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陶渊明的理想是什么?他为什么会辞官?

作者:  时间:2022-03-16 05:00:1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0 

  陶渊明,字元亮,又名潜 ,世称靖节先生,是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伟大的田园诗人,也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传世作品共有诗125首,文12篇,被后人编为《陶渊明集》。下面跟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陶渊明所的故事吧。

  陶渊明坚守着大音希声,弹他那张无弦琴;他热爱着丘山归隐,用那五斗米的傲然回了田园。他是东晋最后的隐士,将风骨放在一生的中心

  他生于东晋暮年时段,家中也曾高显门楣。曾祖陶侃曾是太守,外祖孟嘉也是晋代名士。父亲虽声名不显,可也是“寄迹风云”之人。但他的童年却并没有受到一点点祖上的荫蔽。八岁丧父,家中从此没落。

  少年的孤寂成为他傲然性格的根源。没有了亲情,他只能将爱意都寄托在了儒学之中。魏晋名士都是清谈家,可到了他这里却要存疑。那样放浪形骸的年代里,出了一位名士,研习儒学,却将清谈放在了其次的地位。陶渊明由此而意外落入他人视线之间。

  他早早就在诗篇里定论下了自己的理想:“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这是东晋老庄思想盛行的产物。但他不是那些只会拿着麈尾大谈玄学的沽名之辈,他所爱的丘山,是他一生追寻的期盼。

  二十岁时,他没有抵挡住世俗的压力,走出了自己的空山之中,开启了落入尘的游宦生涯。他知道自己爱什么,可是他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他成了家,有妻子儿女需要供养;他读尽书卷,有一番作为要去施展。那段时间他并不快乐,可至少,他为这个家庭做过自己的努力。

  他的仕途断断续续,二十九岁那年出任江州祭酒。可没过多久他便不堪辞职,归家隐退。州里召他做主簿,他轻轻一摆手,就拒绝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位。他做过桓玄的幕僚,任过刘裕参军,一展鸿鹄与归隐田园一直矛盾在他的脑海里不知如何抉择,直到义熙元年八月,他出任了自己官宦生涯最后一个职位——彭泽令。

  出任彭泽令原本也只是为糊口。但偏不巧这年冬天,遇上了远近闻名的贪官刘云。刘云是浔阳郡的督邮,每年都要借着两次巡视向各辖县索要贿赂。若不满载而归,便要栽赃陷害。这年他照例来了彭泽,却不想碰上个“钉子户”陶渊明。

  刘云刚刚来到彭泽的驿馆,便差县吏去叫陶渊明。陶渊明蔑视功名将近半生,怎能忍受得了趋炎附势?当下他就着便装要去见面。

  县吏拦住陶渊明劝道:“大人,参见督邮要穿官服,并且束上大带,不然有失体统,督邮定要趁机大做文章。”

  陶渊明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大叹道:“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

  义熙二年,他便取出官印,连并一封辞职信,一起留在了彭泽。

  关于陶渊明辞官的解释太多,有的说是为了妹妹的丧事,有的说是不肯五斗米折腰。但缘由都是借口,他早就在守田园的心,总要有一个契机去回眸。

  辞官之后,他的心像是一瞬间得到了释放,一首《归去来兮辞》,唱出了他心中郁结的情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归家之日,恨不得能“千里江陵一日还”,只觉路途飞逝,不觉间,已看到乡间属于自己的门庭。

  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众人欢欣雀跃,等待着他的归来。

  他终于回归了自己一生挚爱的田园,望着妻子坐在窗下缝补,孩童在庭院嬉戏,院落之外是东篱,是南山,是草盛豆苗稀,是晨兴理荒秽。都是他所热爱,都是他的心之所向。

  归隐之后的生活是他一生之中最欢乐的时光。他将官袍脱下,换上粗布短衫,扛起锄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技术不高又如何,他所期许的,是那愿无违。星月披在身上,自由的风吹在心里。

  他也曾饮酒而歌,望着春花秋月而高吟万物真谛: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作为魏晋的隐士,陶渊明的人生态度是哲学和艺术的。只不过清谈家的交流是人与人之间,而他的交流,是人与自然。

  传说陶渊明的琴没有弦,可若逢有酒的日子里,他就要抚弄那把无弦琴。这琴也许就是他的麈尾,让他在每一个与自然清谈的日子里,都能够获得无限的灵感与力量。

  所以,他的琴不必有弦,真意在,连忘言都无关紧要。

  陶渊明圆梦了,在落入尘网三十年后,他获得了自己精神上的绝对自由。与农家闲话,共岁月山河。自然就在他的眼眸之间,抬眼是青山,低头是麦田。

  可当他自己提起他的一生时,他还是有太多遗憾。遗憾没能随心所欲,遗憾归隐的太晚。

  “总角闻道,白首无成。”他这一辈子,囿于了官场与田园之间,不得断,不得连,最终浪费了一生之中最好的光景,没有在朝堂上功成名就,只得在暮年真正成为了东晋的隐士。

  归园田居后,他再也没有出仕。朝堂召他,他只称病不言。颜延之同他相交,为他付酒钱。檀道济赠他粱肉,他拒绝不收。同年卒于浔阳,成为后世所称的“陶靖节”。

  他爱酒,爱山水,爱自由,最终在自己所爱的事物之中离开,想来也是无憾。门前的五棵柳,仍旧年年常青。只不过没了树下饮酒的五柳先生,高歌一曲《归去来兮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6890.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