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历史上的嘉靖帝一生都经历了什么?他有哪些贡献?

作者:  时间:2022-04-30 10:20:18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4 

  嘉靖帝迷信方士,崇尚道教,不但将道教作为精神支柱,而且还作为治国的依据。为求长命,苦炼不老神丹,大量征召13、14岁的宫女,采补她们的处女经血,炼制丹药。为保持宫女们的洁净,她们经期时不得进食,只能吃桑叶、喝点露水。嘉靖帝多疑暴戾喜怒无常,鞭打宫女是家常便饭。宫女们终于忍无可忍,在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发动了“壬寅宫变”。接下来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一起看看吧!

  《明史·世宗本纪》对这件事记载的非常简单:

  冬十月丁酉,宫人谋逆伏诛。

  嘉靖时期,有一位太医叫许绅,在《明史·许绅传》中记载的比较详细:

  二十年,宫婢杨金英等谋逆,以帛缢帝,气已绝。绅急调峻药下之,辰时下药,未时忽作声,去紫血数升,遂能言,又数剂而愈。

  原来,谋逆的宫女之首叫杨金英。她们刺杀皇帝,离成功只差一点点。嘉靖帝当时“气已绝”,昏迷不醒,后来被许绅救了下来。

  事实上,嘉靖帝不仅绝处逃生,而且他又活了24年,在中国古代近500位皇帝中,嘉靖共在位45年,在位时间列第10位。

  壬寅宫变对嘉靖帝影响很大,从此他独居西苑,专心修道,开启了天子“不上朝”的序幕。虽然不上朝,但明朝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关于嘉靖帝朱厚熜,历史上争议很大。当年明月曾评价他是明朝最聪明的皇帝,孟森却认为他是一位昏君。

  海瑞也曾说“嘉靖嘉靖,家家干净”,历史上的嘉靖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本文笔笔者从正史出发,来讲述这位“奇葩”的皇帝。

  一、皇嗣和皇子的区别

  自明太祖朱元璋建立大明以来,明朝皇位有过三次不正常的传承,第一次是靖难之役后,朱棣取代侄子朱允炆。第二次是土木堡之变后,朱祁钰取代哥哥朱祁镇(8年后明英宗复辟)。第三次便发生在本文的主角朱厚熜身上。

  当年,明英宗朱祁镇发动夺门之变后,取代了弟弟朱祁钰。八年后,英宗崩,传位于长子朱见深(明宪宗)。朱见深死后传位于三子朱祐樘(明孝宗),朱祐樘[chēng]是明朝历史上少有的明君,创造了“弘治中兴”,同时,朱祐樘是史上罕见地坚守“一夫一妻制”的帝王,他的后宫之中,除了张皇后,并无其他嫔妃,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朱祐樘的子嗣十分单薄。

  朱祐樘有两个儿子,都是张皇后所生,其中次子朱厚炜生下来便夭折了,膝下仅有长子朱厚照(明武宗)这一个儿子。朱厚照登基后,平定了宁王之乱,不料31岁那年便病逝了,没留下子嗣。

  对于明武宗朱厚照,历史上对他误解较大,本文不评价朱厚照。通过以上介绍,笔者想告诉大家两点:

  第一,明武宗朱厚照没有儿子;

  第二,明武宗朱厚照没有亲兄弟。

  所以,到了明朝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明武宗朱厚照驾崩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古代皇位传承,要么是“父死子继”,要么是“兄终弟及”。明武宗没有儿子,也没有兄弟,皇位该传给谁?

