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历史上的西施是怎样的结局?他与范蠡是什么关系?

作者:  时间:2022-01-05 05:00:2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6 

  西施,天生丽质、倾国倾城,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翻阅古往今来的诗书文章,对于女性的关注,毫不夸张地说,贯穿了整个中国文学史。

  然而,尤其在古代,对美女的表现,常常呈现两极对峙,或者演绎成巾帼英雄,或者塑造为红颜祸水。

  英雄也好,祸水也罢,她们永远是配角,为全天下的男人服务。

  “男尊女卑”的观念,早已根植于国人的基因,《周易》曾经有言: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

  不得不说,古人脑洞真大,将男尊女卑与宇宙起源,都联系到一起。

  对于“外貌协会”的人来说,自古以来,共有四个美人最值得称道,她们四人,无一例外,姿色貌美,地位却相对卑微。

  美色是她们的武器,最终也给她们带来祸患。

  “四大美女”中,若论“资历”最老,年纪最大者,则非西施莫属。

  1、史实

  西施的故事,发生于春秋,但最早的记录,却来源自《吴越春秋》与《越绝书》,东汉时期的书。

  春秋之时,吴王夫差大败越王勾践,作为战败的一方,勾践也受尽屈辱,他原本是君王,屈尊做了奴仆,为吴国放牛牧羊,饱受折磨与摧残。

  靠着曲意逢迎,勾践最终被放还故国。

  回国之后,勾践卧薪尝胆,发愤图强,越国国力于是大增,终于有了和吴国掰手腕的可能。

  当此之时,大夫文种又向越王勾践,进献“灭吴九术”,而第四项策略就是所谓“美人计”,勾践最终也全盘接纳了文种的意见。

  越国所选的美女,共计有两名,分别是西施、郑旦。

  《越绝书》之后的描述,则很是怪异,作者如此写道:

  “自谓东垂僻陋,恐女朴鄙,故近大道居,去县五里。”

  此话的意思是说,越王勾践担心她俩生在边陲陋僻之地,长得朴拙浅俗,所以让两女子靠近大路旁居住,离都城五里之外。

  很显然,“朴鄙”不是形容美女的词汇,西施的姿色,甚至丑到连越王本人都不忍直视,将她们赶到离自己远远的。

  勾践怕不是尝苦胆尝到精神失常,他为何不一开始就挑选个娇艳、妩媚的女子?

  或者可以这样理解,西施和郑旦,长得“原生态”而已,美则美矣,但需调教。

  据《吴越春秋》记载,这一调教就是三年:

  “饰以罗縠,教以容步,习于土城,临于都巷,三年学服而献于吴。”

  服饰、歌舞、步履、礼仪,皆是“间谍”训练的必修课。学成之后的两个美女,相当于两支雄兵,灭吴国于无形。

  两书对西施的故事,只做轻描淡写,但她的形象,竟变得无比深刻,影响到后世无数个文人。

  譬如,在大诗人李白心目中,西施早已成为举世无双的美女:

  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

  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

  西施的故事最早记载自东汉,但她的名讳,早在先秦之时,就已在世间流传。

  《管子》中说:“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

  《墨子》记载曰:“西施之沈其美也。”

  堪称寓言典范的《庄子》,更是收录了“东施效颦”的故事。

  以上林林总总的记载与故事,全则全矣,却未必真实。

  后世人评价起《吴越春秋》,用了八个字,“稍伤曼衍,词颇丰蔚。”意思是说,用词颇佳,至于故事嘛,当成小说看就得了。

  至于《管子》之书,郭沫若先生认为,既非一人之笔,亦非一时之书。由此可知,书中内容的真实度,同样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被后世人奉作“正史”的《左传》、《国语》以及《史记》,从不同角度记录了勾践伐吴的事件,唯独没有记载西施其人。

  极有可能,关乎西施的史实,就是没有史实。

  2、范蠡

  但凡说起西施,则不可不提范蠡。而且与西施不同,范蠡在史书上,曾经被大书特书。

  对于越国,范蠡所作的贡献,堪称不赏之功。

  吴越发生大战,勾践困守于会稽山,范蠡支撑起残局,与文种密切配合,使越国免遭灭国之灾。

  兵败之后,勾践被迫入吴,携妻带子为奴,范蠡自告奋勇追随上主人,在异国过了三年囚徒生活。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策划与组织者,还是人家范蠡。他兢兢业业侍奉勾践二十多年,艰苦卓绝,苦心经营,终于灭掉吴国,成就越王霸业。

  对于如此的功勋,该如何赏赐?功高足以盖主,但主人仅有一个,你让主人何去何从?

  当勾践与群臣共享胜利果实之时,范蠡没有蒙蔽住头脑,他心里很清楚,眼光也极超前。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范蠡之所以名垂千古,甚至比与他共事的文种,还要出名百倍,关键就在于,他懂得放弃,凡事留着后手。

  “功成、名遂、身退”,以上三点,范蠡全部做到。试问,寥寥中华五千载,又有几人?

