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李煜的妹妹永宁公主的一生是怎样的?诗词中是如何记载的?

作者:  时间:2022-03-30 21:40:15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31 

  李芳仪,即永宁公主,她是南唐中主李璟的女儿、南唐后主李煜的妹妹,她的一生是怎样的呢?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若非一曲《芳仪怨》,何人知我李芳仪?

  故事,起于金陵。春风传去琼楼玉宇中的靡靡之音,江南草长,带去了鹧鸪啼鸣。连清风都知晓如今的国主风流多情,笙箫音未散去时,连粉黛都是多余。

  金陵宫殿春霏微,江南花发鹧鸪飞。

  风流国主家千口,十五吹箫粉黛稀。

  ——《芳仪怨》节选

  彼时,李芳仪还是那个南唐后主李煜宠爱的妹妹永宁公主。

  南唐苟延残喘之际,她也曾经享受过公主自在的生活,兄长温柔多情,对她更是骄纵宠爱。江南花发时,她是宫阙之中最尊贵的永宁公主。关于她的名字现已然不可考究,人们只知晓后来时过境迁,她嫁作他人妇,被封为了芳仪(古代妃嫔封号,后妃六仪之一。六仪分别为:淑仪、德仪、贤仪、顺仪、婉仪、芳仪。)

  永宁公主的欢愉时光太过短暂,南唐的靡靡之音终究要消亡,在她跟随兄长被俘北上的那一刻,她的姓名便与南唐一并烟消云散。

  公元975年,北宋向南唐发起了最后的总攻。李煜在诗歌声里,交出了自己的国家。宋太宗并没有对南唐李氏赶尽杀绝,而是带着南唐的百官与公主王妃北上汴京。这其中,就有永宁公主李氏。

  北上的囚禁生活不仅磨灭了李煜眼中的光,更磨灭了她的。作为亡国公主,她在汴京之中,几乎人人可欺。即便如此,宋朝的统治者依旧没有轻易放过她。宋太宗赵光义继位后,强行将她纳入宫中,日夜陪伴饮酒作乐。这是她所谓的第一任君王夫君。

  满堂侍酒皆词客,夺锦挥毫在瑶席。

  《后庭》一曲风景改,收泪临江悲故国。

  ——《芳仪怨》节选

  这里早不是她李氏的天下了,宋人的宫阙,一样笙箫不断,只不过再没有一首《后庭》,来陪伴她。

  李氏当时不知何般心情,或是麻木,或是绝望,她在君权的强压之下,不得不被迫换上笑颜。赵光义对她并未有多少痴迷,只是当做一个战利品,挥之即来,招之,她不得不去。

  日夜笙歌终有尽时,赵光义却不肯浪费这样一位难得的美人。之后,他将李氏嫁与了供奉官,却不想,这正是她一生命运的转换点。

  令今献籍朝未央,敕书筑第优降王。

  魏俘曾不输织室,供奉一官来武强。

  ——《芳仪怨》节选

  她嫁为人妻,可这并不是她平凡生活的开始。当时的宋朝,虽灭亡了南唐,却并没有消除周边所有的隐患。北方的契丹仍在蠢蠢欲动,太平兴国八年,契丹终于积攒好一切,出兵南侵武强。

  这一场战争是赵光义一生的污点,他在高粱河兵败,差点丧命。而契丹一路猛进,斩杀了当时任都监的孙某,俘虏了其妻李氏。

  她的一生仿佛一直在受北方的召唤。从金陵,到汴京,再到更北的契丹,她从未停止过北上的脚步,可每一次,都是身不由己。

  或许在当时的李氏心中,这样的更迭也不过如此。左不过都是阶下囚,左不过又是他人妻。

  原本高傲的公主,在一场场的政治波诡里渐渐丧失了曾经的心绪。

  谁也不知她与供奉官相守的几年究竟是欢愉还是悲凉,也无人关心她的悲喜。

  辽圣宗将她俘虏后,纳入了宫中,封为芳仪。这是她后世留名的出场,也是她最后一场婚姻的开端。

  秦淮潮水钟山树,塞北江南一怀土。

  双燕凌秋梦柏梁,吹落天涯犹并羽。

  相随未是断肠悲,黄河应有却还时。

  宁知翻手一朝事,咫尺河山不可期。

  ——《芳仪怨》节选

  北上的这些年里,她偶尔也会想起秦淮河的水波粼粼。钟山的郁郁葱葱仿佛都是前尘事,梦中再回故乡,也想不起柏梁树的痕迹。“人言落日即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恐怕她也是如此。

  果道人人都说:“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在这乱世里,永远没有山河如故,没有佳期如梦。

  仓皇三鼓滹沱岸,良人白马今难见。

  国亡家破一身存,薄命如蓬信流转。

  芳仪加我名字新,教歌遗舞不由人。

  采珠拾翠衣裳好,深红暗尽惊沙坠。

  ——《芳仪怨》节选

  乱世里,流离的总是女子。她被封为芳仪又如何,穿红点翠也并非她的夙愿。在这国破家亡之际,她孑然一身存活于世,又能如何自处?

  听着兄长离世的消息,李芳仪顿生天涯蓬草之感。陌生的宫阙之中,再也没有她欢笑的记忆。

  阴山射虎边风急,嘈杂琵琶酒澜泣。

  无言数遍天河星,只有南箕近乡邑。

  ——《芳仪怨》节选

  夜来独望天河,数遍星子,也归乡不得。她这一生就困在这里了,那般辉煌的出生,这般萧瑟的离去。前半生短短的流金岁月,都要用后半生的苦涩偿还。可她本没有错,只是错生在了皇家,错在兄长是李煜。

  她这一生太短,又太传奇。她是史上唯一嫁给两位皇帝的公主,带着兄长名垂千古的荫蔽,留下史书上寥寥的一笔。

  当年千万指渡江来,千指不知身独哀。

  中原骨头又零落,黄鹄寄意何当回?

  ——《芳仪怨》节选

  无人知她何年出生,也无人知她何年死去。有许多关于她的记载,都只有短短的几句。陆游曾在他的《漫抄》中记载:“李璟女,先嫁供奉官孙某,后为辽圣宗所获,拜为芳仪。”也有传言说她被赵光义纳为妃,后又被辽圣宗掳去。

  或许她这一生,还没来得及爱上什么人,就被这山河凋零的乱世,折磨得没有了生机。宋太祖也好,辽圣宗也罢,不过是她生命中匆匆过去的流星,永久陪伴她的只有孤独,以及她永宁公主的回忆。

  生男自有四方志,女子哪知出门事?

  君不见李陵椎髻老穷边,丈夫漂泊尤堪怜。

  ——《芳仪怨》节选

  她是女子,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里,做不到征战沙场,只能随波逐流,在寂寂宫廷里,过着不得已的岁岁年年。

  宋朝北都教官晁补之感怜其身世浮萍,特做一首《芳仪怨》(又称《芳仪曲》),来纪念这位传奇公主,流离的一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8897.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