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元好问的仕途之路如何?他为何在醉与醒中纠结?

作者:  时间:2022-03-30 13:00:18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7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是金朝末期文学家、历史学家,是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被尊为“北方文雄”、“一代文宗”,诗文词曲都十分擅长。下面跟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元好问的故事吧。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摸鱼儿·雁丘词》

  这是元好问十六岁时所作,当时他正准备去并州应试,途径汾河,路遇捕雁人,向他描述了大雁殉情的凄婉故事。元好问为大雁的痴情而感动,故买下大雁,葬于汾河畔。也因此有感而发,写下来这首爱情的千古绝唱。

  他问苍天、问世人,更是问自己,“情为何物?”如破空而至的万钧雷霆,又如喷薄而出的炙烈岩浆,激情浩荡,震撼人心。也让世世代代的痴情儿女,将此作为心灵的拷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几百年后,著名言情小说家琼瑶又将其演化为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赚取了无数少男少女的眼泪。

  这首词是元好问的经典之作,但也只是他诗词或者人生中的冰山一角。他诗词中更多表达的是对山河破碎的忧愤,对壮志难酬的无奈,他的一生在激情与绝望、郁结又不甘心中纠结而行。

  他本是北魏贵族后裔,却生于金末蒙古国之初的动荡时期。他天资聪明,七岁就能写诗,被人誉为“神童”,但却多次府试未能中第。在他二十一岁时,再次落第,之后返回故里,隐居定襄遗山读书,自号“遗山老人”。仅仅两年后,蒙古大军突袭他的家乡太原秀容,屠城十万余众,其兄长亦在此次屠城中丧生,元好问只好举家迁往河南。

  醉来长袖舞鸡鸣,短歌行,壮心惊。

  西北神州,依旧一新亭。

  三十六峰长剑在,星斗气,郁峥嵘。

  古来豪侠数幽并,鬓星星,竟何成!

  他日封侯,编简为谁青?

  一掬钓鱼坛上泪,风浩浩,雨冥冥。

  元好问从山西迁居河南,在一次酒后游历嵩山时,他写下来这首《江城子》。满篇都透着酒后的狂放,这是压抑过久的心灵,在酒精催动下的释放。起句就带着浓浓的酒意,醉里闻鸡起舞,长袖飘飘,剑气朗朗,他想像曹操一样,横槊赋诗、壮怀磊落。可眼前国土沦丧,空有报国雄心,却欲投无门。眼看蒙古大军步步紧逼,金军节节败退,金宣宗仓皇迁都南京,自己只能面对浩浩的风、冥冥的雨,泪眼朦胧。

  兴定五年,三十二岁的元好问终于进士及第,却又因科场纠纷,被诬为“元氏党人”,他愤然离去。

  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

  人生长恨水长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

  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

  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

  ——《临江仙》

  他于一年前进士及第,本应踏上仕途,一展壮志报效国家,奈何金朝已经走向穷途末路,礼崩乐坏,亡征显现。面对蒙古铁骑的践踏,当权者只想着苟且偷安,无意恢复国土;朝廷内也是派系林立,互相倾轧,没有几人真正关心国家的命运。元好问只能在理想与现实、希望与失望的交织中将一腔热情都付与笔下。

  北邙山下的黄尘古道,古往今来不知老尽了多少英雄,人生中的愤懑就像那奔腾的流水,日日向东,不会停息。原来一心想要踏进宦海,可是功名利禄又有何用?他只能将满腹心事注入酒中,高歌一曲,饮酒千盅,让酒精的麻醉暂时忘却内心深处的痛苦与伤心。

  正大元年,元好问因得到赵秉文等人的贡举,并以优异的成绩得以被任为国史院编修,后来又到镇平、内乡、南阳等地做县令,他在任上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成绩斐然。因此升任尚书省令史、左司都事,又转任尚书省左司员外郎,官至翰林知制诰。

  就在他仕途刚刚有了一丝起色时,蒙古军围困汴京,金哀宗仓皇出逃。天兴二年,蒙古兵攻破汴京,金朝灭亡,元好问等大批金朝官员被俘,押往山东聊城囚禁。

  只近浮名不近情。且看不饮更何成。

  三杯渐觉纷华远,一斗都浇块磊平。

  醒复醉,醉还醒。灵均憔悴可怜生。

  《离骚》读杀浑无味,好个诗家阮步兵!

  ——《鹧鸪天·只近浮名不近情》

  国破家亡,他作为金朝孤臣孽子,只能被禁于一方天地之间,借酒浇愁。酒醒了再喝,喝醉了复又醒。屈原曾说“众人皆醉我独醒”,真是可怜啊!为什么不像阮步兵那样,痛痛快快地畅饮一番,大醉不醒,忘记一切,那才是最好的!

  几番醉复醒,几度醒复醉,他终于重获了自由,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蒙古国重臣耶律楚材曾倾心接纳他,然而他已对宦海生涯厌倦至极,再无意踏入仕途,只想隐居家乡,潜心编纂著述,在文学道路上释放自己的才华。他的一生留下了众多的诗词、散曲、小说,甚至还有史学著作。清代赵翼曾说:“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就是对元好问一生最贴切的写照。

  重冈已隔红尘断,村落更年丰。

  移居要就:窗中远岫,舍后长松。

  十年种木,一年种谷,都付儿童。

  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

  玄都观里桃千树,花落水空流。

  凭君莫问:清泾浊渭,去马来牛。

  谢公扶病,羊昙挥涕,一醉都休。

  古今几度:生存华屋,零落山丘。

  ——《人月圆·重冈已隔红尘断》

  元好问在醒来明月、醉后清风中,度过了自己余生的几度春秋。元宪宗七年,他在自己的寓舍中溘然辞世,享年六十八岁,结束了在醉与醒纠结中的一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8825.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