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从诗歌中探索高适的一生,他担任过哪些职位?

作者:  时间:2022-03-16 04:40:1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6 

  高适,字达夫,是著名盛唐边塞诗人,与岑参、王昌龄、王之涣合称“边塞四诗人”,其边塞诗的突出特点是雄浑悲壮。下面跟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高适的故事吧。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别董大》

  这是一首与众不同的送别诗,诗中没有缠绵的离愁,没有凄迷的别绪,却自有一份豪气涌起,仿佛一曲雄壮的离歌,让离别的人充满了对前途的期许。不要忧愁前路没有知己,天下哪个人不认识您呢?

  这就是高适,一个雄浑悲壮的边塞诗人,一个厚积薄发的人生赢家。

  命运并没有给高适特殊的优待,他虽生于盛唐,却亦是乱世。他出生一年后则天女皇归天,玄宗即位,开启了大唐的又一个盛世,但随之迎来的却是足以使盛唐转衰的安史之乱。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也许正是这乱世,才使得沉寂几十年的高适,声名而起。他晚年被封为渤海县侯,死后更是被追封为礼部尚书,成为了唐代著名诗人中地位最为显赫的人,也是诗人中唯一被封侯的人。

  高适的少年时代很平凡,没有像骆宾王那样七岁就有“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也没有韩偓的“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他就像众多少年才子一样,读圣贤书,游佳山水,遵循自己的内心生活。

  他二十岁时来到长安,后来游梁宋,定居宋城(河南商丘),过着农耕的生活。青山绿水,滋养了他的眼眸,宁静了他的心。龙应台曾说过:“思想需要经验的积累,灵感需要感受的沉淀,最细致的体验需要最宁静透彻的观照。累积、沉淀、宁静观照,哪一样可以在忙碌中产生呢?”高适知道,只有静下来,才能让自己得到思想、认知、能力等各方面的积累,也许就是因那么多年的沉淀积累,才使得他最终赢得了人生。

  依依西山下,别业桑林边。

  庭鸭喜多雨,邻鸡知暮天。

  野人种秋菜,古老开原田。

  且向世情远,吾今聊自然。

  ——《淇上别业》

  高适离开长安,来到淇水之畔,古老的河流孕育了无数的诗词文明,也深深吸引了这位年轻的诗人。于是背山面水,他建造了自己的别业,开始了自耕自食的乡野生活。夕阳下,依依炊烟升起,桑林边,耕作结束的农人们正在谈笑着踏上回家的路。鸡鸭成群喧闹,菜蔬争相舒展,乡野村边,皆是自然。

  高适于开元十九年至开元二十二年,北游燕赵,投幽州节度使张守珪幕府。后赴长安科考,落第而归,一直居于宋州。其间游历魏郡、楚地等,还曾旅居东平等地。多年游历,让他开阔了眼界,丰富了人生,也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诗句:“东出卢龙塞,浩然客思孤”,“浩歌方振荡,逸翮思凌励”。

  十多年的游历、农耕后,他再次来到长安,由睢阳太守张九皋荐举,再次科考,及第,被封为封丘尉。虽只是一个小小的官职,但他也是尽忠职守。然而这种生活并非高适想要的,仅仅几年后,他便辞官离去。

  我本渔樵孟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

  乍可狂歌草泽中,宁堪作吏风尘下?

  只言小邑无所为,公门百事皆有期。

  拜迎长官心欲碎,鞭挞黎庶令人悲。

  归来向家问妻子,举家尽笑今如此。

  生事应须南亩田,世情尽付东流水。

  梦想旧山安在哉,为衔君命且迟回。

  乃知梅福徒为尔,转忆陶潜归去来。

  ——《封丘作》

  几年微官小吏的生涯,让他看到了官场的黑暗、朝廷的腐败,也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压抑。所有的社会矛盾都在淤积,人民的疾苦他无能为力,只能在拜迎长官中庸庸度过。就像袁枚曾说过的,为官“不过台参耳,迎送耳,为大官奴耳”。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因此他毅然离去。

  一腔豪情壮志,满腹光明磊落的高适,怎能在迎来送往、阿谀奉承中虚度光阴呢。骨子里的侠骨豪情终是属于战场,只有战场上的烽烟,才能释放出他的激情,才能圆满他的人生。

  于是他去了那个胡笳声声的边塞,去了那个战火旌旗的军营。“大笑向文士,一经何足穷。古人昧此道,往往成老翁。”只会读经书,不能疆场杀敌,如何能报销国家呢。

  他投于凉州河西节度使哥舒翰的府中,任掌书记,开始他的军旅生涯。后又拜左拾遗,转监察御史,辅佐哥舒翰镇守潼关。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第二年永王李璘谋反。高适被任为淮南节度使,讨伐永王,参与平叛,解睢阳之围等等,他终于将多年的积淀释放,开始了一路开挂的人生,也成就了他边塞诗人的美名。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塞上听吹笛》

  冰雪晶莹的广袤胡天,牧马在天地间驰骋,月明星朗,幽幽羌笛回荡在戍楼间。是谁在吹奏熟悉的《梅花落》,仿佛吹奏的不是笛声,是一片片随风飘落的梅花瓣。征战多年,已很久未回过故乡了,不知故乡的梅花是否也依然?淡淡的思乡之情,广阔的冰雪胡天,他的诗就是一幅宁静的田园

  他的塞上曲没有悲凉,只有清新恬淡,仿佛只是在自家田园。荀子曾说过,“心中定,则外物清。”他的心是平静的,所以他看到的亦是宁静清和。

  战场的厮杀声没有打破他心中的宁静,战场的血迹也未能污浊了他心中的清明,他一心为国为民,无任何私心杂念,心底无私天地宽,所以他的路越走越宽。出任彭守刺史、蜀州刺史、剑南节度使,刑部侍郎、散骑常侍,直至渤海县侯,到达了唐代诗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唐诗品》中曾评价他:“常侍朔气纵横,壮心落落,抱瑜握瑾,浮沉闾巷之间,殆侠徒也。”

  他厚积的几十年,终于换来了后半生的蓬勃而发,他一世的洒脱通透,亦使得内心安然。

  “借问落梅凡几曲,从风一夜满关山。”落梅琼雪,亦如他的人生般冰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6889.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