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汤斌在历史上是何形象?他的谥号是怎么来的?

作者:  时间:2022-05-07 04:00:37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1 

  文正是中国古代谥号,在唐朝以后是每个文官梦寐以求想得到的。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提到“文正”,曾国藩“曾文正公”便脱口而出,但是,曾国藩虽然被称为是文官中的“完人”但后世对他的争议一直未断。

  其实,在清朝278年的历史里,一共有8位文臣被谥“文正”,这8位大臣中,第一个得此谥号的,便是汤斌。而汤斌和曾国藩不同,他被谥“文正”可谓名副其实。

  一、汤“青天”

  《清史稿》记载

  汤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明末流贼陷睢州,母赵殉节死,事具明史列女传。父契祖,挈斌避兵浙江衢州。顺治二年,奉父还里。

  汤斌有一个不堪回首的童年,他的母亲是位刚烈女子,因深陷流寇作乱,殉节而死,因此在《明史·列女传》中留名。汤斌生于明末,国破家亡他都经历过。

  纵观历史,许多优秀人物年轻时,总是千磨万砺。汤斌渐渐长大,亲眼见证了李自成大顺政权的崛起,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和明朝的灭亡。只有贴近底层,目睹百姓疾苦,才有可能产生一颗“为万民请命”的悲悯之心。汤斌与魏象枢看透了明亡的本质,这才立下为民请命,为百姓做好官这样的中正志向。

  顺治九年,时年25岁的汤斌,中进士,正式开始踏入仕途,授从七品国史院检讨。在此期间,汤斌不仅一起陪着顺治读过书,还给三阿哥玄烨(后来的康熙帝)讲过课。在康熙的印象中,汤斌的学问一直是极好的。

  据《清史稿》记载,汤斌仅在中进士的第三年,便做了正四品的官员,这个晋升速度令人咂舌。当时,顺治以其“品行清端,才猷瞻裕”提拔其做了正四品的陕西潼关道员,足见汤斌之不凡。

  道员,即道台,主管一方行政,介于巡抚和知府之间,也算是一方封疆“大吏”,正式上任陕西潼关道员那一天,汤斌便做了一件有趣的事。

  按照清朝的官吏,封疆大吏到地方上任,每到一个地方,地方官员是要根据其品秩,亲自迎接,再将他八抬大轿请到所在衙台,聆听训示的。因此,这也成为不少地方官员,向上司溜须拍马的绝佳机会。许多靠贪腐拍马上位的地方墨吏,往往会搜刮民脂民膏,在长官到了之后,除了基本的官场迎接,还会特意备下珍馐海味为之接风洗尘,再赠之以重礼。

  因此,汤斌上任那一天,直接让仆人买来三匹蹩脚老骡子,一匹自己骑,一匹给仆人,还有一匹,拉了些简单的衣物便朝陕西颠簸而去。一路上,地方官员一看,都认为他是个路人,莫说接风洗尘,连正眼看他一眼都没有。等到汤斌与仆人抵达潼关时,与守关的把总陈述了自己的身份,想让把总带着他到道员衙台,把总却笑话他:“我瞅着你们二人,和那三匹瘦驴,也没啥区别,放到滚水里,也煮不出官味来啊!”

  汤斌拿出了上任官印与任命书,这才让把总大吃一惊。这样轻车简从的大官,他还是第一次见,便代为安排地方官员到其衙台述职。许多官员初次见面便知道,这位长官不好对付。

  宋仁宗时期,名臣包拯以铁面无私,不畏强权,一心为民办案申冤而被冠以“包青天”享誉海内。汤斌在任九年,一直恪尽职守,清廉刚正,同时大力打击地方贪官污吏,一心为百姓做了不少利在民生的实事,在百姓之间,亦有“汤青天”之称,颇受百姓爱戴。

  二、幸与不幸

  封建社会的官员,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丁忧”,一旦家中父母去世,官员需要回乡守孝三年(其实是27个月 ),在这期间,他的官职要到吏部核销,等三年守孝期满,重新到吏部报道,等待安排新职位。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汤斌是极其“不幸”的。因为在康熙三年,汤斌的父亲去世了,他丁忧归家。当时康熙帝年纪尚幼,虽然汤斌曾教过自己,但三年不闻其名,康熙很快便将汤斌忘记了。

