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李商隐独创了“无题”诗,让人无法读懂他诗歌里的深意

作者:  时间:2022-01-14 07:01:09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5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谿生,晚唐时期诗人,与杜牧合称“小李杜”,他的爱情诗与无题诗尤为优美动人。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李商隐的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

  唐朝是个由诗歌组成的朝代,它为后世贡献了2500余名诗人。2500张面孔,却只有2499种心迹被表明,唯独有一个诗人,隐藏起自己,从不愿让世界看穿他的内心。

  他写的诗语言精丽,情思宛转,意象精妙。他还特别喜欢用典故,五光十色,撩人眼目。读者拜读完他的大作,但觉余音绕梁,余香满口,只觉得美,却又不理解诗人描绘的美。并非只有芸芸众生觉得其诗歌隐晦费解,连大诗人大文豪,也不能明白他的心迹。

  金代的元好问,就是个饱学之士。他少年聪慧,得“神童”之美誉;中年博学,又被尊为“北方文雄”。元好问却看不懂他的诗文,情急之下便写诗抱怨: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论诗三十首·十二》

  前两句引用的,就是那位大诗人的佳作,他甚至能独创一种叫“西昆体”的诗体。

  汉代有个文士叫郑玄,此人注解古书时,总是精益求精。郑玄所作的笺注,自然受到后人的重视。

  “西昆体”词义晦涩艰深,个人有各自的见解,既不能自圆其说,更不能说服别人。众人不禁要问,郑玄又在哪里呢?

  被元好问“恨之入骨”的诗人,就是李商隐。

  他留给后代人的诗文,只有超脱于现实的时间地点人物,没有起承转合,更没有背景介绍。

  为了斩断读者最后一丝希望,李商隐甚至不准备起题目。

  “无题”诗又是李商隐的独创。

  或者是心中块垒难以言明;或者是诗歌本就为伊人所作,对别人来说,可不就是“无题”嘛。

  读者能认识每一个字,读明白每一句话,学者也能考证出每一个隐匿的典故。

  把句子连成一首诗,任谁也看不懂了。

  一时间,众人都变得神经质。到底是我等俗人还达不到那个境界,抑或是说,诗歌本来就不该,被解释的太明白。

  毕竟,汉代大儒董仲舒也曾说过:“诗无达诂,文无达诠。”

  古诗中的奥义,雅正而古朴,强加翻译便有牵强附会之嫌。

  人家李商隐写的是天书,更气人的是,有的“天书”,甚至是用大白话写就。

  既然不能通过诗歌读懂李商隐,众生反其道而行之,试图通过李商隐的平生,读懂他诗歌里的深意。

  李商隐的家族,也曾经显赫光耀,他们与皇家是同族。可是,就好比一只硕大的蜗牛,别人只看到其坚硬的外壳,看不见的,是它羸弱而无力的身体。

  “泽底名家,翻同单系;山东旧族,不及寒门。”,就是李商隐最真实的写照。

  贫穷不能改其志,用稚嫩的肩膀,担负起整个家庭。这是寒门学子,才配拥有的骄傲。

  年轻的诗人,曾经为别人抄书挣钱。这种行为,被古代士人所不齿,但这些读书人大概忘了,吟诗作对之时,他们是要吃饱饭的。

  李商隐发奋读书,终于成才,老天爷也渐渐垂青于他。

  李商隐有幸结交了一位慈爱的前辈,那个叫令狐楚的高官,很是欣赏他的文采,甚至让自己的儿子与他结交。

  古人的此种行为,都是极具深意的。明朝的张居正,16岁即中举人,主考官把他请到家里,叫出自己的儿子,郑重其事地跟儿子说:“张居正他日做了高官,汝可往见之,必念其为故人子也。”

  李商隐公元813年生人,在唐大和七年,面见令狐楚,换算成公元纪年,即公元829年。

  此时的李商隐,恰好也是16岁的少年。

  虽然在科举上一再失利 ,但冬天来了,春还会远吗?

