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探索董仲舒的养生之道,“中和之理”是怎么一回事?

作者:  时间:2022-01-03 15:01:28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0 

  董仲舒,西汉哲学家,他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被汉武帝所采纳,使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正统思想,对后世的影响长达两千多年。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董仲舒继承了儒家的中和思想,并用天道进行论证。他认为冬天是极阴,夏天是极阳,春秋是阴阳相半。极阴极阳是天地的始终,就是中,阴阳相半,是和,“其气最良,物之所生”中和用于政治,就是“不刚不柔,布政优优”。所以,董仲舒说:“能以中和理天下者,其德大盛;能以中和养其身者,其寿极命。”

  以中和养身体

  董仲舒辞职家居,不治产业,以治学著书,安度晚年,寿达九十余岁。他总结的养身之道,就是中和之理。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节制性欲。他主张“男女体其盛”。男女就是阴阳,要效法天地的阴阳,要“盛极而合”,“不盛不合”。男子不坚不家室。“天气先盛牡而后施精,故其精固;地气先盛牝而后化,故其化良。也就是说男女,都要发育到最盛时期才能结婚,这是达到身体健康、长寿和优生的首要条件。什么时候结婚最好?古代典籍《礼记》、《白虎通义》都认为男三十岁、女ニ十岁是最佳结婚年龄。《白虎通义嫁娶篇》载:“男三十而娶,女人二十而嫁……合为五十,应大行之数,生万物也。”董仲舒基本上同意这种岁数。

  关于“游房”的问题,董仲舒根据古人所谓“霜降而迎女,冰半而杀内”的说法,认为秋冬可以嫁娶,说明是“游房”的季节,而冰洋即春暖冰融以后,就要杀(停止)内(游房)。冰而杀内,董仲舒提出“疏春而旷夏”。春天少“游房”,夏天不“游房”。平时的“游房”次数以多少为合适呢?董仲舒说,“新牡十日而一游于房”。以后呢?董仲舒又说:,中音,天中年者,倍新牡;始衰者,倍中年;中衰者,倍始衰;大衰者,以月当新之日。

  中新牡指三十岁,中年指四十岁,始衰指五十岁,“五十非帛不暖”。中衰指六十岁,大衰指七十岁,“七十非肉不饱”。时间相应的是,丈夫三十岁始婚,十日游房一次,四十岁二十日次,五十岁四十日一次,六十岁八十日一次,七十岁十个月次。董仲舒又说:此其大略也,然而其要皆期于不极盛不相遇。董仲舒认为那些时间是大致如此,主要原则是到了“极盛”才“游房”。如果劳累过度而又营养不足,或者大病初愈,忧伤太盛,那就要减少,不能当作任务,必须定期去完成。如果身体健康,营养充足,精力充沛,心情舒畅,那么,自然略可增加气不伤于以盛通”,极盛,游房,不会伤害身体健康。董仲舒主张节欲,不主张禁欲。其次是选择食物。董仲舒说:几天地之物。乘于其泰而生,厌于其胜而死,四时之变是也。

  每一种生物都是在对于它是好环境的条件下生出,又都在对于它是坏环境的条件下死去。例如春天生的植物,到秋天死去,秋天生的植物不能过夏天。这是“天数”,客观规律。董仲舒认为:“饮食臭味,每至一时,亦有所胜,有所不胜之理,不可不察也。”到每一个季节,也有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的问题,不能不注意。董仲舒认为四季有不同的气,不同的气又适应不同的生物。这种生物与气候相应关系又是有规律的,这种规律又用五行的相生相克加以说明。他说:“天地之气而精,出入无形,而物莫不应,实之至也。”又说:“四时不同气,气各有所宜,宜之所在,其物代美。”物应天地之气,四季气候变化,相应地生产出不同的生物。“代”是取代,新陈代谢的“代”,代也可以释为轮换。

  董仲舒认为,这些生物又都是“乘于其泰而生,厌于其胜而死”的。那么,春天,草木生长,就是“乘于其泰”。春生的草木到秋天枯死,就是“厌于其胜”。为什么会“厌于其胜”呢?按五行相胜的道理,金胜木,秋天是金,春天是木,所以,春天生的草木到秋天枯死。“厌于其胜”的大意是:被胜(克)它的气所制服。同样道理,“生于金者,至火而死”,火胜金,因此,“秋之所生不得过夏”,这也是“天之数”,客观规律,即五行相胜的自然规律。

  人和万物一样,也是应天气的。董仲舒认为人的饮食在各不同的季节,也有“所胜”和“所不胜”的问题。例如春天,人适合吃什么不适合吃什么。他说:“冬,水气也。荠,甘味也。乘于水气而美者,甘胜寒也。”冬、寒都属于水,甘味属土,土胜水,所以,“甘胜寒”。在冬天就是“乘于其泰”而生的,因此,“荠以冬美”。荠就是人们在冬季最佳食物。从此,又可以推论出,所有甘甜食物都是冬季适宜的食品。同样,“夏,火气也。