  历史记载,明武宗朱厚照是在平定宁王之乱后,回京的路上感染肺炎而死,从生病到死亡,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他起初并不认为自己战胜不了病魔,当意识到自己无药可医时,已经来不及过继子嗣。明武宗也不是糊涂人,根据《明史纪事本末·卷五十》记载:

  武宗无子,临崩遗诏曰:“朕绍承祖宗丕业,十有七年。有孤先帝付托,惟在继统得人,宗社生民有赖。皇考孝宗敬皇帝亲弟兴献王长子厚熜,聪明仁孝,德器夙成,伦序当立……”

  也就是说,明武宗朱厚照临终前,知道自己死后皇位传承会很尴尬,于是留下遗言,叔叔(兴王朱祐杬)的儿子朱厚熜是和自己血脉最近的宗亲,“伦序当立”。这件事最终通过张太后的准允,大臣紧急磋商后,连忙派人去接朱厚熜。

  朱厚照为何要把皇位传给朱厚熜呢?有两个原因。

  第一,明武宗朱厚照和朱厚熜是堂兄弟,朱厚熜的父亲朱祐杬是朱见深的第四子,因明孝宗朱祐樘是朱见深的第三子,因此,朱祐杬这一脉和明武宗血脉最近。

  第二,朱厚熜的哥哥早夭,他是朱祐杬的独子,早早就被立为兴王世子,明武宗去世去世前,朱厚熜早已继承了兴王爵位。

  注意,明武宗在遗言中 ,只是说朱厚熜“伦序当立”,意思是让朱厚熜来当皇帝,但没有说让朱厚熜以什么身份来当皇帝。又因为事态紧急,内阁首辅杨廷和紧急写下诏书,就派人去接朱厚熜,也没有意识到这个漏洞,这就被朱厚熜钻了空子。

  明武宗驾崩后,张太后和杨廷和派大学士梁储,礼部尚书毛澄等人前往安陆接兴王朱厚熜来京城即位,朱厚熜接受众人叩拜后,辞别母亲蒋氏,立即启程。

  在从安陆到京城的路上,朱厚熜早已下定决心,他决不能做海昏侯刘贺,而是要做一个不受任何人掣肘的帝王。

  听说新皇帝快到京城了,大臣们都准备迎接,不料,接下来出了大问题。礼部让朱厚熜以“皇太子”之礼入宫,朱厚熜却质问道:

  “遗诏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出自《明史·世宗本纪》)

  包括首辅杨廷和在内,都认为,朱厚熜既然来继承皇位,当然要以明孝宗之子、明武宗之弟的身份继位。但是,朱厚熜却说:遗诏上没有这么说,我是来当皇帝的,不是来当别人(孝宗)儿子的。

  大家就僵持在了那里,杨廷和让朱厚熜从东华门进皇城,朱厚熜偏要从大明门入。在明朝,东华门是皇太子的入宫路线,而大明门则是南大门,是“国门”,是天子入宫的地方。

  朱厚熜最后撂了一句话:不让我从大明门入宫,我就回安陆继续当藩王,这皇帝我不当了。

  开玩笑,遗诏都宣读了,大臣也都磕过头了,说不干就不干,巍巍大明朝,岂不沦为笑柄?但朱厚熜不管这些,他不在意大明朝有没有颜面,他只在意自己的利益。最后,张太后觉得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决定让一步,先上皇帝登基再说。于是,朱厚熜从大明门入宫,正式登基为帝,改明年为嘉靖元年。

  这一年朱厚熜仅仅15岁,他不仅仅是聪明,还很狡猾。

  二、大礼议和小心思

  因明清以来,大多皇帝只有一个年号,因此习惯把该皇帝的年号代指该皇帝,例如,用“康熙”代指玄烨。同样,对于朱厚熜来说,后人习惯称之为“嘉靖”。

  嘉靖一朝,影响最广的事件,莫过于“大礼议事件”。这件事的根本,不仅仅“皇考”和“皇叔”之争,还有嘉靖帝的小心思,因为他要摆脱其他人的掣肘。

  嘉靖登基后,立即召集礼部大臣,让礼部商议自己生父朱祐杬的封号。内阁首辅杨廷和、礼部尚书毛澄等人认为,明孝宗朱祐樘一脉本是大宗,朱祐杬一脉是小宗,如今嘉靖以小宗入继大宗,必然要尊生父朱祐杬为“皇叔”,尊明孝宗朱祐樘为“皇考”。杨廷和甚至以北宋宋英宗“濮议”之例来劝嘉靖帝。

