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东晋为什么出了不少爱国名将?

作者:  时间:2022-02-28 14:22:2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1 

  南北士族支持的东晋政权之能偏安江南,因它终究是汉族政权。人民希望它能抵御北方少数族贵族的南侵,也希望它能北伐,解除少数民族贵族对北方骨肉的压迫和奴役。东晋的多事之秋,培育了许多赤心爱国的仁人志士,祖逖、刘琨、桓温都是毕生致力于恢复中原,收复失地的英雄人物。祖逖字士稚,遒县(河北涞水)人。

  爱国名将祖逖、刘琨和桓温

  祖逖自幼任侠豪放,乐于助人,颇受乡里器重。青年时正遇八王之乱及刘渊石勒等少数民族贵族夺权的混战,忧心如焚,很想奔赴国难。他和刘琨是好友,两人意气相投,同睡在一个房间。晚上常常忧心忡忡议论国事,慷慨激昂,彻夜难眠。一个寒冷的夜晚,祖逖忧虑国家动荡的局势辗转床第,不能成寐。远远传来阵阵鸡鸣声,祖逖猛然掀开被子披衣起床,推醒身旁的刘琨。两个青年人再也躺不下了,拿起挂在壁上的长剑,在月光下舞练起来。从此不论严寒酷暑,鸡叫头遍即起练武,期待将来驰骋疆场,为祖国干一番事业

  洛阳陷落后,北方许多士人百姓纷纷南渡避祸。祖逖率领几百乡亲也逃往淮河流域一带。一路上都是南徙的流民,祖热心照顾同行的人,把车让给老弱伤病者坐手自己徒步行走。把自己的衣服、食物和药品同大家分用,很受流民的爱戴,很自然地被流民推为“行主”即首领。

  祖逖一行来到京口,已远离战乱的北方,生活比较安定。可祖逖不能忘怀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中原父老兄弟,坐卧不安,食不甘味。他多次上书司马睿,请求派他北伐中原,“今遗黎既被残酷,人有奋击之志”,只要官军北上,一呼百诺,国仇可雪。司马睿无意北伐,又不能拒绝,只得给他千人的粮食,3000匹布,要他自己招募军队,自己打造武器。313年祖逖同几百乡亲毅然北上,横渡长江。船到江心的时候,祖逖望着滚滚东去的江水,想起自己多年报效祖国的宿愿就要实现,不禁热血沸腾,激动万分,用木桨在船舷上猛地一击,对天发誓说:我祖逖不能扫清中原,誓不再回江东!

  祖逖在淮阴起炉冶铁,打造武器,陆续招募到2000多人。这时刘曜与石勒彼此攻杀,正是收复失地的大好时机。祖逖军队不断向石勒所占地区进攻,北方人民心向南方,连打了几个大胜仗。

  祖逖治军严明,士卒从来不敢侵犯人民的利益。他不蓄私产,生活俭朴,与将士同甘苦。鼓励百姓发展农桑,子侄也同士卒一样参加耕种,上山打柴。

  中原连年战乱,青壮年战死疆场者不少,家中留下些孤苦无依的老人。祖逖很同情他们,逢年过节,制办酒席招待,甚得父老欢心。一次在宴会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对丰盛的酒菜,食不下咽,流着泪说:我们都是快要人土的人了,想不到居然还能见到自己的亲人,死也可以瞑目了。黄河南岸有许多坞主,虽也反抗石勒政权,彼此却常常互相火并。祖逖为壮大北伐力量,与坞主推诚相见,要他们团结合作共赴国难。

  李矩和郭默两个敌对的坞主,听从了祖逖的劝告携手言和,并给祖逖的军队提供兵源和粮食。有的坞主几子被石勒扣作人质,祖逖了解他们的处境,允许他们表面上接受石勒的命令,并不时派兵佯攻这些坞堡。坞主们非常感动,愿意同祖逖合作,把了解到的石勒方面的军事情报供给祖逖。祖逖军队因此知己知彼,常打胜仗。不几年就收复了黄河以南的许多地方,石勒骇怕了,不敢再过黄河并派人欲求通好。

  321年正当祖逖准备乘胜渡过黄河,收复河北的时候,司马睿见全国军民一再推崇祖逖,会使自己已很有限的威望日益缩小,就派南方士族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而给祖逖以镇西将军的称号。这样,真正浴血出征的祖逖成了镇守,从未打仗的戴渊反而官职是正征,已收复和未收复的州县全归戴渊管辖,显然是不信任祖逖的表示。

  这时大将军王敦和司马睿酝酿已久的内战行将爆发,祖逖深感国家前途可虑,忧愤成疾,就在这一年病故了。北方军民如丧考妣,多处建祠纪念。连一贯跋扈的将军王敦,也为祖逖卫国大业所慑,在其生前一直不敢贸然发动政变。

