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将16岁的小女嫁给尉迟敬德,李世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作者:  时间:2022-03-30 17:20:1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6 

  李世民,是从古至今君王臣工士人百姓们都评价很高的一位千古明君。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李世民想把自己16岁的小女嫁给年近花甲的尉迟敬德(尉迟恭),正史上到底有没有这一出?答案是肯定的。

  这件事言之凿凿,在《新唐书》和《资治通鉴》里都有详细记载。有人会说,李世民是不是老糊涂了,自己贵为九五之尊,女儿乃是掌上明珠,也是千金之躯,为何会下嫁尉迟恭这位老人家,李世民是不是有难言之隐、还是隐藏了何种目的?

  就事件本身,我们先来考证一下。

  也许是因为历史文献记录的缺失,导致这件事本身矛盾重重。据史料记载,尉迟敬德的发妻是苏娬(音:wu),她是檀州刺史苏谦之女。苏娬死于公元613年。而李世民生于公元598年。就是说苏娬死的时候,李世民自己才15岁,更别说女儿了。就此推测,苏娬死后,尉迟恭又娶了一位正室。

  回归话题本身,李世民欲将小女嫁给年事已高的尉迟恭,尉迟恭又是怎样的反应呢?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若说常人,能在一把年纪娶到帝王之女是何等的荣耀,可尉迟恭却高兴不起来。他对于主子李世民提出的这个“申请”,果断回绝了……

  李世民究竟是咋想的,尉迟恭心里又是打得什么算盘?要想了解这件事背后的真相,不妨先熟悉一下尉迟敬德。

  归降只是开始,忠心才显真情

  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一次私人宴会上,李世民与尉迟恭这对忘年交喝得酩酊大醉。说道兴致处,李世民感怀悲秋,尉迟恭也是老泪纵横。

  李世民或许是对自己逼父弑兄的“暗黑史”感到悔恨,那么尉迟恭又在想些什么呢?或许他是感念李世民的厚遇,抑或是对自己戎马一生的慨叹。

  没错,尉迟敬德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门神”,也是“玄武门之变”中杀害李元吉的人。尉迟敬德是鲜卑族,大业末年,他参与平定高阳民乱,后跟随刘武周起兵,担任偏将。

  尉迟恭作战勇猛,力大无比,跟唐军数次交手时,不光多次击败唐军,还俘虏过唐军将领多名。李渊急得没有办法,亲临指挥,并拿出儿子李世民这张王牌,对战尉迟恭。

  事实上,李渊刚起步的时候,李世民远远没有到掌握重兵的地步,可以说李世民是在乱世中靠着真材实料,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初唐时候,秦王李世民已经声名远扬了。但是在尉迟恭眼里,秦王李世民也跟唐军其他将领一样,不堪一击。

  在大家都失败后,李世民趁尉迟敬德得胜后骄傲心态,在美良川伏击了尉迟敬德。结果尉迟敬德大败。这可以说是李世民第一次跟尉迟恭正面交锋。

  此后,李世民陆续打败了宋金刚、刘武周,也困住了尉迟恭,展现出带兵打仗的惊人天赋,这让尉迟恭从内心里敬佩这个对手。虽然被困,但尉迟恭收拾残兵败将继续独守孤城,这让李世民对尉迟恭刮目相看,再加上尉迟敬德勇武出众,李世民便派人劝降,希望他能为己所用。

  让李世民始料不及的是,尉迟恭没有开城投降,后来,直到宋金刚被诛,没有了主人以后,尉迟恭这才率部归降。也许正应了那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

  自此以后,尉迟敬德随李世民东征西讨,杀敌无数,乃是李世民精锐部队玄甲军的四大都统之一。翻阅史料可知,尉迟敬德数次救李世民于危难之中,至少有3次单骑救主的记录。他策划发动玄武门之变,杀了李元吉,助力李世民登上皇位。李世民当了皇帝之后,尉迟敬德又策马扬鞭、灭突厥、扩边疆,可谓战功赫赫,名声威震大唐。

  唐王欲嫁女,尉迟恭酒后吐真言

  须臾间,温酒已经凉透,可主仆两人的心还是滚烫的。

  这边尉迟恭正在回忆马上打天下的情景,那边李世民的一句话突然让尉迟恭的思绪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甚至一下子觉得后背发凉,此时此刻,尉迟敬德已经彻底醒酒。那么,李世民到底说了什么,让尉迟恭有如此大的反应呢?