  可是,嘉靖一口咬定,遗诏上明明说的是“嗣皇帝位”,既然自己是皇帝,那就可以尊生父为皇考。换句话说,他是以明宪宗朱见深之孙的身份继承皇位的,并不是以明孝宗朱祐樘的儿子身份继位的。嘉靖不仅要尊父亲朱祐杬为皇考,还要尊母亲为太后。

  礼部尚书毛澄当然不同意,他带领60多位官员集体向嘉靖发难。根据《明史·毛澄传》,毛澄说:

  “自称‘侄皇帝’名……有异议者即奸邪,当斩。”

  毛澄坚决让嘉靖在生父面前称“侄”,还放下狠话,如果有人提出异议,得而诛之。

  如此一来,皇帝和大臣互不相让,形成僵持的局面。这期间,杨廷和、毛澄也曾放低姿态,做出部分妥协。例如,毛澄提出,只要嘉靖将来生下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延续明朝宗庙,第二个儿子就可以继承生父朱祐杬一脉的香火。但这个建议和嘉靖所欲相差甚远,嘉靖只是不想“委屈”生父,不是担心生父会断绝香火。

  为了达成目的,嘉靖也曾想试图安抚杨廷和、毛澄等人,例如《明史·杨廷和传》记载:

  然每召廷和从容赐茶慰谕,欲有所更定,廷和卒不肯顺帝指。

  嘉靖多次召杨廷和入宫,赐他喝茶,好生劝慰,希望杨廷和能够给自己一个面子,可惜,杨廷和“不肯顺帝指”。嘉靖还曾派人贿赂毛澄,结果毛澄也不给面子。

  既然皇帝和大臣拗上了,聪明的嘉靖帝当然明白,自己不能输,若是自己输了,以后还不任凭这帮文官拿捏?所以,他要一步步逼大臣们让步。具体来说,嘉靖一共走了三步:

  第一步,投石问路。嘉靖利用张璁来造势,张璁是新科进士,没有后台,没有关系,他利用大礼议事件,想抱嘉靖的大腿。在嘉靖和大臣们争论不休时,他曾提出“继统不继嗣”的说法,得到了嘉靖的青睐。

  张璁的观点是:杨廷和把嘉靖和宋英宗比较,根本站不住脚。宋英宗是宋仁宗的养子,早已有了“养子”的名分。而明孝宗朱祐樘从来没有抚养过嘉靖一天,嘉靖一开始就是明孝宗的侄子,再加上先帝遗诏上也没有说让嘉靖过继给明孝宗,所以,嘉靖帝尊生父为皇考,一点问题都没有。

  张璁不仅建议嘉靖尊生父为皇考,还建议追尊生父为帝。嘉靖帝看到张璁的奏折后,大喜:

  “此论出,吾父子获全矣!”

  但张璁的势力毕竟很小,嘉靖还需要做第二步。

  第二步,敲山震虎,嘉靖派人到安陆迎接生母蒋氏来京,他以皇太后的礼仪迎接生母。当时,朱祐樘的张太后仍在,嘉靖这么做,遭到杨廷和等人的强烈反对,不料,嘉靖又撂挑子了,《明史纪事本末》云:

  帝闻之,涕泗不止,启慈圣皇太后,愿避位奉母归,群臣惶惧。

  嘉靖向张太后哭诉,说自己宁愿不做皇帝,也要做一个孝子,如果大臣不同意他的请求,他就跟母亲回安陆。大臣们见状,惶恐不已。

  换句话说,嘉靖以“孝道”为掩护,以“辞去皇位”为威胁,逼张太后和杨廷和等人就范。最终,果然达到了目的。

  其实,嘉靖能以太后之礼把生母接到皇宫,就证明文官们已经输了。

  第三步,釜底抽薪。嘉靖三年正月,朱厚熜利用张璁等人,持续为自己造势,然后提出追尊生父朱祐杬为皇考兴献帝。杨廷和抗议无效,提出告老还乡,嘉靖竟然毫不挽留。如此以来,文官集团又弱了一分。