  深入山西敌后活动的刘琨,听到祖逖不断获胜的消息十分兴奋,常常以好友祖逖为榜样鞭策自己,晚上总是枕着琱戈睡觉。山西是内迁匈奴人和羯人的老巢,胡人力量十分强大。刘琨初到晋阳的时候,那里荆棘成林,人迹罕见。刘琨招纳流民,辛勤开发,并为恢复大业,团结军民,浴血苦战,又争取到了反石勒的鲜卑拓跋部和段部的支持,在敌人后方建立了一个坚强的根据地。

  那时南北隔绝,交通阻塞。刘琨派谋主温矫去建康回报,约期并举。温矫的母亲怕儿子一去不归,死死拉住衣袖不放。温矫以国事为重,拔出佩剑割断衣袖,决绝南行。他在建康见到王导,谈到刘琨艰苦奋斗的情况和北方人民日夜热盼晋军的感情,慷慨激昂,声泪俱下,王导也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可东晋统治者只给刘琨一些空头的名义,未提供一点实际的帮助。凶戾的大将军王敦还秘密策划鲜卑段部兵变,把刘琨杀害了。

  在北方前秦与前燕对峙的同时,南方也形成了大将桓温在长江中游与下游中央政府的对立。346年桓温灭蜀后,声誉鹊起,屡次请求北伐。东晋政府深知其有能力,敢作为,怕他在北伐中扩展势力。为抑制其要求,相继派外戚褚哀及殷浩北伐,二人皆绣花枕头,一败涂地。东晋军政大权落入桓温手中,无人敢阻其北伐。

  354年桓温率兵北伐前秦,在北方人民热情支持下,从湖北一直打进关中,到达长安附近的灞上。关中人民纷纷前来劳军,有的老人热泪盈眶:“不图今日复见官军”!秦军芟苗清野,固城不战,晋军粮尽,被迫退回。356年桓温又从陵北伐,一举击溃姚襄,收复洛阳。洛阳是西晋的都城,桓温建议东晋还都,并把西晋末年南迁的北方人民送返河南,以充实中原,继续北进。但东晋大臣,包括南迁的北方士人,贪图南方的安乐,不愿返回动乱的北方。后来桓温返回江南,洛阳和其他已收复的土地又相继失陷。第三次北伐是369年,桓温率兵5万一路势如破竹,进抵枋头(河南浚县),后来军粮难继,被迫退兵,并遭重创。

  桓温以北伐为业,前后20多年。由于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扩大,多方牵制,使他不能全力北进。他在北伐途中见到以前所植柳树大已十围,不胜感慨万端:“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有人说桓温以北伐为实现个人野心的手段。争当最高统治者,不是不好的愿望。桓温报国忠心可掬。

  第一次北伐中,听到刘琨的侍儿说他相貌很像刘琨,桓温感到十分得意,说明他很崇拜反胡族奴役的英雄,第二次北伐,过淮水、泗水,登楼远眺中原,大好河山尽收眼底,不禁激动万分:“使神州陆沉,百年丘墟,王衍诸人不得不任其责”。说明他对中原沦陷的深深惋惜和对庸臣误国的无比痛恨。

  东晋的高级文官职位,皆由高门士族担任。他们的子弟不需要什么才能,仅凭门第高贵,就可以做官,且提升得很快。这种制度实行的结果自然是统治集团十分腐朽,只知吃喝玩乐,沉湎酒色,崇尚清谈,自视清高,甚至把“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作为工作的最高准则。

  简文帝司马昱就是最崇尚清谈的,却连稻子都不认识,问别人这“是何草”。他坐的席子上,堆积了一层层厚厚的灰尘,从来不去拂拭它,好像这就是离开了世务,才有资格作清谈家的领袖。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也是一位清谈专家,他当官时“蓬首散带,不综府事”。任骑兵参军,车骑将军桓冲问他:“卿处何事?”回答:“似是马曹”。又问:“管几马?”回答说:“不知马,何由知数?”又问:“马死多少?”回答是:“未知生,焉知死?”

  官僚、贵族贪污盗窃成风。士族由于有免税特权,许多人兼营商业或与商人勾结盗窃国家财产。他们连国家储备的军粮100万石都盗窃出卖,政府却不敢追究,杀几个监仓小吏塞责。一些州郡官吏,往往把官衙变为私舍。后来的新吏又役使农民重修官廨。在任时尽情搜括,拼命敲诈勒索。宛陵县令王述大肆搜括,上司列其贪赃事1300条,他还厚颜无耻地对上级说:等富足了,我自会停止收受贿赂。

  官员离任时,照例要下属准备车船装运财物,满载归去。军官离任时除满载财物,还带走精兵器械,名曰:“送故”。被送的兵户多者千户,少者几十户,这些被带走之兵成为他们的私家部曲。这些兵户的廪布,仍要当地供应,新的军官到任后又如数征发,大大加重了百姓的负担。

  结语

  士族还占有大量土地和农户。江南沿海一带的沃土多集中在他们的手中,大多数农民则失去土地成为他们的佃客和奴婢。王导仅在建康就有赐田80余顷,谢安在会稽、吴兴、琅琊3郡广置田产,至谢琨时有田业十多处,僮仆上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235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