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曹爽都已经把兵权交出来了 司马懿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

作者:  时间:2022-02-28 16:43:03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2 

  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曹爽和司马懿,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前言

  太阳已经偏西,寒气从初春的大地蔓延开来,唇焦口燥的桓范不禁打了个寒噤,他清醒地意识到: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升官不升官的事了,而是怎样才能摆脱目前所面临的险恶处境。他打算再一次劝说曹氏兄弟前往许昌,不料司马懿派的三名说客到了。

  曹爽投降

  三名说客,是侍中许允(字士宗,今河北高阳人)和尚书陈泰(字玄伯,陈群之子),外加曹爽平时最信任的殿中校尉尹大目。许、陈二人还带了太尉将济给曹爽的一封亲笔信。信中蒋济以个人名誉担保,只要交出兵权,曹氏兄弟的生命、财产和侯爵爵位全部保留,绝不食言。而那个尹大目,原是曹爽的亲信家奴,曹爽提拔他为殿中校尉,负责皇帝寝守卫。他不仅向曹爽兄弟解释太傳的意思,还拍着胸脯打包票:“司马公只打算免去你的官职,别的分毫不会动你的。”说着说着还指着那滔滔洛水,以洛神的名义起誓。尹大目这番精彩动人的表演让曹爽心动了。

  桓范仍不死心,想劝阻曹爽投降。他熟悉司马懿的为人,举手投降绝无活命。曹爽一帮本是司马懿的政敌,他们丢命是自作自受,而自己是今天早上才卷进来的,如果因此而遭满门抄斩的大祸,真是天大的冤枉。桓范再次向曹氏兄弟陈述利弊,要他们把握稍纵即逝的机会,告诚他们天堂和地狱就在眼前,就看自己如何把握了…听着桓范的慷慨陈词,曹爽又犹豫起来。从入夜直到次日凌晨的五鼓时分,是抵抗还是投降,他仍然犹豫不决。

  远处传来了鸡叫声,把曹爽从木然状态中惊醒:我如果听桓范的话,家里的妻儿老小会不会被杀?我辛苦积聚的金银财宝会不会被抄走?我在洛阳城是个大将军,一旦跑去许昌,岂非丧家之犬?跑到许昌以后,那种流离颠沛的生活,我能挺得过去吗?尹大目是亲信,陈泰、许允这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不会骗我,那司马老儿开出的条件也算优厚。经过这番思想斗争,他缓缓从座上起身,手中一直紧握的佩刀“当”一声扔在地上,总结道:“司马懿只是想夺我的权而已,按太后诏书所说,我等能以侯爵身份回家,再不济,做个富翁也不错。”

  曹爽来到皇帝御帐前,呈上司马懿的上奏,请求道:“望陛下下达诏书免臣官职,以遵皇太后之令。”眼惺忪的天子胡乱点了点头。当下便有随的中书郎上前,草拟一篇免曹爽兄弟官职、以侯爵身份回家的诏书,符玺郎捧上玉玺加印。曹爽把诏书递给许允、陈泰,请他们先回城复命。许、陈二人兴冲冲地跨马而去。曹爽回到自己的大帐,刚想休息一下,忽然发现桓范正目光炯炯地怒视着他。曹爽很勉强地笑了笑,半是宽解自己半是应酬桓范道:“即使免职回了家,我也不失做个富家翁。”

  桓范一听,心中绝望,顿时老泪纵横,撕心裂肺地哭骂道:“曹子丹(曹真)何等英雄人物,怎么生出你们几个子?真没想到,我合家九族都要给你们陪葬!”曹爽没搭理痛哭谩骂的桓范,麻利地除下印缦,准备派人送交司马懿。见此情景,主簿杨综(字初伯)也急了,挺身相拦。他不知曹爽已将皇上的诏书交司马懿的来使送往城里,乃劝道:“主公,您居首辅,身边有天子,手里有兵权,挟天子以号令天下,谁敢不从?您放弃这一切而往菜市口去,岂不令人痛心!”真的是应了那句俗语,“人要赶着去投胎,谁也拦不住”。