  茶,苦味也,乘于大气而成者,苦胜暑也。”夏、暑都属于火,苦也属于火,本无相胜之理,不知仲舒有何依据。但是,“以夏成”,夏天生长很多苦味的禁。这说明夏天最佳食品是带苦味的,现代所谓“苦瓜败火”,也是这个道理。就是说,冬天要多吃甘甜食物,夏天要多吃苦味食品。相反,夏天,荠不能生长,人就必须“尽远甘物”,不吃甘甜的东西。到冬天就不要吃苦味的东西。在春秋季节,苦甜食物都要吃一些,这样就能达到“和”。总之,“凡择味之大体,各因其时之所美而违天不远矣。”从大体上说,什么季节生产什么东西,就吃这种时新的食品,就算是顺应上天了,即使违背上天也不至于太远。随着季节吃自然生长的东西,就是所谓“取其胜”,就等于得到“天地之美”,四时之和了。这样就可以益寿。

  顺应自然

  《周礼天官冢宰下食医》载:“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成,调以滑甘。”四时配四味,五味中的甘味跟其他四味相调,适应于四季。这与董仲舒的“迟远甘物”的说法有矛盾。但是董仲舒在《五行对》中说:“五行莫贵于土。土之于四时无所命…木名春,火名夏,金名秋,水名冬。……土者,五行最贵者也,其义不可以加矣。”四行配四季,五行中的土最贵,不跟四季相搭配。同样,“五声莫贵于宫,五味莫美于甘,五色莫贵于黄”,那么,宫、甘、黄,也都不跟四季搭配,而在方位上都居于中,而不居于北。

  这跟《周礼》上的说法比较一致。我们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到董仲舒这些五行理论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也不是彻底的理论。值得注意的是,他以中和理论来选择食物时,强调与季节的一致性,这种思想应该说符合人类长期形成的习惯。另外,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皇帝也不会冬天想吃夏果,秋天想吃春菜,给采购人员带来麻烦。但是,容易满足却使进步缺乏动力。如果皇帝冬天想吃夏果,秋天想吃春菜,那么,大家就要千方百计办到,这就可以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例如采用温室培育,或采取保鲜技术,使夏果保鲜到冬天。西汉时代,就已经有了温室培育蔬菜技术。《汉书信臣传》载:太宫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然蕴火待温气乃生。这应该是培育的新技术,是重大发明。

  召信臣根据董仲舒的中和思想,认为冬天生长的这些蔬菜,都是“不时之物,有伤于人,不宜以奉供养”,同时还取消了其它方法栽培的食物,节省了“岁数千万”钱的经费。说明当时这种栽培技术还处于初创阶段,造价是相当昂贵的。现代,我们采取温室培养和保鲜技术,已经能够在各个季节吃到四季的水果和蔬菜。这些虽然都是“不时之物”,却完全可以供养,对人体并无伤害,相反,却大有裨益。实践证明,董仲舒的说法并不妥当。但是,对于任何哲学命题,我们都不宜作简单的否定。人是自然界的产儿,又长期生活在特定的太阳系地球这颗行星上,形成了与此相适应的整个机体。

  中国古代所谓“顺应自然”的思想正是反映了这种实际。董仲舒所谓“臭味取其胜”也正是这种思想的部分内容。从这种意义上说,它有一定的合理性。中医强调用药要考虑季节、气候等因素也是同样性质的思想。在科学发展的将来,也许会在更深的层次上发现这种思想的合理性。“居处就其和”。董仲舒认为,居住的条件也应该是和的,即不偏阴也不偏阳,不冷不热,不燥不湿的。当时没有现代的冷暖设备,怎样才能做到和呢?他认为主要通过房屋的高低宽窄来调整,“高台多阳,广室多阴,远天地之和也。故圣人不为,适中而已矣。”台子太高,阳多干燥,房间太大;阴多潮湿这两种情况,一是偏阳,一是偏阴,都跟“天地之和”有很大的差距。所以,圣人都不这么办。

  他们居住的房屋都要求“适中”,即不高不广,这样才能达到“天地之和”,有益于养生。《吕氏春秋重已篇》载:“室大则多阴,台高则多阳,多阴则蹶,多阳则瘘,此阴阳不适之患也。是故先王不处大室,不为高台,圣王之所以养性也。”董仲舒显然继承了这种思想。董仲舒只说房屋不宜太高太广,却没有说究竟多高多广才适宜。他在讲圣人要求“适中而已之后,只说:“法人八尺,四尺其中也。"人身高八尺,四足就是它的“中”。汉尺比现在短,大约只有28厘米,所谓“八尺”,相当于现在的一百八厘米。四尺只有九十厘米。这自然不是房屋的高度和广度。如果说这是台子或房屋的地基的高度,或许还可以。这方面的具体问题,还需要专门的考察。