  关于范蠡的结局究竟如何,野史除外,不同的正史记载,其实也不尽相同。

  《国语》的说法是,范蠡“乘轻舟以浮于五湖,莫知其所终极。”这种说法相对缥缈,也正是因为其语焉不详,所以最为可信。

  《史记》中进一步细究,说范蠡一路到了齐国,变名易姓,自号“鸱夷子皮”,戮力耕作,兼营副业,很快就发财致富,还做了齐国相国云云。

  很多史学家以为,范蠡的这种结局未必真实,因为当时的齐、越两国是友邦,范蠡曾经身居高位,必然与齐国领导阶层互相认识,齐国因此未必敢收留他。

  范蠡在齐国继续发光发热,也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司马迁同样不愿让他太过寂寞,于是顺水推舟,根据传闻作了误记。

  正史之外,野史的故事,就堪称精彩纷呈了。

  《列仙传》中说,范蠡最先拜姜子牙为师,隐遁之后,最后来到兰陵,一心一意卖起了药材。时至今日,中药界还有“兰陵卖药”的美丽传说。

  范蠡卖药卖了多久呢?,“后人世世见之”,也就是说,范蠡卖到天荒地老,他最后活成神仙一般的人物。

  既然都是胡编乱造,就不妨开放思路。有些文人于是将西施的传说,与范蠡的故事,做一个梦幻的联动。

  唐朝诗人曾作《吴中书事》,其中有如下几句:

  十万人家天堑东,管弦台榭满春风。

  名归范蠡五湖上,国破西施一笑中。

  在阵阵笑声中,范蠡与西施,结成了伙伴,隐匿于五湖之间,活成了一个传说。

  3、传说

  据前文所述,《越绝书》和《吴越春秋》最早提及西施,纵然这两本书有传说的成分,他们依然没有提及西施和范蠡的爱情故事。

  语焉不详才能给后世文人,提供无限想象。尤其是范蠡,其履历本身就颇具传奇色彩,他先是奉越王之命,遍寻天下美女,最终还亲自送西施至吴国。

  这一“找”一“送”,为后世的文人,提供了无限遐想的空间。

  唐代传奇《吴地记》还有模有样地编写说,范蠡送西施到吴国,从会稽到姑苏,一路磕磕绊绊,一走就是三年。

  三年的时间,范蠡和西施也没有闲着,他们在路上竟然生出一个儿子。

  不得不说,范蠡还真是大胆,毕竟,事情若然露馅,其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越国胜利之后,西施的命运究竟何如?与范蠡泛舟湖上,也是最美丽且最广为流传的结局。

  然而,传说并非只有一种。

  最稳妥的结局是,吴越战争结束,西施回到美丽的故乡,了却了残生。

  唐朝诗人宋之问,有诗曰《浣纱篇赠陆上人》,即认同这一结局。

  艳色夺人目,斅嚬亦相夸。

  一朝还旧都,靓妆寻若耶。

  鸟惊入松,鱼畏沉荷花。

  始觉冶容妄,方悟群心邪。

  最残忍的结局,越国人竟害怕起西施,因为她长得太过漂亮,太会蛊惑人心,因此将其沉入江河中。

  杀害西施之人,同样有不同说法。有一说是,越王勾践的夫人,即是头号凶手,她叫人将西施骗出,用石头绑在西施身上,之后沉入大海。

  残害西施之时,勾践夫人不但面无愧色,反而正大光明地叫嚣:“此亡国之物,留之何为?”

  《吴越春秋》的说法又不同,书中记载说,“令(西施)随鸱夷而终”。“鸱夷”就是皮袋,换言之,西施是被装在袋子里,之后扔进江河淹死的。而杀害她的头号凶手,正是勾践本人。

  而且,越国人是以丢垃圾的心态,去处理西施的。她失去了贞操,便成为“不洁”的罪人,因此越国人“皆掩鼻而过之”。

  他们终究还是忘了,西施当初是为了谁,而失去的贞操。

  唐代诗人皮日休,对西施沉江之死,也做过相应描绘,他并没有鄙夷西施,反而是叹息:

  响屟廊中金玉步,采蘋山上绮罗身。

  不知水葬今何处,溪月弯弯欲效颦。

  西施“令随鸱夷而终”,巧合的是,范蠡隐居后,新的名字就是“鸱夷子皮”,这还不算完,相传被越国冤枉死的伍子胥,也是被装在“鸱夷”里,投入到钱塘江的。

  毫无疑问,其中包含太多暧昧的意味。

  也许正是基于此,善良的文人,终于让两人结合在一起,做一对逍遥自在的鸳鸯。

  传说也罢,事实也罢,世人夸了西施千百载,也骂了她千百载。

  男人们将她如工具般,这样安排,那样摆设,或者成为越王的工具,或者变成范蠡的玩物。

  因为美丽,西施获得无限的名声;她的命运,同样被美色所累。

  直到今天,女生们同样执着于美丽,但若然为了讨好异性,美丽还有用吗?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108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