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因为文采出众而出名的薛道衡,为何没能善终?

作者:  时间:2022-03-31 08:00:29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4 

  薛道衡,字玄卿,隋朝时期大臣、诗人,因为才华出众而享有盛名,在隋朝诗人中艺术成就最高,最后也因为才而丧命。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垂柳覆金堤,蘼芜叶复齐。

  水溢芙蓉沼,花飞桃李蹊。

  采桑秦氏女,织锦窦家妻。

  关山别荡子,风月守空闺。

  恒敛千金笑,长垂双玉啼。

  盘龙随镜隐,彩凤逐帷低。

  飞魂同夜鹊,倦寝忆晨鸡。

  暗牖悬蛛,空梁落燕泥。

  前年过代北,今岁往辽西

  一去无消息,那能惜马蹄?

  朝廷聚会上,隋炀帝突发奇想,要求众大臣以“泥”字为韵写诗。大臣们正苦思冥想之际,隋炀帝就已成诗,本以为自己会独得头筹,未曾想,还未搁笔,薛道衡也成就了一首《昔昔盐》,而且诗句既清俊飘逸,又不乏旖旎轻靡,传神的描绘出一个寂寞少妇,独守空闺,思念远方丈夫的情景。尤其是“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这一句,更是传神,这让在场众人都齐声赞叹。隋炀帝虽然也出口称赞,但其实内心早已是怒火中烧,嫉恨不已。

  自古“祸从口出”,果不其然,薛道衡的诗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为自己埋下了祸根,只是不自知。隋炀帝杨广自幼好学,喜读诗文,才华出众,但却并非大气之人。他曾说过:“人们都认为我是靠父祖的原因当上的皇帝。即使让我同士大夫比试才学,我还是天子。”足以见他的自负和不容人。聪明无比的薛道衡却到死都未能明白这一点,这就注定了他不幸的结局。

  薛道衡,字玄卿,河东汾阳人。虽生于官宦之家,但六岁时就父母双亡,不过这些都没有磨灭他学习的热情。13岁时,他因读《春秋左氏传》有感,作《国侨赞》一文,辞藻华美,他也因此在当时被称为奇才。

  他生于北方,诗文中有着北方壮士的粗犷和豪壮。西北凌厉的风雪燃起了他心中的激情,边塞漠漠的黄沙也催生了他的壮志,他的《出塞诗》犹如一首苍凉悲壮的边塞曲,寓意深沉,带着风沙的粗粝,携裹着胡笳的悲情。即使与后世著名的边塞诗人岑参、高适相比,亦不逊色半分。

  边庭烽火惊,插羽夜征兵。

  少昊腾金气,文昌动将星。

  长驱鞮汗北,直指夫人城。

  绝漠三秋暮,穷阴万里生。

  寒夜哀笛曲,霜天断鴈声。

  连旗下鹿塞,叠鼓向龙庭。

  妖云坠虏阵,晕月遶胡营。

  左贤皆顿颡,单于已系缨。

  绁马登玄阙,钩鲲临北溟。

  当知霍骠骑,高第起西京。

  寒夜里笛声哀怨,霜天下断鴈声声,在绝漠三秋的暮色中,烽火连天而起,将士们亦闻风而动。仿佛听到战鼓在漫天黄沙中轰鸣,厮杀声、马鸣声也在怒吼的狂风中不绝于耳。不知他是否亲临战场,但他的诗却让我们如置其中。

  薛道衡生于北方,却多次出使江南陈朝,江南迷离的烟雨,也不自觉侵入他的诗中。因此,他的诗不仅有着北方的粗犷与豪迈,亦有着江南的细腻与柔媚。

  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

  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人日思归》

  昔时应春色,引渌泛清流。

  今来承玉管,布字改银钩。

  ——《咏苔纸诗》

  流火稍西倾,夕影遍曾城。

  高天澄远色,秋气入蝉声。

  ——《夏晚诗》

  他的这几首诗宛转轻柔、平淡质朴,又有着说不出的清新淡雅、超凡出尘,完全看不到《出塞诗》中那种北方风沙的痕迹,仿佛他本就来自江南,来自那小桥流水畔,曲榭回廊间。

  这就是薛道衡的诗,虽未完全摆脱六朝文学的浮艳绮靡,但却自有一份刚健清新的气息。他和卢思道齐名,成为隋代诗人中成就最高的诗人。《隋书》中讲:“江东雅好篇什,陈主犹爱雕虫,道衡每有所作,南人无不吟诵焉。”可见在文风极盛的南方,薛道衡的诗作也备受推崇。

  薛道衡不仅在文学上成绩斐然,也很有政治才能。他曾在北齐、北周任职,杨坚建立隋朝后,他又被任命为淮南道行台吏部郎,专掌文翰。在随从当时的晋王杨广、宰相高颎出兵伐陈时,高颎曾问他,“此次举兵,能否克定江东?”他的分析让高颎听完忻然叹服,说:“君言成败,事理分明,吾今豁然矣。本以才学相期,不意筹略乃尔!”

  然而就这样一位文韬武略之人,却并未能善终。他的耿直,还有他的才气,都成了他致命的弱点。隋炀帝杨广即位前后曾数次想拉拢他进入自己的阵营,但是,率真的他却看不上隋炀帝的为人,选择避开。这种“不识时务”之举让隋炀帝十分恼怒,终于在他写了一篇《高祖文皇帝颂》上奏时,让隋炀帝起了杀心。

  不知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但隋炀帝却从文中感觉到了讥讽的意味,他觉得薛道衡在用周幽王讽刺自己。他对大臣说:“道衡至美先朝,此《鱼藻》之义也。”《鱼藻》即《诗经》中一篇,通过歌颂周武王来讽刺周幽王。猜忌心极强的杨广怎能允许别人将自己与那个昏君相提并论。

  然而此时的薛道衡并未引起警觉,或许是他太高估了自己的在隋炀帝心中的地位,他仍然随心所欲而谈,甚至在一次争论中说:“向使高颎不死,令决当久行。”高颎则又是隋炀帝心中一颗永远无法拔掉的刺。他一次次地刺中隋炀帝心底的隐痛,终于他的死期到了。隋炀帝随便找个罪名,就将他逮捕入狱,并逼其自尽,一带英才就此陨落。

  据说,他死前隋炀帝还曾问他:“更能作‘空梁落燕泥’否?”是真是假,我们都已无从考证,但终究是他的才名害了他。真可谓是“成也因才,死也因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4893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