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顾贞观为什么致仕还乡?他留下了哪些诗作?

作者:  时间:2022-03-16 04:00:1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5 

  顾贞观,清代文学家,与词人纳兰性德交好,他的词与陈维崧、朱彝尊齐名,三人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又与纳兰性德、曹贞吉共享“京华三绝”之誉。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顾贞观的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

  秋风萧瑟,吹落了一地寂寞。此刻,白雾弥漫的人间宛如仙境,顾贞观身着一袭月白色衣袍,不徐不疾的往山顶攀登。远处飘来了悠扬的钟声,带着蜻蜓点水般的灵动,拂去了顾贞观满心的惆怅。

  深山古刹中向来是人迹罕至,没有了繁华世界中的纷扰,连空气都更清新些。经阳光温暖过的落叶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成了被风控制的傀儡,随之哗哗的落了一整夜。

  落叶有声,扰了友人清梦,所以与顾贞观同行时,友人的步子要慢许多。瞧见友人这副无精打采的模样,顾贞观无奈的道:落叶满天声似雨,关卿何事不成眠。后来这句诗流传甚广,曾有幸得到尚书龚鼎孳和大学士魏裔的赞赏。

  书香笔墨中熏陶多年,在康熙五年,顾贞观如愿中举,心底的大石头也随之落地。毕竟顾贞观的曾祖父是晚明东林学派的领袖顾宪成,祖父是四川夔州知府顾与渟,父亲是东林学派另一领袖高攀龙的门生,母亲也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出身于这样的高知家庭,他自小便被寄予厚望,压力颇大。如今能走上万人艳羡的仕途,也算是圆满了。

  一朝入朝,不止有光耀门楣的得意,接踵而来的还有数不尽的压力。幸而顾贞观经纶满腹、才思敏捷,皆能一一应对。因此在闲暇之余,顾贞观仍是喜欢写些诗文来表达自己的思绪。

  纵使顾贞观是男子,却仍然有心思细腻的一面。在闰六月时,他见七夕迟迟未至,倒也替牛郎织女着急了回,执笔写下《步蟾宫·闰六月七夕》,诗曰:

  玉纤暗数佳期近。已到也、忽生幽恨。

  恨无端、添叶与青梧,倒减却、黄杨一寸。

  天公定亦怜娇俊念儿女、经年愁损。

  早收回、溽暑换清商。翻借作,兰秋重闰。

  平日里,除了喜欢研究诗词外,顾贞观还喜欢看医书。痴迷之际,就曾将药材的名字巧妙的融汇成了一首《断续令》,诗曰:

  断红兼雨梦,当归身世,等闲蕉鹿。

  再枕凉生冰簟滑,石鼎声中幽独。

  活火泉甘松鲜嫩,乳香厚,龙团熟。

  地偏丛桂枝阴,又吐丛菊。

  花时约过柴桑。白衣寒蚤,体负深杯绿。

  青镜流光,看逝水银波,漂残落木。

  瓜蔓连钱,草虫吟细,辛苦惊髀肉。

  从容乌兔,丝丝短发难续。

  即便日子过得还算安稳,但顾贞观还是忧心忡忡。他常把自己关在书房独自饮酒,眉眼间藏着若有似无的悲伤。酒入愁肠,顾贞观的眼眶逐渐湿润。思绪渐渐飘远,遥想起少年时光,有挚友吴兆骞陪在身侧一起吟诗作文,所有的喜怒哀乐皆能互相倾诉。到眼下吴兆骞困在宁古塔,手足情深的二人分隔两地,不知何日才能重逢。思及此,顾贞观心底有难以言说的痛楚。

  这些年来,顾贞观一直在为吴兆骞的科考舞弊案奔波,竭尽全力的在为吴兆骞争取一线生机。但顾贞观在京师周旋许久,都未能撼动此案背后的势力。因为他这个官场新人,人微言轻,注定了所有的辛苦都要付诸东流啊!

  顾贞观在京师观望了许久,发现纳兰明珠不仅位高权重且人品贵重,是位值得信赖的人。然而那时他们的交情并不深,顾贞观斟酌再三也没好意思开口。就在顾贞观愁眉难舒时,事情突然有了转机,让顾贞观重拾了希望。

  原来纳兰明珠十分钦佩顾贞观的才学,想邀请顾贞观入府为儿子纳兰性德授课。得此机会,顾贞观欣喜万分。同样优秀的才子遇到一起,一见如故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顾贞观与年岁相差甚远的纳兰性德结为了忘年之交,常常相聚在一起吟诗作赋,交流诗文。后来,顾贞观向纳兰性德诉说了吴兆骞的事情,希望能得到纳兰性德的帮助。可纳兰性德向来无心于朝堂之事,即便是挚友相求,他也是不愿插手的。

  一年深冬,窗外洋洋洒洒的大雪给京师上下添了一层银装,分外妖娆。即便屋内的门窗都关的严严实实,寒气仍是从门缝钻了进来。顾贞观浑身被冻得发抖,不由得紧了紧外衣,思绪却如断了线的风筝,飘到了宁古塔那边。他心想京师的冬天已是这般寒冷,宁古塔的冬天必然会更冷吧!想到这里,顾贞观红了眼眶,他既心疼吴兆骞的处境,又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于是,千愁万绪落笔成了《金缕曲词二首》,诗曰:

  寄吴汉槎宁古塔,以词代书,丙辰冬,寓京师千佛寺,冰雪中作。

  其一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其二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僝僽,薄命长辞知已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

  兄生辛未戊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魄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言辞恳切,字字真情,饶是铁血男儿见了,也会为之动容的吧!于是,纳兰性德毅然决然的放下了所谓的原则,倾尽家族力量相助于顾贞观。数年奔波,耗费了无数心力,吴兆骞终于得救了。

  久别重逢,自然是喜不自胜的。原本顾贞观以为这次吴兆骞的好日子终于来了,他们又能像从前一样谈天论地、吟诗作赋了。但事与愿违,在宁古塔的那些年拖垮了吴兆骞的身体,回来后也只能终日缠绵于病榻,寻医问药也是无用的。三年后,吴兆骞永远的与顾贞观分别了。

  祸不单行,当顾贞观还沉浸在吴兆骞离去的痛苦中时,纳兰性德也离开了人世。这一生的知心人,都魂归尘土,顾贞观悲痛万分。曲有终,人有散,任这俗世纷扰再多,也拨动不了顾贞观的心弦了。

  北雁南归时,暖阳洒向地面,复苏了万物,却唯独复苏不了顾贞观的心。京师繁华依旧,街头巷尾皆是一派热闹景象。从前顾贞观最喜热闹,可如今这些落在顾贞观眼中,他竟然只想逃离。

  致仕还乡的那天,惠山脚下杨柳依依,鸟语伴着花香,自由的气息扑面而来。半生的飘零,终于回归故里,顾贞观的眼角眉梢尽是藏不住的笑意。于是,顾贞观在祖祠之旁修筑了三楹书屋,还取了个颇为雅致的名字“积书岩”。

  顾贞观的晚年生活十分安逸,平日里读书习文,乏累时便去附近游山玩水,或者趴在书案上小憩,过上了如桃花源般的神仙日子。

  这是他年少时向往的生活,只是没想到实现的这一天来得这么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6887.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