  李世民说:“朕打算把女儿许配给你,不知贤卿意下如何?”如果换成旁人,肯定会感恩戴德,连敬三杯酒,可尉迟恭则放下酒杯,扑通跪倒在李世民跟前……

  要知道,当时李世民最大的女儿也不过十来岁二十岁不到的样子,而尉迟敬德却五十多岁了,十分不匹配。如果李世民想着尉迟家的尊荣,大可将公主许配给尉迟恭的儿子,可为何偏偏是尉迟敬德本人?

  年龄是一方面,这辈分也乱得一塌糊涂。要知道,尉迟敬德比李世民还大十多岁,一个“八零后”、一个“九零后”,现在“八零后”的要娶“九零后”的女儿,尉迟恭心里“七上八下”也是常人思维。

  尉迟恭是怎么答复李世民的呢?要知道,君王主动将公主下嫁大臣,这是莫大的荣耀,这是天大的好事,这是龙恩浩荡,但尉迟恭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情愿。

  都说皇帝女儿不愁嫁,但敢娶的才是真勇士。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迎娶高阳公主,受了一辈子连累。高阳公主先是与著名僧人辩机(玄奘高徒)私通,给房遗爱戴绿帽子,被唐太宗知道后大怒,把辩机腰斩。后来,高阳公主怀恨在心,图谋造反,又被长孙无忌杀死;有名河东薛氏的薛绍,娶了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李治死后,武则天找机会把薛绍牵连进去,活活地饿死在监狱里。

  这哪是娶媳妇,这是娶了一个“爷”回家,还得供着。虽说当时尉迟恭还预见不到这些,但他心里清楚,当一个驸马爷,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但此时此刻,对于李世民这突如其来的“恩宠”,尉迟恭还是觉得十分惊诧。如果一口回绝,肯定要触犯“逆鳞”,如果答应了,就会后患无穷。要说尉迟恭还是见过世面、历经大风大浪之人,他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尉迟恭佯装悲愤地说,臣发妻病逝之后,已经娶了正室,如今老身若再娶公主为妻,对公主肯定不公。“臣妻虽鄙陋,相与共贫贱久矣。臣虽不学,闻古人富不易妻,此非臣所愿也”。

  也就是说,虽然尉迟恭我的妻子虽然出身微贱,但也和我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她没有嫌弃我才疏学浅,而我听说过古人富贵了都不换妻子,所以我也要向古人学习。唐太宗李世民听后颇为感动,赶紧把尉迟敬德扶起来,两个人继续喝酒。

  此事作罢后不久,尉迟敬德便以年事已高为由,辞去了职务。从此闭门谢客,只在家里玩玩音乐,炼炼仙丹,据说过得相当逍遥。

  那么,李世民欲嫁小女给尉迟敬德,到底是出于套路,还是真心?这在史学界有不同的声音。

  真相显山露水,让猜想先“飞”一会

  对于李世民欲嫁女于年事已高的尉迟恭,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套路说: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李世民打下半壁江山,所倚重的是手下的一帮文臣武将,发动玄武门之变,把自己抬上龙椅的,还是这帮人。这么看来,这些功高盖主的大臣,都是李世民的“嫡系部队”,在他们眼里,只有李世民才能管得了他们。

  进一步说,这些大将曾经都是一些打游击的造反派,他们眼里的规矩来自李世民,他们在得到李世民的厚遇之后,不会把别人放在眼里,所以,李世民这份“神挡杀神,佛挡灭佛”的决心和勇气,让这些大臣望而生畏。

  可话又说回来,正是这种目无他人的做派,让尉迟恭等大将滋生了一些目无法纪,甚至是视皇权而不见的思想。尤其是尉迟恭,更是个直肠子,自恃功高,到处打小报告。因与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不和,尉迟恭曾在贞观三年(629年)的时候,被调离京师,到襄州去任都督。

  说到“大不敬”,还有一次尉迟恭的做法更绝。贞观六年(632年)九月,李世民大摆酒宴宴请群臣,尉迟敬德收到请柬也回京赴宴。在座次上,尉迟敬德还玩起了“认真”。他会对那些不认识的人说:“你有什么功劳,配坐在我的上席?”