  等到汤斌丁忧结束,到吏部报道时,吏部一些人听闻汤斌为官太过清廉,对待同僚太过严苛,便没有给汤斌安排好的岗位。就这样,汤斌被放任了15年。

  说汤斌无意仕途,那是假的。但汤斌性格耿直,他不愿托关系走后门,于是就一直被吏部“冷落”。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段时间对汤斌来说尤为重要。因为,纵观历史,凡是被谥“文正”的官员,除了他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外,在文学、理学上还要有一定的造诣。汤斌恰好趁这些年,在学术与思想开始有了更加长足的进步,开始学习理学,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一方法论。汤斌尤为推崇明朝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并为其日后从政所学经世致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王阳明认为:“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康熙十八年,康熙下令举行博学鸿儒科考试,为国家选拔出色的人才,汤斌欣然应试,一举拔得头筹,康熙看到汤斌的名字,这才想起当年的这位老师,于是,汤斌再被选为翰林院侍讲,享五品秩。

  此时,康熙已经26岁,且帝王养成,百官咸服。在翰林院供职的汤斌,学识颇受康熙赏识,不仅时常向其垂询经史学识,还让他一起负责太子胤礽的蒙学。

  三、豆腐,豆腐,豆腐

  汤斌最令人啧啧称道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是其离开江苏赴京上任礼部尚书时,江苏百姓为其罢市三日,在街边小巷焚香而拜,为其送别祈福,震惊朝野。

  第二件事是汤斌素有“汤豆腐”之称,为官两袖清风,死的时候只有俸银八两,连棺材板都是朋友凑钱为其买的。

  那么,汤斌到任江苏巡抚时,到底做了哪些大好事,才会让百姓如此爱戴呢?曾先为一方封疆大吏,再为京官重臣,死时却仅有2两俸银,其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清史稿·卷二百六十五》:

  江宁巡抚缺,方廷推,上曰:“今以道学名者,言行或相悖。朕闻汤斌从孙奇逢学,有操守,可补江宁巡抚。”

  康熙二十三年,汤斌已被任为内阁学士,辅助康熙处理国政,备受信赖。当时,江苏巡抚位置空了出来,吏部开始遴选推荐合适的官员。

  当时,江南一带民风奢华,百姓不事农桑,官员到任,极易沾染地方萎靡奢华之风,成为贪官墨吏。康熙认为,必须选择一位品行操守与能力俱是上佳的官员才行,于是选中了汤斌,对内阁说:“今京官为道学者,或知行不一。朕久闻汤斌师于孙奇逢,德操俱佳,知行合一,或可补江宁巡抚!”

  等到汤斌准备离京赴任的时候,康熙又赐其鞍马一、表里十、银五百。复赐御书三轴,曰:“今当远离,展此如对朕也!”

  意思是对汤斌说,你以后应当时常看着我给你写的字,用来警醒自己,为民做事。

  汤斌初任江宁巡抚时,便遇到了第一个大难题。

  上一任江苏巡抚余国柱,乃是权臣明珠的党羽,他并不是一个好官,在任期间,只一心想着欺上瞒下,升官发财,对真正事关地方民生的要事,多有敷衍,这让百姓苦不堪言。

  当初淮安、扬州两个地方闹水灾,实际上所积洪涝,已经无法耕种水稻粮食,然而余国柱却为了按时足额收缴赋税,对上粉饰政绩,对下抽丝盘剥,仍旧向朝廷上奏“淮安、扬州两地的田还可以耕种,明年应当照例征收赋税。”使得百姓怨声载道,夹道而哭。

  汤斌上任后,听说了此事,第一时间便赶赴淮安、扬州实地考察,发现水位虽已退去,但是泥田还是没有露出来,让百姓耕种粮食,隔年上缴赋税粮食,无异于把人架在火上烤,于是上奏康熙,废除了此前余国柱的建议。淮安、扬州两地的百姓听到赋税免除的消息,知道这是他们新上任巡抚汤斌的功劳,纷纷对其感恩戴德,很多百姓自发至巡抚衙台,叩谢其恩情。

  当时,因为康熙对江苏百姓民风奢侈,商农本末倒置的刻板映像,因此朝廷对江苏征收的赋税是最多的,达到了惊人的六百万两白银。然而,朝廷累加在江苏百姓身上的田赋、丁银,数额太大且年限太短,这逼得很多百姓没有办法,索性顶着获罪的罪过,开始放任自流,破罐子破摔。很多地方官员,也自知无法改变这一现状,也顶着政绩不达标被革职查办的风险,消极怠工。一时之间,江苏官员百姓一派颓丧萎靡景象,汤斌又上奏康熙,将田机、丁银,像往年的漕粮一样,给出一个合理的数目,分年征收。

  朝廷新的赋税政策一下来,江宁的百姓一片欢呼,大呼汤斌为“汤青天”,许多人更自发为其建了生祠,日日为其焚香祈福,祈祷汤斌身体健康,在江苏任上久一点儿。

  汤斌为民与做官,大抵如此,对自己更是严于律己。

  堂堂一方封疆大吏,二品江苏巡抚,却有“汤豆腐”的称谓,因为其在任时,十分清廉,对吃穿极不讲究,十分朴素。汤斌的一位门生到他家中作客,发现汤斌家中一贫如洗,一日三餐没有肉,最好的菜竟然是豆腐。早上吃臭豆腐,中午吃豆腐,晚上还要喝豆腐汤。