  曹爽毅然决然地投降了,他相信司马懿对他们兄弟会“缴枪不杀”。清晨,他们一行人垂头丧气地护送小皇帝来到洛水边,渡过浮桥,司马懿早已在此等候。曹爽下了车,向司马懿磕头乞降。至此,魏朝代汉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政治斗争,经过长达十年的较量大局已定。司马懿七十岁,以超乎常人的坚韧斗志和视群雄的无敌智慧,渡过了人生最凶险的一关,击败了年富力强的政敌曹爽,再次向世人证明了自己的强大。

  中午过后,被免职的曹氏兄弟失魂落魄地回到了京城自己的府。昨天清晨跨门出去,他们还处于朝廷权力的顶峰,那时趾高气扬,威风凛凛,似乎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今天午后跨进门来,他们已变成了权力的弃儿。正如桓范所说,不去天堂进了地狱。曹爽呆呆地注视着那两扇高大的朱门,心中痛切地感受到了宫廷斗争的无情与残酷。他体会到胜是王侯败是寇的滋味。现实容不得多想,眼前,他担心的是司马懿能否兑现劝降时的承诺

  司马懿没有食言,不仅让曹爽兄弟们“还第”,而且怕他兄弟几人门前冷清、孤单寂寞,派了几百号兵将将曹氏兄弟的家团团围住,还迅速在他们家院子四周造起暸望楼,天天有人在上头站岗放哨。司马懿对曹家兄弟的“保护”,真可谓体贴周到。曹爽出不了门,实在憋闷。这天,他拿个弓到宅子东南角的花园里打鸟,想借此散心。不料,他刚一进园子,就听那边望楼上的士兵对他大声喊道:“故大将军东南行!”这眼唱大戏吊高嗓般的一喊,真把曹爽喊蒙了,他脸茫然,东南在哪儿?昔日不可一世的曹爽,这回算彻底明白了,自己的一举一动受到严格限制。他很惆怅,很郁闷,不知所措。

  不过,曹爽仍存有侥幸心理——我是皇家宗室,司马懿再怎么着也不能食言杀我吧。他心中无数,底气不足,便想试探一下司马懿。他给司马写了封倍:“贱子爽,哀惶恐怖,无状招祸,分受灭。前遭家人迎粮,于今未反,数日乏匮,当烦见饷,以继タ。”意思是说自己不成器,招来祸事,罪该万死。现家中的食物没有了,给送些来吧。司马懿见信,更加视曹爽,心想,你死到临头了,还想活个自在。于是“令致米一百斛,并肉肺、盐豉、大豆”。食品送来了,曹爽却不知大难就在眼前,还非常高兴一有吃有喝,肯定死不了啦!

  曹爽退出政治舞台

  政坛就是诡异的天空,时而晴空万里,顷刻阴云密布。这是因为政治舞台上的政客们,时时都以自己的利益而变换心态。在涉及前程、身家性命的重要关头,他们有时善比菩萨,有时凶残如狼。作威作福惯了的曹爽,自己本就是这样的角色,他却悟不出其中的奥秘,如果他能参透,也许被软禁的就是那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司马懿清楚地认识到,他和曹爽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不能因为曹爽服软,就以为万事大吉,权力斗争是残酷的你死我活。司马懿在给了曹氏兄弟及其同伙最后几天自由后,终于举起了居刀。

  他首先任用同样遭受迫害的卢当司求校尉主管此事。卢是个聪明人,没有在曹爽贪污腐败、窃占宫女等小问题上住不放,这些纵然可定成死罪,但仅止其身,不能诛其族。因而,他集中力量寻找能够证明曹爽等人谋反的证据。物证不易凭空制造,人证却能够按需“培养”,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要么利诱,要么酷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经不住这两项考验。经过一番调查,卢镜的眼睛最后在“张当”这个名字上。