  三月,嘉靖追封朱祐杬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注意,清朝时期,光绪尊生父奕譞为“本生皇考醇贤亲王”,其实“本生”二字,仅仅代表二人乃生物学父子,其本质上还是委婉承认嘉靖过继给了明孝宗的,所以,嘉靖认为自己已经让步了。

  但大臣们还是不同意,由于明世宗颁布谕旨的时候,正逢早朝,百官便在文华殿门口跪着请嘉靖收回成命,杨廷和之子、“明朝三大才子”之一的杨慎更是呼吁:

  国家养士一百五十年,坚守节操大义而死,就在今日。(出自《明史》)

  于是就发生了著名的“左顺门案”。

  嘉靖在文华殿外听到大臣们哭声震天,命太监传旨,让大臣们退朝。大臣们哪里肯退。正值七月,烈日炎炎,大臣们伏地不起,试图胁迫嘉靖屈服。嘉靖忍无可忍,命锦衣卫逮捕。结果双方酿成冲突,贬官、杖责、下狱的官员,多达上百人。

  大礼议事件历经三年,嘉靖帝软硬兼施,步步紧逼,最后不惧威胁,以雷霆的手段强行结束,终于达成所愿。(到了嘉靖十七年,嘉靖把朱祐杬供奉在太庙之上,位于明武宗之前。这就意味着,嘉靖取得了最终胜利。)

  大礼议事件的结束,明武宗时期的旧臣损失大半,嘉靖在大明朝的地位根深蒂固,文官集团的“风骨”不存。

  三、求仙问道不上朝

  公平地说,嘉靖在位的前几年,除了“大礼仪之争”外,在其他方面还是做出一些成绩的。例如,嘉靖改革弊政,为明武宗时期的许多冤案平反。他还大赦天下,减免百姓田赋。明武宗时期,百姓欠朝廷的税赋较多,嘉靖一纸诏书,将这些欠款全部豁免。

  很多人认为,嘉靖初年的诸多政绩,是靠明武宗留下的旧臣,例如杨廷和等人推行的,另外,嘉靖赦免罪犯、减免税赋,有收买人心之嫌。

  但笔者认为,评价一个人,不能诛心,不管嘉靖出于什么目的,他只要为百姓做实事,就要认同他的这份成绩。

  嘉靖皇帝是极为聪明之人,他坐上皇帝的宝座后,很快发现宦官权力太过强大,而且厂卫的职权太过泛滥。于是,嘉靖开始约束宦官,抑制司礼监的权力,并且明确了厂卫和法司的职权。另外,嘉靖还做了两件意义重大的事情:

  第一,明确改革外戚封赏制度。明朝自仁宣之治以来,对外戚多有封赏,有的外戚没有功劳,仅凭身份就能获得世袭爵位。嘉靖认为这不合理,他规定,明朝的外戚的爵位“令其一人终身,其子孙不得再承袭爵位”,可以说意义深远。

  第二,嘉靖整肃科举制度,推行三途并用。所谓“三途”,即举荐、征辟、科甲三种不同的人才选拔方式,让明朝的人才遴选更加灵活。

  所以说,嘉靖最初执政的几年里,也是一位有作为的君主。《明史》云:

  (世宗)御极之初,力除一切弊政,天下翕然称治。

  纵观历史,几乎所有在位时间较长的帝王,晚年都会出现怠政的情况。纵然如汉武帝、康熙这样的皇帝,也不例外。但是,嘉靖却例外了。

  笔者说嘉靖例外,并不是说嘉靖没有怠政,而是说嘉靖没有到晚年,就提前怠政了。

  在大礼议事件之后,嘉靖为了宣扬自己的正统地位,一方面有黑化明武宗的嫌疑,另一方面也想用道教来神化自己。他迷信方士,崇尚道教,是中国历史上,除了宋徽宗外,第二位给自己加封道号的皇帝。

