往上邦,王鉴等紧追而至。苻柳获悉苻双、苻武兵败的消息,为了减轻西线的压力,主动率军出城挑战,而王猛却始终闭营不战。柳以为王猛惧怕自己。五月,他留下儿子符良防守坂,自己亲率两万大军乘虚进攻长安。苻柳所部刚刚离开蒲坂一百多里,邓羌就率领七千精锐骑兵趁夜袭,将苻柳击败。苻柳只好率领残兵败将往蒲坂方向撤退。而他在撤退的途中,又王猛率军拦击,苻柳大败,只带百多贴身骑兵逃回渐坂。

  王猛、邓羌成功地挫败了苻柳这次倫袭长安的行动。七月,西线王鉴等人攻陷上邦,斩杀双和荷武二人及他们的妻妾儿女。九月,王猛等人攻下蒲坂,杀了符柳及其妻儿女。十二月,王猛与邓羌会师后攻下陕城,活捉了。坚没有让前线将领诛杀苻,而是下令将其送到长安。苻坚问符度为何谋反,答道:“臣本无反心,只是因兄弟们屡屡反叛,担心被陛下诛杀,所以才谋反。”苻坚哭道:“你是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我就知道这并非你本心,而高祖健也不能没有后代啊。”于是符坚死苻,免了他的七个儿子,其长子袭爵魏公,其他儿子都封为县公,过继给苻生和生没有子開的兄弟们做后代。坚之所以授权前线将领诛杀待双等人,是因为担心母亲苟太后会出面干涉。

  果然,此时荀太后出面说话了,她质问苻坚道:“符和待双一起谋反,而独独不允许双有后代继承,这是什么道理?”苻坚回答:“秦国天下,是伯父高祖健所建,因此高祖之子不能没有后代。至于双,作为我的亲弟弟,不母亲,然图谋危害宗庙社稷,因而依天下之法,不可以徇私情!符坚顺利平定了内乱,前秦王国解决了一场危机。而燕国也就此错过灭秦的绝佳机会。弱肉强食是规则,抢先下手是策略,谁抢先,谁就抢占了主动。面对前燕这么一块大肥肉,秦人还没有来得及动筷子,东晋就抢先下嘴了。

  伐燕兵败

  桓温得知慕容已死,认为北伐前燕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在369年农历三月上书,请求率江州刺史桓冲,徐州、充州刺史愔和豫州刺史袁真共同北伐。桓冲是桓温的弟弟,带上他无可厚非;让人费解的是,桓温还要带上他的政治对手郡愔和袁真。郡愔(字方回,鉴子)这个人,史书上的评价是“暗于事机”,意思是不识时务,看问题没有眼力。听说温邀请自己共同北伐,非常高兴,当即给桓温回信,表示愿与桓温一起尽忠王室,军队已集结待命。郡愔的子超(字景兴)担任桓温的参军,深得桓温喜爱。

  当时就有人将超与前秦天王苻坚相比,这样一位聪明绝顶的人,怎能不知道桓温心中的所思所想?当愔的信使来到,超赶紧把父亲的书信拆开,看完后便将其撕。然后,他又模仿父亲的笔迹,重新写了一封回信,信中以父亲的口气自称年老多病,不能胜任军旅之事,请求给自己安排一个闲适的差事养老,并劝说桓温一并统领自己的军队。

  桓温得信大喜,就让朝廷调郡去做肥得流油的会稽内史,自己则兼领徐、充二州刺史。自此,桓温将一直垂涎已久的徐、充二州军队正式纳入自已的手中。而豫州刺史袁真(今河南太康人),不单是自己不够聪明,更没有足够聪明的儿子,糊里糊涂地就参加了桓温的北伐。四月,桓温率步骑五万,雄心勃勃地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北伐。桓温这次北伐的计划是:主力大军沿长江淮河之间的河道湖泊,进入准河下游的泗口(今江苏铜江西南),由此北上,直达黄河南岸;而豫州刺史袁真从寿阳沿着河上游的颖水和涡水一线北上,配合主力占领谯郡和梁国,保护大军侧翼的安全,再沿着汴水往西进抵石门(今河南荥阳石门),开挖石门,引黄河水入睢水,将江南的粮草沿着睢水运入黄河,以接济大军。

  桓温这一整体的作战计划,关键就在于粮食运输。因此,参军郡超告诚他:“路途遥远,而汴水又浅,恐怕粮食难以为继。”桓温不听。六月,桓温大军行至金乡(今山东金乡),由于天水绝,水路不通,他使属下将军毛虎生(毛宝之子)率众在巨野河道三百里,引汶水入清水,大小军船相继,连绵数百里。巨野泽,即后来的梁山“八百里水泊”;而桓温凿开的运河,后世则称之为“桓公渎”。超再次发表了不同意见,道:“从清水进入黄河,粮草运输十分困难。如果敌人相持不战,运输线断绝,那样就会陷入危境。我军现在不如渡过黄河,直驱邺城,鲜卑敌寇畏惧明公威名,必望风逃溃,北归辽西故乡;假如他们敢近战我军,那么胜负就立即可见分晓;如果燕军坚守邺城不出,四周百姓皆会为我军所用,同时易水之南的郡县也尽在掌握之中。