  张当,本是一黄门。什么是黄门?原来,汉魏皇帝裏宫之大门,漆以黄色,当时叫作“黄”。看守黄的是一批被去除了生殖器官的者,即所谓的黄门。其统领亦称黄门令,黄门相当于后世的随侍太监,而黄门令则相当于大太监。曹爽专权之后,看中了乖觉伶俐的张当,便给一个“都监”的头衔,让他监视宫中的各色人等。张当从普通的黄门,一下子升为都监,连黄门令都惧他三分,因而对曹爽感激涕零。为报恩,张当偷偷将当初魏明帝宠幸过的美貌女张氏、何氏等人送给曹爽。卢毓知道像张当这样的人,绝无刚正之气,且整日随侍皇帝,易与谋反之事挂钩。

  正月初十,卢毓以私送女之罪逮捕张当,对他施以严刑,张当供出曹爽、何晏、毕轨、邓飏、丁、李胜等人约其三月举事,共谋纂位的“计划”。张当一招供,卢毓便派人速捕了邓飏、丁谧、毕轨、李胜等人。审讯结果很快呈皇帝。谋反是诛灭三族的大罪,朝廷召开了三公九卿等高官主持的高规格会议,拟对国人宣布:“(曹)爽以支属,世蒙殊宠,亲受先帝握手遗诏,托以天下;而包藏祸心,蔑弃顾命,乃与晏、飏及当等,谋图神器,范党同罪人:皆为大逆不道。…皆伏诛,夷三族。”

  在此之前,早有一人进了大牢,他就是大司衣桓范。三天前,桓范随皇帝回京城,过了洛水浮桥,一眼就看到了全副戎装、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司马懿。躲不过,桓范只好下车向司马懿行跪拜礼。司马懿命人搀起桓范,言道:“桓大夫何必如此。”皇帝回官后,根据太傅的要求,下诏恢复桓范大司农官职。遵照惯例,桓范到皇南门双阙之下呈表谢恩,而后在下等回音。就在这时,一队执法官员驰马而来,当场逮捕了桓范。

  原来,看守平昌门的门侯司藩听说天子回官,就知事情不妙,为争取主动、摆脱险境,坦白了为桓范开门的经过,包括桓范所说“太傅谋反”那句话。这份自首记录,马上送到了太傅手上。司马懿看到这句话,愤然作色道:“人谋反,该当何罪?”身旁的司法官员即回道:“按律,诬人谋反者,应承受谋反之罪。”于是就有了上述一幕。

  其后,曹爽、曹羲、何晏、邓飏、丁谧、毕轨、李胜、桓范等人被杀,并灭三族。为了表示宽大,对于少数临时以行动支持曹爽,但在军政两界算不上重要的人物,司马懿开一面。如大将军府的司马,姓鲁名芝(字世莫,今陕西省宝鸡市人),出事时在府中留守,得知政变消息后率领一队兵马,打开津门(洛阳南城西面第一门),前去与曹爽会合,和他同行的是参军事辛(字泰雍,辛之子)。还有曹爽准备投降时,上前劝阻的主簿杨综。办案人员认为三人附从反逆,皆应处死。司马懿阅罢案卷,对办案人员说:“各为其主也,之。”不久又起用三人担任要职。

  对现任或曾任曹爽大将军府的幕僚,先一律免职,后酌情使用。所谓“的情”,就是看你是否真心拥护司马氏。后来成为晋朝权贵的装秀、王沈王、卢钦、荀勖等人,都是曹爽的故吏。曹爽等人罹此大祸,朝野上下鲜有同情者。虽有少数人觉得有些过分,但此时当然不愿意为曹爽而得罪司马懿,所以也只是冷眼旁观。唯独有一大佬,内心愧疚,出面恳求司马懿:请念及曹真有开国之功勋,特赦其子曹爽不死,以祭祖续香火。他就是太尉蒋济。

  蒋济,其人多谋善断,先后受曹操、曹丕和曹叡的器重。实话说,他不是司马懿的死党,但因曾受司马懿的特别关照,倾向于司马懿。原来,济虽多智,但极贪。他在魏明帝时出任护军将军。当时护军将军与中护军同为一级军官,资历浅者称中军,深者为护军将军。护军将军主持武官的选拔任命,这是个方便以权谋私的肥缺。蒋济在任上,有人送其这样几句话:“欲求牙门当得千匹;百人督,五百匹。”意思是想当牙门将,须孝敬蒋济一千匹绢想当一百人的队长,减半五百匹。司马懿得知这种情况后,有一次他遇见蒋济,问:“传闻是否属实?”蒋济知道无法隐瞒,只好用开玩笑的方式为自己辩护,他说:“到洛阳市上购物,一钱不足也走不脱啊!”