  经过不懈的努力,李商隐终于得中进士,他受泾原节度使王茂元聘请,远赴甘肃,成为王的幕僚。王茂元同样欣赏李商隐的文采,随后将女儿许配给他。

  造物主兜兜回回下了一盘大棋,学富五车如李商隐,也不过是一粒棋子。

  而且,他逐渐沦落为一颗弃子。

  曾经给予你多少,就加倍的收回多少。这就是造物主的行事准则。

  古代的官场中人,是需要站队的。李商隐是王茂元的女婿,而王隶属于“李党”;李商隐昔日的恩公令狐楚,效忠的却是“牛党”。

  牛李之间的党争,持续了近40年。李商隐就是这场政治风暴中,最直接的受害者。

  不论他站哪一队,都是理所应当,也都是忘恩负义。

  世人既然要逼疯李商隐,李商隐也便试图逼疯世人。

  李商隐的武器,就是他的诗歌。那些诗歌,美的叫人沉醉,难懂的让人心碎。

  他写过一首叫《锦瑟》的诗,锦瑟无端五十弦,锦瑟也无端被弹了千百年。

  他写过诸多叫《无题》的诗。世人读不懂,便作自己的揣测:诗有题而诗亡,所以诗歌之本意,不能以题尽之也。

  这些叫“无题”的诗作,像是诗人跟我们开的高智商玩笑。

  譬如,诗人在某年某月,写下的那首千古绝唱: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无题》

  众人读罢此诗,有入口清冽之感,掩卷沉思,又觉回味绵长悠远。

  这首诗歌里,并没有过于晦涩的字眼,却又处处有深意。

  “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是曹植《燕歌行》中的诗句。李商隐拿来信手使用,而且他心中的“难”,比之于曹植,深刻的不止一星半点。

  他特意用两个“难”字,深化那种苦痛。诗词作品惜字如金,广泛使用叠字,本是作者的忌讳。但要看谁去用,以及怎么使用。

  “东风”本意是春风。在诸多诗人笔下,春风总归是和煦的,李白在春日里独酌,曾经写下:“东风扇淑气, 水木荣春晖。”他于醉眼朦胧之际,依旧能看到东风吹来的美好之气,连水木都闪耀着春日的光辉。

  到了李商隐这里,东风却是无力的,吹拂在春夏之交,在百花残败之时。

  春风力尽,百花凋零,年华易逝,好景不再。

  第二联是千古名句,但以“春蚕”比喻“情思”,亦然不是作者原创。《乐府诗集》里便有“春蚕不应老,昼夜常怀丝。”的诗句。李商隐是用典高手,他写诗的境界,却又比前人深刻多了。

  李商隐作此诗,从来不留余地:春蚕吐丝,要到把丝吐尽,才算情谊完结;蜡烛燃完,到了成灰的地步,泪水才算干涸。

  小小的物事,竟是如此的决绝;细微的情感,却也是不留余地。

  如此的极端,诗歌本来也该结束了。

  李商隐又用对比的手法,通过情感的对立,深化孤独与相思。

  百日并黑夜,淑女和小生,化妆与赋诗,总也离不开一个“愁”字。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相思的感情,横亘蓬莱仙山,靠仙鸟传递,跨越了仙凡两界,人鬼之间。

  而这样的情感,才算是永恒。

  李商隐的这首《无题》,是写给谁的?诗中的“情”是何种情?这些问题没有答案,都是千古的谜团。

  最世俗无趣的说法是,李商隐作此诗,是为了攫取更高的官位。诗人哀叹官场失意,帝阍远隔,便写作本诗,作为敲门的石砖。

  最令人信服的解释是,李商隐作此诗,就是单纯的写爱情,书写的对象,则是他的妻子王氏。

  据《李商隐评传》所载,他与夫人感情真挚,相敬如宾。在诗人四十岁那年,夫人王氏身故,李商隐也不再续弦,他用满腔执着,回馈亡妻的一往情深。

  这也是最普世,最单纯,最符合人情的解释。

  躬身于书卷堆里,喜好寻章摘句的考据者,却又提出了质疑,他们以为,这首诗歌是写给情人的。

  而情人的名字也被考证出来,她是一个女道士,名曰宋华阳。

  李商隐曾与她,发生过一段惊心动魄,却又毫无结果的恋情。最后宋女士怀孕,李商隐被逐出寺院,他们的爱情也便走向终点。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即是李商隐对宋华阳的深情告白。

  在这首《无题》中,诗人用“蓬山”、“青鸟”作为隐喻,以道家之典故,写给那个叫宋华阳的女道士。

  若如此,李商隐以《无题》写作此诗,竟是在给自己遮羞。

  陶渊明有诗歌云:“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李商隐不说,用冷眼旁观,看着世人争辩斗嘴,他只在那里笑。

  唐末的党争,持续了近40年;而李商隐的诗歌之争,何止会持续400年。

  所以,究竟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32860.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蔬菜内容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