  尉迟敬德的昔日战友贤王李道宗坐在旁边,忙着打圆场,给尉迟敬德作解释。可尉迟敬德不依不饶,反而一拳打在李道宗的眼上,差点没给人眼打瞎。李世民见这情形,非常气愤,罢宴而去。要知道,敢在皇帝的宴席上放肆,尉迟敬德就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尉迟敬德哪来的胆子?

  有人就此猜测,李世民嫁女尉迟敬德,完全是为了试探他对大唐的忠心,是不是在他眼里,只有荣华富贵,没有把皇权放在眼里,更没有把皇帝放在眼里。而嫁女完全是一个试探,是一个套路。

  真心嫁女说:

  除了“套路说”,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李世民是真心想把爱女嫁给尉迟恭。貌似李世民不把女儿嫁给大臣的儿子,反而嫁给这个老臣,很多人觉得这不合常理,但用今天的话说:“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尉迟敬德虽然有些骄傲自大,但他为人忠厚,毫不做作,对李世民忠心耿耿。想当年李建成身为太子想收买他都被他严词拒绝了,他还曾对李元吉大打出手,要知道那时候的形势对李建成和李元吉很有利,而李世民则处于下风,房玄龄,杜如晦等心腹都被李建成刻意调走,这种情况下尉迟敬德都未曾抛弃李世民,难怪李世民评价尉迟敬德:“公之素心,郁如山岳”,这么高的评价难道不能反应李世民对尉迟敬德的信任吗?

  再者,尉迟敬德大闹宴席之后,李世民私下还跟尉迟敬德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当年朕认真地读《汉书》,发现刘邦时代的功臣能够保全的非常少,朕心里常常责怪汉高祖太薄情,不念功臣的功劳。因此我登基以后,一直想保全功臣,让他们子孙平安。但是现在你看看你自己,你做了高官之后不断触犯国法。现在朕才明白韩信、彭越遭到杀戮,也不全是汉高祖的过失。治理国家最重要的事情,只有奖赏与处罚。而过分的恩惠,真是一点也不能多给,否则就忘乎所以了。所以,你回去要认真反思。

  能与一个大臣如此促膝交谈,甚至是发自肺腑地教他做人,可见李世民对尉迟敬德充满敬意和信任。

  由此可见,一些“厚黑心理”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而李世民应该是真的想将女儿嫁给尉迟敬德。

  一来报答尉迟敬德当年的救命之恩和对自己的忠心;

  二来就是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向那些诬陷尉迟敬德的人表示出自己对尉迟敬德的信任,当然这是为了保护尉迟敬德,毕竟如果自己先于他驾崩,很难保证尉迟敬德这样性格的人能全身而退。

  贞观十七年,58岁的尉迟敬德已经“退居二线”,可李世民仍然任命他为“开府仪同三司”,五天一上朝。“开府仪同三司”是大臣的最高荣誉,“五天一上朝”既照顾了他的身体又让他继续参与国事,这哪里是“退休”,这是“返聘”。事实证明,没了兵权,尉迟敬德照样得到李世民的信任。

  综上,李世民根本没有必要借嫁女来套路尉迟敬德。

  有人曾经把管理称为“权力控制的游戏”。古往今来,作为一个管理者,要想高效地运用权力,除了依靠明面上的制度和规则之外,更要有一些隐性的驭人手段。《二十四功臣图》,能列入凌烟阁的功臣可都不一般,里头排在第七位的正是尉迟敬德。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李世民的驭人之术非同一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8864.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