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历史上的魏舒有何作为?魏舒方阵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作者:  时间:2022-05-07 10:40:18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0 

  车战是以一乘战车和其附属的徒步的士兵为一个基本作战单位,在中国古代商周时期曾经是两军战斗的主要战法。让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到了战国时期,虽然还有文献以“万乘之国”形容秦国等,战车也没有退出历史舞台,但总体已经变革为以步兵为主,战争方式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么,从车战到步战的巨大革新,到底是如何出现的呢?本文就谈一谈魏舒开启的春秋军事变革。

  车战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夏朝

  1979年,在河南周口市淮阳区东南4公里的大朱村,考古专家发现“淮阳平粮台城址”,这是一座拥有完整陶质排水管道的上古古城,学者判断是太昊之墟、神农之都的古宛丘都城。在这座遗址中,专家还发现了车辙痕迹,距今至少4200年,说明当时已有车子。

  兵车始于何时,如今已经无法考证,但有学者推断,夏代已开始使用战车进行小规模车战。《吕氏春秋·简选篇》记载:“殷汤良车七十乘,必死六千人,以戊子战于郕,遂禽。推移大牺,登自鸣条,乃入巢门,遂有夏。”商汤灭夏时,使用的就是兵车,说明至少夏朝晚期已经出现兵车。

  到了商周时期,兵车越来越丰富,编制也越来越成熟。武王伐商时,“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说明当时作战方式是以兵车为核心,配以一定数量的甲士和步卒。根据周代史料记载,每一辆普通战车上正常编制为甲士三名,按左﹑中﹑右排列,左方甲士持弓、主射,是一车之长,称“车左”(又名甲首);右方甲士执戈矛,并有为战车排除障碍之责,称“车右”(又名参乘);居中的是驾驭战车的御者。与普通战车不同,主将的兵车,乘法比较特殊,主将居中,御者居左。根据《司马法》记载,春秋时期一辆战车3人,配备7名车下甲士和15名步卒,共计25人,因此根据当时一些著名战争中的兵车数量,大致能推算出参战兵力的总数。

  不过,兵车本身车体笨重,驾驭困难,尤其在狭小不平的地带劣势明显。而且,春秋之前往往都是堂堂正正的野外作战,但到春秋晚期变成了要塞战、攻城战,于是曾经野战主力的兵车,越来越不适应形势,越来越无用武之地了。

  车战变革:鱼丽之阵为之续航

  西周晚期,狄戎南下入侵,攻破了镐京,杀死了周幽王,之后狄戎长期困扰着中原各国。公元前714年,居住在郑国北方的山戎(上图,山戎遗址分布图),趁中原诸侯混战之际南下攻郑,当时“春秋小霸”郑庄公(下图,剧照)率军抵御山戎入侵,战争地点在河北的北部。

  所谓山戎(又称北戎),狄戎的一个分支,活动地区在今河北省北部,生活在燕山一带,史书记载,山戎以“射猎禽兽为生”,“随畜牧而转移”,以林中狩猎和放牧为主的游牧民族,非常彪悍可怕。《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唐虞以上有戎、猃狁、荤粥,居山戎巨手图腾于北蛮。”也就是说,在唐尧、虞舜的上古时代,在中国北方地区,可能就已有山戎一族,历史非常悠久。

  山戎以步兵为主,机动灵活。郑国兵车众多,但受制于崎岖的地形,郑军灵活度明显比不上山戎的。其实,一旦道路稍不平坦,以当时简陋木轮的兵车,也很容易损坏,因此当时队伍里都会带很多后勤人员,尤其是造车的木匠之类,随时修理车辆。于是,郑庄公担心山戎迂回突袭自己,说“他们是步兵,我们用战车,担心他们迂回袭击我们”,公子突针对山戎“轻而不整,贪而无亲,胜不相让,败下相救”的弱点建议,以一部兵力佯败诱敌,将郑军主力分作三部,埋伏于山戎军追击必经道路附近,最终郑庄公击败了山戎,史称“郑抗北戎之战”。

