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铁木真建国称汗后,在军事、文化方面有哪些作为?

作者:  时间:2022-11-06 19:30:01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3 

  孛儿只斤·铁木真,尊号成吉思汗,蒙古族乞颜部人,蒙古帝国可汗,世界史上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接下来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成吉思汗生于漠北斡难河上游地区,取名铁木真。从成为蒙古乞颜部可汗开始,一步步统一蒙古诸部。1206年,建立大蒙古国,尊号“成吉思汗”,颁布了《成吉思汗法典》。多次发动对外战争,征服西达中亚、东欧的黑海海滨地区。1227年,兴兵征伐西夏,途中去世,秘密安葬。元世祖时,追尊为太祖,追谥圣武皇帝。

  主要成就

  军事

  领户分封

  大蒙古国的统治制度在铁木真灭克烈之后就开始建立,铁木真统一蒙古草原后、建国后,把在战争中已经实行的千户制进一步完善和制度化。

  全国百姓(游牧民)统一按十进制编组,分千户、百户、十户三级,共划分为九十五个千户,并划定各千户的牧地范围,分别授予建国有功的贵族和那可儿们世袭管领,封他们为千户那颜。千户的编组原则,一种是那些始终忠诚地联合或附庸于铁木真的部落首领(如弘吉剌、亦乞列思等姻族,兀鲁、忙兀、八邻等尼鲁温蒙古部落),或主动归附者(如汪古部的阿剌兀思惕吉忽里、斡亦刺部的忽都合别乞),均获准仍“统其国族”(即本部人民),但需按统一编制组成若干千户;少数功勋卓著的那可儿(如木华黎)也被允许收集业已分散的本部落人民组成千户。另一种是由不同部落的人民混合组成的,如泰赤乌、蔑儿乞、塔塔儿、克烈、乃蛮等人数众多的大部,在被征服后,其部民都被“分与了众伴当”,加上这些伴当(那可儿)们在战争中各自“收集”(掳掠)来的人口,编组为千户。前一类只占少数,后一类是多数、千户体制既是大蒙古国的军事单位,同时也是地方行政单位,完全取代了旧时代的氏族部落组织。千户百户那颜是大汗任命的军事和行政长官,如有过失或不忠诚,大汗可将他们治罪,剥夺其职务,另授予他人。全国百姓都是成吉思汗皇家的臣民,他们被划归各千户“著籍应役”,在指定的牧地范围内游牧,不得擅离所部。在千户之上设左右翼两个万户,为最高统兵官,所有千户(除分给诸子弟者外)都分属这两个万户。

  《史集》和《蒙古秘史》一一列举了这些千户官的姓名、出身、主要经历以及各千户的组成情况,其中包括78位功臣,10位驸马,有3位驸马共领有10千户,因此当时实际分封的只有88人,这就是蒙古汗国历史上著名的八十八功臣。千户制的建立,标志着部落和氏族制的最后瓦解。这是一种军事、政治、经济三位一体的制度,是蒙古汗国统治体制中最重要的一环。建立特殊功勋的那颜,还被授予种种特权,那颜阶层是铁木真“黄金家族”统治蒙古人民的支柱。这实际上是用战争打败了原来各部的奴隶主和氏族贵族,又重新培植了一个新的奴隶主阶层,这是以铁木真所在的黄金家族为主、各级功臣为辅的新的奴隶主阶层。

  增强军力

  铁木真拥有的军队数量,据《蒙古秘史》记载,有九十五个千户,加上一万名最精锐的护卫军。在攻略诸国过程中,又吸收了归降的军队,并驱使被征服地区人民为兵,使军队数量大大扩充。据《蒙鞑备录》记载,成吉思汗“起兵数十万”,西域史家载成吉思汗西征军达六十万,这个数字虽属夸大,但也反映了蒙古兵力确有大量增加的事实。

  蒙古军的武器装备,在攻略诸国过程中也得到改善,除原有的弓箭刀枪外,又从中原和西域俘获许多制作利器、甲盾、攻城之具、炮火等各种武器的工匠,“百工之事,于是大备”,这使蒙古精锐的骑兵如虎添翼。金哀宗说:“北兵所以常取金胜者,恃北方之马力,就中国技巧耳。”

  指挥艺术

  史称铁木真“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蒙古军在他指挥下创造了许多独到的战术。

  每次进兵,蒙古军必先发精骑四向哨探,远哨一二百里,探明左右前后虚实,如某道可进,某城可攻,某地可战,某处可营,某方有敌兵,某所有粮草,刺探得实,急报大营。其驻营整然有法,前置逻骑,分番警戒;大帐前后左右,诸部军马分屯,布置疏旷,以便刍秣,且可互相接应。

  在野战中,铁木真则利用骑兵的灵活迅速,注重分散作战;一般以十分之三兵力为前锋,摧坚陷阵,三五骑一组,决不簇聚,以免为敌所包,敌分立分,敌合立合,聚散出没,极为灵活,“来如天坠,去如电逝”,称为“鸦兵撒星阵”,往往能以较少骑兵击溃众多敌军;攻打敌阵,每以骑队先行冲突,前队冲不动,后队继之,同时布兵于敌阵左右后方,待合围后一齐冲击;若敌阵坚固,则使牛马搅阵,或迫降俘为牺牲品施行硬攻,使敌纷乱、疲惫;敌阵一动,即乘乱长驱直入,鲜有不克。在兵力少时,则布疑兵以恐敌;或用设伏之法,佯败而走,弃辎重金银,诱敌逐北中伏,常能全歼追兵。进攻坚城时,常先扫清外围村镇,然后集中兵力,团团围困,立栅建堡,绝其外援,以弓箭、炮石器械昼夜连续轮番攻打,使敌疲惫;或决堤水淹,或挖地道入城。铁木真及蒙古军采用的种种战术,“有古法之所未言者”。

  中国蒙古兵学研究者达林太称蒙古人“善于把先进的科学技术运用于战争,成功地处理了战争和科学技术之间的关系”,视铁木真及其继承者是蒙古兵学的鼻祖。

  文化

  创建文字

  蒙古族原来没有文字,只靠结草刻木记事。在铁木真讨伐乃蛮部的战争中,捉住一个名叫塔塔统阿的畏兀儿人。他是乃蛮部太阳汗的掌印官,太阳汗尊他为国傅,让他掌握金印和钱谷。铁木真知他深通文字,就命他留在身边,用畏兀儿文字母拼写蒙古语,教太子诸王学习,创制了畏兀儿字蒙古文。除乃蛮人外,克烈人可能也有懂得和使用畏兀儿文的,他们在蒙古文字创制中也起了作用。后来更有许多畏兀儿人成了蒙古诸王贵族的书记官和教师。从此以后,蒙古汗国的文书,“行于回回者则用回回字”,“回回字只有二十一个字母,其余只就偏旁上凑成。

  虽然忽必烈时曾让国师八思巴采用藏文字母,创制“蒙古新字”,规定为元王朝官方文字。蒙古畏兀字仍然使用,曾用以译写《孝经》《资治通鉴》等书以及许多碑铭等。元朝灭亡后,八思巴文基本被废弃;而蒙古畏兀字历经变革,渐趋完善,形成了以后通用的蒙古文字。正是有了这种文字,才可能记录表册,编定《大札撒》,发布命令,制作印玺,编纂史书(如《蒙古秘史》),开展外交活动等。成吉思汗倡导的、塔塔统阿等人共同创制和推广的蒙古畏兀字,是对人类文明建设的一项重大贡献。蒙古族的文化从此有了划时代的发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1735.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