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清朝在历史上扩张的野心富有 清朝为何不去兼并东南亚小国

作者:  时间:2022-01-09 18:01:22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7 

  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清代和东南亚小国,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历史上清代极有扩张的野心,东南亚各国都弱小,清代为何却没兼并他们?

  清代入关后,在南明政权、大顺政权、大西政权等大小政权基础上摧枯拉朽,很快建立起了新帝国。

  夺下汉地十八省,再加上自有的东北地盘,清代的疆域可以说已经远远超过了明末。虽然看着地盘比明代大多了,但除了东北老家,清代实际地盘控制力却不尽如人意。

  先看一下清廷对帝国内部的控制力。

  南边的云南、广东、福建被外包给了以吴三桂为首的汉人军阀手中,财政、民政、军政管理权基本归地方所有,朝廷只有一个空壳子的名义统治权,这也为后来的三藩之乱埋下了伏笔。

  四川的大小金川地区,自明代起就被当地土人占据,凭借易守难攻的山区地形搞区域自治,俨然是一副“国中之国”的景象。

  湖南、湖北西部,贵州,广西,云南山区都有不同程度的类似问题,这些“化外之地”的存在严重制约了大一统帝国内部的和谐与稳定。

  把这些问题都归咎于清代头上也实属冤枉,因为这并不是清代年间才出现的问题,而是一个长期历史遗留问题。反而,清代是历代中对这些山区地区征剿灭最激烈、最彻底的朝代。

  另外,汉地此起彼伏的武装抗争,汉地各省“反清复明”的呐喊从未休止,初生的大清统治危机重重。

  相对而言,这都还算不上最大的威胁。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令封建帝国最头疼的倒不是外国势力,而是来源于周边外围区域少数民族武装的威胁。

  像秦汉时期的匈奴、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五胡、唐代时期的吐蕃、宋代时期的辽金,乃至明代时期的后金等,少数民族政权一直是中原王朝统治者最大的心病,甚至数次都是外族直接导致了大一统帝国的改朝换代。

  而当时清代面临的最大的威胁是征服了哈萨克、灭掉了叶尔羌汗国,一度称雄西域坐拥领地七百万平方公里的准噶尔汗国。

  这个准噶尔汗国在种族上属于蒙古部落,作为昔日的黄金家族,此时的蒙古部落在内乱中重归一统,并在一代枭雄噶尔丹的带领下在蒙古、新疆、西藏地区重塑了历史上的最后一个蒙古帝国。

  蒙古和满清两个处于极速扩张期的游牧民族战斗力都很强悍,但蒙古在内部关系处理和火器装备上较满清稍逊一筹,最终被清代统治者以怀柔分化的政治手段,辅之以火炮打击的军事手段,费了不小的劲才把噶尔丹之乱给平息掉。

  由此可见,不仅是清代,整个封建王朝面临最大的主要矛盾还是与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冲突,而非外国势力。

  清初基本就是这么个内忧外患的情况,所以一开始清代统治者最先考虑的是解决最紧要的内围问题,东南亚完全不在其战略目标之内,而清代完全稳固社稷之时,也都到了乾隆晚年,战争打了近百年,军费开支也相当庞大,也没有了继续往外拓展的动力和条件了。

  难道东南亚国家就不香吗?

  当然香!现代来看,更接近热带的东南亚其实更符合种植水稻、水果等农产品,也有丰富的自然资源,称其为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也不为过。

  但在当时来看,就是一块农业发展程度较低的不毛之地,纵观东南亚的发展史,最基本的农业体系都是在近代列强殖民时代所正式建立的。

  除了经济基础薄弱,文化隔阂也是个重要原因,与中华文化圈格格不入,完全是三观融不到一起。

  在1754年的时候,苏禄(今菲律宾)国王曾上表请以苏禄国土地、丁户编入中国版籍,但乾隆帝想都没想直接婉言谢绝,可见清代统治者对东南亚丝毫没有一点点兴趣。

  清代后来虽然有入侵东南亚的越、缅军事活动,但那也并非是为了占领,而是维系清代的亚洲宗主国地位。

  当然,在不占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清缅战争清军确实是打的一塌糊涂,可见东南亚这些小国也并不好征服,最终还是靠庞大国力消耗的缅甸差点崩溃,只能俯首称臣。

  满清的决策层并不糊涂,他们能站在更高的中国传统地理形态层面、国家核心发展利益层面、现实经济开拓成本层面综合考量给出理智的答案。

  第一,首当其冲是受到中国传统地理形态束缚。

  千年以来,中国历朝历代的疆域面积始终固定在传统地理的屏障范围之内,并且很少有王朝触及到中国地理范围的最大广度,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通过中国地形图,我们可以一目了然的发现中国疆域天然的地理限制:西北是高寒的帕米尔高原,西南是高大的喜马拉雅山脉,北面是无垠的草原荒漠,东面和南方是浩瀚的海洋。可见中国自成一个完整的地理系统,拥有上天给予的天然屏障,而如果超过这个地理限制想继续向外扩展,作为一个生产力水平落后的封建王朝,基本上是很难实现的。

  这不光是历史的一脉相承,更像个生产力技术的难题,不单是清代,整个封建社会都无力破局。

  第二,东南亚的地缘政治并不触及帝国核心发展利益。

  刚刚讲了,中原王朝最大的威胁不是东南亚、不是俄毛子、不是朝鲜半岛,即便是他们真的想不开来搞事情,也会被天然的气候、地理、技术等壁垒所阻隔,并不具备对帝国颠覆性的可能。

  中原王朝最大的威胁,还是周边外围区域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武装是在阻隔范围之内或在边界上下移动,随时有侵入的可能,看到中原王朝鼎盛之时则老老实实偏安一隅,看到中原王朝内乱之际就跑来分一杯羹,五胡乱华、辽灭后晋、后金灭明,历史上反复上演了好几次。

  也因此,历朝历代的中原统治者都十分警惕这些少数民族武装,天天派人对其进行动态观察,甚至还出兵试图解决后患,但惋惜的是没有一个能够有足够的气魄和实力根除后患。

  通过历史的结果,我们可以看到清代自入主中原以来,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巩固内部和外围根基。

  内地的四川大小金川,一个几万人口的弹丸之地,乾隆花一年多的财政收入才拿下但他觉得划算,从长期投资回报来看,这钱花的值,一劳永逸解决所有的隐患,保障王朝统治长治久安。

  外围新疆、西藏、蒙古问题虽然直接原因是与噶尔丹的决斗不可避免,但无敌的八旗军+红衣大炮的王炸在手,征服的时机已然成熟,收纳外围区域完全符合清政府的长期发展利益。

  而且东南亚国家还乐于跟大清搞贸易扩展外交,并愿意依附在以清代为核心的亚洲宗藩朝贡体系之内,于情于理都没有去灭掉人家的理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1781.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