  “一战”决胜负,桓温认为过于轻率,不敢尝试。超又献计:“我军还可以屯兵于黄河、済水一带,控引漕运,待资储备足,明年夏天再图进取。”桓温摇头。他怕时间拖得太久,燕军四处得以严备,师出无功。郗超很忧虑:“舍此二策,连军北上,进不能速战速决,退又遭阻遏之忧。如果鲜卑与我军不战相持,渐至秋冬,运输军需的河道冻结,后勤难以保障。而且,北方早寒,我军将士又无过冬厚装,到时难免饥寒。”不知何故,一向深谋远虑的桓温,对超的建议皆没采纳。桓温继续挥师北上,开战皆捷。

  湖陆(今山东鱼台)一战,活捉前燕宁东将军慕容忠;黄墟(今河南开封以东)之战,东晋大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大败燕将容厉的两万劲骑,幕容厉单人匹马逃回邺城;林渚(今河南新郑)一战,又败燕将傳颜。前燕皇帝容炜速遣哥哥乐安王慕容臧,率军阻击东晋大军,然而,东晋军队气势如虹,慕容臧无力阻挡,大败而去。不久,燕国高平太守徐翻举郡投降晋军。

  七月,桓温电军于武阳(今山东县),由于当地人起事接应,桓温很快抵至枋头。前燕国慕容炜和太傳慕容评惊慌失措,太后可足浑氏想了个办法,建议逃燕国故都和龙(今辽宁朝阳),以避桓温锋芒。前燕上下惶惧之时,一身闲职的吴王幕容垂自告奋勇,表示:“臣愿统兵击敌,如再不胜,走亦未退。”慕容炜当机立断,以慕容垂为南讨大都督,率兵五万以抵拒晋军。同时,派使臣前往前秦请救兵,并答应割虎牢关以西之地给前秦作为研谢。苻坚召集群臣,商量如何抉择。前秦大多数人认为:“当年桓温伐我之时,燕国不救;如今桓温伐燕,我亦当袖手旁观。”

  廷议时,王猛未发一言,廷议结,他踱至后殿,对苻坚说:“燕国虽强,但远非桓温对手。一旦桓温进电洛阳地区,收幽州、冀州之兵,引持并州、豫州之粮粟,肯定会再攻关中,如此则陛下大势去矣!当今之势,应与燕国合兵以拒桓温,待桓温退后,燕国亦丧元气,我秦国再乘其虚弱而取之,此为善策。”苻坚早已有图燕之心,王猛这番话更坚定了他的决心,于是派邓羌、苟池率步骑两万出洛阳救燕。不过秦军并没有直接开赴枋头前线,而是向南绕到了川(许昌)一带,准备抄桓温的后路。与此同时,桓温在枋头的前景开始不妙。切皆如郗超所料。先前开凿的水道因干早水位下降,不能再凭此水道运粮。晋将袁真没能如期打通石门,这条水路也断绝。到了九月,燕将李邽又率兵切断桓温陆路粮道。

  至此,整个战事向燕军一方倾斜。燕将慕容宙率一千骑兵与晋军相遇,他对属下说:“晋军的特点是剽悍,怯于陷阵,勇于攻击,应先败诱使他们来进击。果然,两百多燕军骑兵前来挑战,打了一会儿就装败逃。晋军随后猛通,正陷幕容宙埋伏圈,一战就损失了几千人马,晋军士气受挫。接连下来,桓温数军皆败,粮储不接,听闻前秦援军又要赶到,无奈之下,他只得下令毁舟船,尽弃辐重铠仗,从陆路急行军撤退。桓温从东燕出仓垣,沿途也不敢喝河水,怕燕军下毒,每每派兵士凿井取饮又累又饿只有一肚子水饱的晋军,仓皇回逃,日夜兼程,七百里马不停蹄。燕将个个摩拳擦掌,请追击。

  吴王慕容垂老谋深算,说:“现在不可急追。桓温撤兵惶恐,必严设后备,拣选精锐将士殿后,此时追击,未必能占得便宜;不如暂缓,让他们放松警惕。待晋军精疲力竭之时,再发挥我骑兵优势,进行突袭,必可一战而胜。”幕容垂不慌不忙,亲率八千精骑悄悄地跟在晋军之后,一路尾随。同时,他还派容德带着四千轻骑,快马加鞭迁回到晋军之前,设下埋伏。数日之后,思付晋兵已力乏,幕容垂下令直击桓温军队。

  结语

  燕兵扬缰跃马,手持利矛,在襄邑(今河南睢县)追击晋军。晋军惶急之下,挣扎抵抗,不想,先前已抵襄邑东的燕国范阳王幕容德的四千伏兵又大叫杀至,两面夹击,晋军大败,被三万余人。然而,晋军的梦还没有结束,闻讯赶来的前秦军落井下石,在谯郡(今安毫州)再次痛击晋军,桓温又损失上万人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0685.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