  司马懿听了哈哈大笑,不再深究其事,从此蒋济感恩。这就是司马懿的高明之处,笼络人心,抓住要害,以蜡蜓点水的方式,让对方明白自己已抓住了他的小辫子,而交往仍亲密如故。这样犹如野马套长绳,想放便放,想收即收。此次起兵,邀济同车,蒋自然无法推辞。为使曹爽放弃抵抗,司马懿要其写信劝降,他也只能遵命,且头脑一热还在信中保证曹爽兄弟只要放弃抵抗可以不死。现在司马懿不守承诺,或许是良心的谴责,或许是自觉名誉受损,蒋济悔疚交加,只得求司马懿给曹家留下一条根,聊做弥补。而此时的司马懿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他脸孔一变,以国法为由断然回绝。

  司马氏取代曹魏

  司马懿在诛杀曹爽集团成员时,也没忘了玩一下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明明知道何晏是曹爽集团的核心人物,却故意让何晏参与审理曹爽的案子。何晏自以为司马懿不知内情,于是特别积极,想借此机会好好表现,求得活命。他最了解曹爽一伙的情况,加上办案特别卖力,因此曹爽的亲信党羽一个都没跑掉。等案子审理得差不多了,他向司马懿汇报说:“该抓的都抓了。”司马懿回说:“未也。”何晏一听,心里发虚,不由自主脱口而出:“岂谓晏乎?”司马懿平静地说:“是也。”何晏两腿发软,瘫倒在地。当日,小人何晏就快步追随他的主子曹爽去了,也正像他自己说的“忧祸一旦并”(何晏《言志》)。

  此次政坛巨变,因皇帝出谒高平陵而起,故史称“高平陵政变”。可以说这是曹魏历史上酝酿时间最长、涉及范围最广、结東形式最残酷、造成影响最深远的一次政治事变。从此,曹魏的军政大权完全落入司马懿的手中,为司马氏取代曹魏定了基础。高平陵政变后,司马懿仍以太傅的身份辅佐少帝曹芳,这时曹芳已经十八岁了。经历了政变全过程的他,已领教了司马懿的厉害。他对司马懿又恨又怕。曹芳恨的是,司马懿在发动政变时出手坚决,毫不留情。政变中被杀的有三千多人,许多无辜之人被株连,曹芳对司马懿恨之入骨。

  曹芳怕的是,按照司马懿的能量,如果他废除自己,那是易如反掌。所以,曹芳知道自己首先得想办法和司马懿搞好关系,以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于是,他在政变后不久就下诏任命司马懿为丞相,位居百官之首;同时增加繁昌(今属安微省芜湖市)、陵(今属河南省许昌市)、新汲(今属河南省新乡市)、父城(今属河南省宝丰县)四县一万户的封地,加上原来已有的四县一万户,共食邑八县二万户,其封地之大是曹魏王朝此前侯爵所未有。再就是加“九锡”之礼。“锡”,在古代通“赐”字,赏赐的意思。

  结语

  “加九锡之礼”,这是皇帝对大臣最高规格的赏赐,有九件器物,如车马、服饰、乐则(指定音、校音器具)、朱户(红漆大门)、斧饿、弓矢等。能得到皇帝赏赐的九种器物,表明大臣的权势最大,已接近皇帝了。历史上一些政治野心家,在算位之前,往往都受过九锡礼。如曹芳的曾祖父曹操就是一例。面对曹芳的笼络、抬举,司马懿表现得异常冷静。他深知,发动政变,诛杀曹爽,人们对他已高度“关注”。他相信,朝野上下都在议论,看吧,老司马下一步就要当皇帝了。古人说得好,树大招风,自己已成为众矢之的。不行,还需低调。他连续上书十余道,断然辞掉丞相职务,拒绝九锡之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2401.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