  汤斌曾多次和身边人分享吃豆腐心得说:“豆腐是最好的,既有营养,又平价。干了可以焖豆腐,稀了便是豆腐脑,臭了便是豆腐乳,还可以做臭豆腐,实在再好不过。”

  当时,许多地方官员都以为自己的长官江苏巡抚,是一个可以大捞油水的肥差,因此对汤斌的表现,十分狐疑。

  一次,汤斌翻阅核对府里的花销,却突然看到某月某日府里买了一只鸡,可自己却毫无印象,于是训斥仆人:“这只鸡,到底是谁买的?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仆人只得跪着哆哆嗦嗦地说是少爷买的。汤斌听罢,当即喊来自己的儿子。恰巧地方官员去述职,于是见到汤斌指着其儿子破口大骂:“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是你老家河南睢州么?你以为这里的一只鸡,和你在老家一样便宜么?下次要再想吃鸡,滚回老家去!男子汉不吃些苦头,嚼些青菜豆腐菜根子,不学着过苦日子,以后如何安身立命,为民请命?”

  这番话一出,不仅让其跪着的儿子连连认错,连顺带站着的官员后背也发凉。汤斌的清廉,很快让江苏官民深信不疑,受人尊崇。

  四、八两银子

  康熙二十五年,汤斌在江苏任上,以其清廉为民,使得百姓安居乐业,已经干出了名声。皇帝准备为太子胤礽选取辅导大臣,于是看中了汤斌,调其回京城任礼部尚书,詹事府詹事,辅导太子治学监国。《清史稿》云:

  二十五年,上为太子择辅导臣,廷臣有举斌者。

  康熙二十六年五月,大旱。按照古代封建迷信认为,只有上行不仁,才会天降惩罚。如因洪涝、大雪等造成灾难,都属于天谴,主君政,皇帝是要反省自身,降下“罪己诏”的。

  而类似于地震、大旱、蝗灾、粮食欠收等,主臣政,大臣是要第一时间揽下责任,反躬自省的。

  因此,当灵台郎董汉臣呈上奏章指责大旱不雨时,言辞极为犀利,瞬间朝野人人自危,纷纷害怕被问责,引起朝政乱象,这让明珠十分惶恐,担心惹祸上身,指使大学士王熙上奏说:“董汉臣的言论,是市井小人的思想,应当将他斩立决,则谣言不攻自破,乱像可以得到遏制。”

  没多久,和明珠一伙的余国柱便找到了汤斌,希望其在皇帝面前,痛斥董汉臣的罪过,还说这是明相的意思,汤斌只能表面附和。

  果然,没多久,康熙便找来汤斌,就董汉臣之事,询问其意见。汤斌却说:“董汉臣是言官,天行有变,其上奏议论朝政,弹劾官员,正是其本职本分,实在没有处死的理由啊!对于此事,大臣们都碍于强权而不敢讲,只有董汉臣这样的小官敢讲,我们更应该反思啊!”

  于是,康熙赦免了董汉臣的罪过,汤斌却因此得罪了明珠、余国柱集团。

  汤斌在江苏巡抚时,曾张贴布告痛斥地方官员“爱民有心,救民无术”,此事很快被明党断章取义,摘抄出来上奏康熙,说这是汤斌在江苏巡抚任上时,对朝廷不满,诽谤朝廷,其心当诛,应当严惩。

  康熙又召见汤斌询问此事,然而汤斌却未加辩解,知道得罪了明党,诽谤便无休无止,只能说是自己在任时有很多错误,请皇帝惩罚。

  康熙大概知晓了汤斌的处境,只能对汤斌降下惩罚,将之闲置,汤斌开始致仕在家。

  一个月后,康熙得到惊天噩耗,汤斌因疾不治而终,享年61岁。

  据说汤斌去世时,因其一生清廉,且薪资多用来资助了穷苦百姓和灾民,死时可谓是家徒四壁,躺在一张硬板床上。家人要为其举办葬礼,找来找去却只找到八两银子。百姓知道后,无不夹道悲呼。

  一代大臣,奉献一生,功勋卓著,死时却依旧戴罪在身,没有受到皇帝的抚恤,连棺材板都是时任刑部尚书与内阁大学士的徐乾学买的,当真令人唏嘘。

  直到雍正年,汤斌入了贤良祠,而乾隆年间,乾隆更是感其德行,追谥其为清朝第一“文正”公,总算是对汤斌的一生盖棺定论,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3324.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