  嘉靖给自己取的道号为“万寿帝君”,希望通过吞食丹药来延长自己的生命,这样,他就可以有更长的时间来掌控大明朝。

  明朝也不是没有“明白人”,例如,太仆卿杨最就上书斥责皇帝求仙之荒谬,结果嘉靖大怒,差点将杨最活活打死。此后,大臣们再不敢劝阻。嘉靖为了遂自己的愿,对于那些进献道士和丹药的大臣,多有封赏。大臣们闻风而动,为了谄媚皇帝,纷纷寻找方士,引荐入宫。

  嘉靖聪明归聪明,但没有用在朝政上。

  在嘉靖朝,有一个词叫“青词宰相”,“青词”是道教举行斋醮仪式的时候,烧给天界的奏文。当时的内阁成员,例如严嵩、李春芳、郭朴等人都擅长给嘉靖写青词,因此才有了“青词宰相”这个称呼。明朝中后期“非翰林不入内阁”,作为内阁宰辅,都是十年寒窗的进士,饱读诗书,最后却都把精力用在写青词上,果然是“学有所成”,充满讽刺。

  本文开篇提到的“壬寅宫变”,杨金英等宫女冒死要勒死嘉靖,可能和修道有关。不过,正史上对于宫廷秘闻一直很少记载,人们只知道“壬寅宫变”的过程,却不知道具体原因。

  根据《交泰殿之谜》《紫禁城》等野史记载,嘉靖听信方士之言,要用少女的经血炼丹,严重摧残宫女的健康,宫女们才铤而走险,酿成“壬寅宫变”,不过这是野史。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

  宫婢杨金英等谋弑伏诛,帝曰:“朕非赖天地鸿恩,遏除宫变,焉有今兹!朕晨起至醮朝天宫七日。”

  意思是说,“壬寅宫变”后,嘉靖认为,自己之所以没死,全靠道君保祐,接下来对修道更加沉迷。从此,嘉靖几乎每天都身穿道袍,专心在西苑修道,把朝政都交给内阁和司礼监来打理。

  但需要说明的是,嘉靖虽然不上朝,甚至不见大臣,但他对明朝的掌控并没有减弱,他控制身后的东厂和锦衣卫,大臣们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

  不上朝、不出席典礼、不见大臣,一心修道,却能牢牢掌控皇权,嘉靖的智商是顶级的。可惜,再聪明的帝王,如果不勤于政务,也一样会辜负锦绣山河。

  所以,到了嘉靖中后期,一方面朝廷奸臣辈出,另一方面因为嘉靖大修土木,不管百姓死活,明朝民生凋敝,财政吃紧。帝国的经济,已面临崩溃。

  四、南倭北虏受不了

  由于长时间的怠政,再加上严嵩等贪官常年把持朝政,贪腐成风,明朝边事废弛,倭患渐起。在嘉靖年间,有“南倭北虏”之说。从嘉靖二年开始,东南沿海开始发生倭寇之乱,此后数十年,倭寇不断袭扰明朝。《明史》云:

  秋七月乙巳,倭陷南陵,流劫芜湖、太平。丙辰,犯南京。

  嘉靖三十四年,仅有53人的倭寇团伙从浙江绍兴登岸,先后洗劫了浙江、安徽、江苏等地,最后还攻破了几个县城,在大明朝的国土上横行80多天。明朝先后有四五千名士兵死于这帮倭寇之手。