  虽然这一战打赢,但在于山戎的近战中,兵车碍于地形很难充分发挥,这给郑庄公刺激很大。不久之后,郑庄公改进了战车与配套步兵的排列方式,创造了“鱼丽之阵”。

  《左传·桓公五年》记载:郑庄公以“曼伯为右拒,祭仲足为左拒,原繁、高渠弥以中军奉公为鱼丽之阵。先偏后伍,伍承弥缝,战于儒葛。”简而言之,就是将步兵环绕战车进行疏散配置的一种阵法,尽量发挥步兵的作用,以战车冲阵,步兵环绕战车疏散队形,弥补战车的缝隙,有效地杀伤敌人。最终,在儒葛之战中,郑庄公打败周天子的联军,并一箭射穿周天子的肩膀。

  可以说,“鱼丽之阵”兼顾了机动性、防御性与杀伤性,是郑庄公对以往车战的一次续航改进。然而,在一些狭窄崎岖之地,“鱼丽之阵”还是无法解决兵车的缺点,于是春秋晚期的晋国魏舒开启了一项重要军事改革。

  魏舒方阵:开启中国步战时代

  春秋晚期,北方山戎多次劫掠晋国,于是晋国决定攻打山戎。公元前541年,晋国派魏氏家族家主、六卿之一的上军佐魏舒(又称魏献子),与上军将荀吴率军进攻无终(山戎国名)及和其他一些狄戎,双方在大原(今山西太原西南)相遇。

  山戎以步兵为主,晋军以兵车为主,但大原位于太行山区,山峦重叠,道路崎岖,地形险狭,环境明显更利于山戎作战方式。如果晋军以传统方式作战,即便战胜山戎,估计也会损失惨重。魏舒分析了敌我情况,认为“彼徒我车,所遇又厄,以什共车必克。困诸厄,又克。请皆卒,自我始”,大意是山戎步兵我军车兵,在山地作战,兵车机动困难,我军难以取胜,建议“请皆卒”,车兵都从战车上下来,不开车了,大家都当步兵。其中,或是因为思想固化,或是不愿丢掉贵族面子,荀吴的宠臣不肯舍车就步,魏舒当场把他斩首示众。

  魏舒的具体做法是“毁车以为行,五乘为三伍”,毁车是放弃车辆,下车结为步兵方阵。每一辆兵车上有3人,5乘就是15人,将这15人编成3个5人队,就是“五乘为三伍”。之后,将新编的若干5人队与原有轻装步兵合编,作为战斗的基本单位,使原来以两、伍、专、参、偏为编组的战车阵形,变成以前锋、后卫、左翼、右翼、前拒为编组的互相配合的步战阵形。(下图,魏舒方阵示意图)

  于是,晋军在和山戎开战之前,放弃了传统车战作战方式,破天荒地以步兵方阵迎战山戎,魏舒认为“困诸厄又克”,采用步兵克服了地形问题。擅长步战的戎狄军队,耻笑晋军的失常之举,但魏舒利用敌军的骄傲和麻痹,趁对方不备,便挥军出其不意地冲向敌人,在崎岖山路上机动快速的作战方式,让山戎措手不及,最终魏舒大败敌兵,取得了“大原之战”的胜利。

  需要说明的是,魏舒虽然临时变阵,首次进行纯步兵作战,但晋国经过上百年征战,早就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而且,晋军素质非常高,典故“好整以暇”说的就是晋军,更是严格执行春秋时期的“士不教、不得征”(必须经过训练才能征召参战)原则,想想上个世纪还有拉壮丁的现象,对比一下春秋时期对士兵的要求,后世对兵事的严谨态度退化的简直让人无语。另外,每一辆战车配备的22人步兵,以前是以战车为中心,但实际上也有一定的步兵方阵经验,只不过如今将3个车兵也改为步兵,因此在常年征战的经验与晋军高素质的情况下,魏舒临时变阵并不是考前抱佛脚。

  经过郑国、齐国、晋国、燕国的多次打击之后,山戎彻底没落,到了春秋末期被消灭掉,后来就不见史书记载。

  大原之战的胜利,《左传》总结的原因是“崇卒也”,就是崇尚步兵。关于魏舒方阵的历史意义,毋庸置疑,它春秋军事史上的重大变革,标志着中国战争方式从“车战”向“步战”的主流作战方式的根本转变,是车、步转变的划时代的标帜,之后步兵逐渐成为战争头号兵种。

  由于魏舒率先认识到步兵优于车兵,加之魏国山地众多,于是魏氏步兵很快天下闻名,战国初期的重步兵“魏武卒”更是雄霸天下,让魏国成为战国第一霸主。不过,在魏舒100多年后,同样是与狄戎作战,赵国一位君主认识到了胡服骑射的威力,于是一场军事变革又开始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334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