  从思想史上说,董舒主张中和,不但有科学方面的价值,而且有现实方面的意义。董仲舒反对台子建得太高、房屋造得太广,是有针对性的。汉文帝“躬修俭节,思安百性”。翼奉劝汉元帝节俭治国时,举了汉文帝节俭的例子,他说:“孝文皇帝躬行节俭,外省繇役。其时未有甘泉,建章及上林中诸离宫馆也。未央宫又无高门、武台、麒麟、凤凰、白虎、宣室、温室、承明耳。孝文欲作台,度用百金,重民之财,废而不为,其积土基,至今犹存,又下遗诏,不起山坟。故其时天下大和,百姓治足,德流后嗣。”当时天下富足,百姓安宁,堪称盛世。

  后来,汉武帝要建“上林苑”,东方朔用古代帝王因大兴土木导致灭亡的教训,向汉武帝进谏,他说:“夫殷作九市之官而诸侯畔,灵王起章华之台而楚民散,秦兴阿房之殿而天下乱。”汉武帝不顾东方朔的直谏,不吸取历史的教训,仍然大兴土木,建立了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承露盘高二十丈,大七围,都是用铜制成的。事见《汉书郊祀志》及注。有人建议起楼迎仙人,因为仙人好楼居。于是,汉武帝在长安建筑飞廉、桂馆,在甘泉建起益寿,延寿馆,又作通天台,不断扩建宫殿。

  后来,柏梁遭受火灾,有人建议,应该建更大的宫殿来厌胜火灾,于是“作建章宫”。这座有“千门万户”。前殿高过未央官,东边“凤阙”高二十余丈”,西殿商中“数十里虎圈”,北边挖一个大池,池旁有渐台高二十余丈。名曰“泰液”。池中还有四个小岛,分别叫“蓬菜、方丈瀛州、壶梁”。南面有玉堂壁门大鸟之属。还建立了神明台、井干楼,各高五十丈,并有辇道相连接。仅此几项,工程之巨,似乎不在阿房官之下。

  长寿的仁者

  董仲舒死于元封四年,公元前107年。他虽然不及见建章官的宏伟,但对于汉武帝的好大喜功,却有很深刻的认识。他所谓圣人不为高台广室,可以看作是对汉武帝大兴土木的委婉劝谏。可见,董仲舒的说法是有所指的。但是,政治家往往不相信当代的哲学家,汉武帝根本没有采纳董仲舒等人的直谏和曲谏,仍然大兴土木,“仲舒死后,功费愈甚,天下虚耗,人复相食。”,国上第四,董仲舒认为精神对养身的作用极大。养身之道关健在于养气。“气从神而成,神从意而出,心之所之谓意。意劳者神扰,神扰者气少,气少者难久矣。”气受到神的制约,神是从意中出来的,思想所进行的考虑,即思维活动,就是意。思考过于劳累,精神就会被扰乱。精神被扰乱,气就会减少。气少的人就不能长寿。

  可见,人的思想活动通过神气间接影响到人的身体健康。因此,董仲舒主张“闲欲止恶以平意,平意以静神,静神以养气。气多而治,则养身之大者得矣。”减少欲望,不干坏事,这样就可以使意即思想平静下来,这样,精神也可以得到安静。静神可以养气。气经过适当保养,既充足又顺当,那就大体上掌握了养身之道。董仲舒从意、神、气的三者关系,论证了思想活动、精神面貌对身体健康的重要作用。董仲舒又说:“凡气从心。心,气之君也。何为而气不随也?”心主宰气,不管心如何变化,气都要随着心的变化而变化。“怒则气高,喜则气散,忧则气狂,惧则气慑”。这些都是气随着思想情绪的变化而产生相应变化的例子。

  因此,董仲舒认为:“仁人之所以多寿者,外无贪而内清净,心和平而不失中正。”不贪外财,不争名利,心里又没有私心杂念,情绪上心平气和,办事妥当公正,不偏不倚。这就是“仁者”为什么长寿的基本原因。这种说法跟古代医书所谓“七情”对健康的影响有一致之处。孟子就是长寿的仁者。他有什么经验呢?他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他的浩然之气是“配义与道”的。董仲舒认为,孟子养气就是指“行必终礼而心自喜,常以阳得生其意也。”行为一定要符合礼数,心里自然喜悦。又经常根据“阳”的原则考虑问题,提出思想。什么叫“阳”的原则呢?“阳者,天之宽也;阴者,天之急也。”“阳”表达天的宽容。王者则天,因此,“王者心宽大,无不容,则圣。能施设事,各得其宜也。”

  结语

  王者能够宽容,安置人事,设立机构,才能都各得其所。宽容是一种道德,有这种道德的人就是仁人,就能长寿。董仲舒认为,孟子所谓养气,就是要加强道德修养。,气对于人来说,比衣食更为重要,因此,养身最重要的是受气。气的多少优劣又直接受到人的思想情绪的影响。思想情绪又跟人的道德修养有密切关系。因此,加强道德修养,提高思想境界,就成了养气保身的重要方面。所谓道德修养,主要指实行仁义。仁义与功利的关系,又可以简化为义利的关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0687.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