  但由于朝廷在财政等各方面支持不足,再加上倭寇机动性极强,嘉靖长时间都没能摆脱倭患。

  嘉靖后期。俞大猷、戚继光等将领的出现,才逐渐荡平倭寇。

  如果说一个倭寇之乱就足以让嘉靖头疼的话,那么,北方的鞑靼兵乱,就让嘉靖更加寝食难安了。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经过洪武、永乐两朝对蒙古持续用兵,蒙古各部落被大明朝打得苟延残喘。到了明朝中后期,由于国力衰弱,明朝对蒙古的策略变为消极防御,这样一来,明朝将领和蒙古人之间冲突不断。嘉靖三年,“大同兵变”爆发,十四年,又爆发“广宁兵乱”。这时,蒙古的鞑靼部落日益强大,他们拥兵十万,不断冲击明朝的防线。《明史》记载:

  (嘉靖十九年)辛亥,吉囊寇大同,杀指挥周岐。夏六月辛巳,瓦剌部长款塞。秋七月癸卯,吉囊入万全右卫……(嘉靖二十二年)春,俺答屡入塞。秋八月,犯延绥……冬十月,朵颜入寇,杀守备陈舜。

  在蒙古铁骑下,大明王朝腐败的边防,就像是筛子一样,被人打穿一次又一次。到了嘉靖二十九年,鞑靼人为了逼迫明朝互市贸易,再次率兵攻打大同,大同总兵张达战死。新上任的大同总兵仇鸾十分惶恐,竟然出重金贿赂鞑靼人,希望鞑靼部落能够绕过大同,改由其他地方入侵明朝。

  随后,鞑靼可汗果然“信守承诺”,放弃大同,一路向东,改由古北口入侵,他长驱直入,杀掠明朝百姓无数。他们在怀柔和顺义连续杀掠八日,明朝兵马一触即溃,直到鞑靼人收获满满,又得到明朝互通贸易的承诺后,才高傲地退兵。这就是著名的“庚戌之变”。

  南倭北虏,民不聊生,皇宫中的那位“道士”,还在犹在地求仙问道,享受生活。

  五、堕落四十五年

  嘉靖是一位非常在意个人享受的帝王,他虽然专心修道,却嫔妃无数。史书记载,嘉靖共有4位皇后、3位皇贵妃、3位贵妃、41位妃、31位嫔,再加上其他不在册的低位份的嫔妃,嘉靖的后宫嫔妃总数,至少在200人以上。

  除此之外,嘉靖特别喜欢给自己“盖房子”。严嵩任首辅期间,嘉靖先后建造了20多处斋宫秘殿,每次建造宫殿,都要耗费二三百万两,匠人数万,明朝国库本就紧张,再加上严嵩等人中饱私囊,这些沉重的负担,最终还是要明朝百姓来买单。所以,海瑞说:“嘉靖嘉靖,家家干净”,不是没有道理的。

  嘉靖四十年,嘉靖居住的永寿宫发生火灾,他被迫搬到玉熙殿居住,他觉得玉熙殿没有之前的永寿宫宽敞,便萌生了新建宫殿的想法。嘉靖于是问徐阶的意见,徐阶认为重修永寿宫很有必要。嘉靖大喜,正好当时他准备收拾严嵩父子,因此加封徐阶为少师,不久担任内阁首辅。

  嘉靖选徐阶,不是因为徐阶能做好大明朝的首辅,而是因为徐阶能服务好自己。

  毛主席曾评价嘉靖:

  “炼丹修道,昏庸老朽,坐了四十几年天下,就是不办事。”

  笔者认为,嘉靖非常聪明,但是,他把所有的聪明都用在了自己的私欲上。

  嘉靖帝的大礼议事件,本质上是为了给自己的父亲争取名分,是为了自己;

  嘉靖帝大兴土木,本质上是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是为了自己;

  嘉靖帝修道炼丹,本质上是为了让自己多活两年,有更多的时间掌控朝堂,是为了自己;

  嘉靖帝通过厂卫控制朝堂,不放过任何一个操纵群臣的机会,本质上是他想让自己的权力更加稳固,还是为了自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2602.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