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祢衡为什么被叫做笼中鹦鹉?最后因为恃才傲物而被杀

作者:  时间:2022-05-12 21:20:20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1 

  祢衡,字正平,平原郡般县人,汉末名士,个性恃才傲物,最后因与黄祖言语冲突而被杀。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东汉末年,章陵(今湖北枣阳市南)太守府,宾客云集,热闹非凡。有宾客为凑趣,进献太守一只鹦鹉。鹦鹉乖巧玲珑,模仿人声惟妙惟肖。太守举杯恳请表情高冷独坐一隅的祢衡为鹦鹉作赋,“以娱嘉宾”。

  祢衡目睹鹦鹉虽竭力上下扑腾,却始终冲不出鸟笼,顿觉同病相怜。他“揽笔而作”,托物言志,抒写鹦鹉枉有“奇姿”与“殊智”,却身不由己被“闭以雕笼,剪其翅羽”,过着“顾六翮之残毁,虽奋迅其焉如”的囚徒生活。赋文“文无加点,辞采甚丽”,博得一片喝彩声。

  笼中鹦鹉,正是祢衡的真实写照。鹦鹉与祢衡的区别仅在于:鹦鹉永远只会拾人牙慧机械模仿,祢衡却是一只聒噪轻狂到令人厌恶的鹦鹉。

  (一)矫时慢物

  祢衡“少有才辩”,因“好矫时慢物(喜欢指摘时事、轻视他人)”而成为远近闻名的“毒舌”。建安初年,“许都新建,贤士大夫,四方来集。”年方弱冠的祢衡闻讯赶往许都,途中精心设计并制作出一张张扬个性的名片。在许都呆了一段时间后,他认为文人名士大多名不副实,达官贵人个个尸位素餐,于是更加自我膨胀,一副“空棺材——木(目)中无人”的骄横样儿。

  有人问他:“陈长文(陈群,出身望族“颍川陈氏”)、司马伯达(司马朗,出身河内士族,“司马八达”之一)名气如日中天,礼贤下士,您为何不去投靠他们?”祢衡一翻:“我祢衡岂能与杀猪卖肉之辈为伍!”

  有人问:“您认为荀文若(荀彧,名士)、赵稚长(赵融,汉灵帝时与曹操和袁绍等并列“西园八校尉”之一)如何?”祢衡嗤之以鼻:“荀文若长得还算帅,如果谁去吊丧,倒可以借他的脸使使;赵稚长就是一个光吃不干的主儿,只配去管厨房膳食!”

  祢衡心高气傲,目无余子,使得进京途中精心准备的名片始终藏在怀中,被磨得字迹漫灭。但是,人以类聚,他与孔融和杨修气味相投,结成莫逆之交,经常在人前称赞:“大儿(大儿与小儿在此为赞语,意为大丈夫、好男子)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余子碌碌,莫足数也!”孔融亦“深爱其才”,上疏把祢衡夸成一枝花,希望汉献帝授予他一官半职。汉献帝对祢衡的有所耳闻,“不肯!”

  (二)击鼓骂曹

  “击鼓骂曹”是京剧传统剧目中典型的意淫之作。剧中的祢衡把曹操骂得狗血淋头,迎合且满足了“拥刘倒曹”的粉丝们。可惜,击鼓骂曹根本就是“八十岁的老太太生孩子——没有的事儿!”祢衡击鼓是真,骂曹是假。

  孔融上疏无果,因“既爱衡才”,便多次向曹操举荐。曹操被他说动心,令其携祢衡进府相见。祢衡却因素来憎恶曹操,闻讯“自称狂疾,不肯往”,并多次大放厥词对曹操进行人身攻击。

  曹操憋了一肚子鸟气,“怀忿,而以其才名,不欲杀之。”他在无意中得知祢衡有“善击鼓”的才艺,马上想出羞辱祢衡的怪招:将其“召为鼓史(即鼓吏)”,在大宴宾客时,令鼓史们轮流上台击鼓献艺助兴。

  祢衡对曹操的用意心知肚明,见到鼓史们登台献艺前必须脱下衣物换穿专业服装,顿时计上心来。他故意直接上台,操起鼓槌献上一曲《渔阳》。他把满腔悲愤融入鼓曲中,“容态有异,声节悲壮,听者莫不慷慨(情绪激昂)。”

  曲终,他扔下鼓槌,“进至操前而止”,目不转睛与曹操对视。小吏呵斥他:“鼓史为何不换装,竟敢如此轻率进见!”祢衡等的就是这句话,“于是先解衵(rì,内)衣,次释余服,裸身而立”,慢条斯理取过鼓史服装穿戴整齐,再次登台擂鼓,面无愧色扬长而去。曹操尴尬地对宾客们笑道:“本欲辱衡,衡反辱孤。”

  孔融在宴会结束后找到祢衡,将其数落一番,并再次转达曹操求贤若渴的诚意。祢衡作沉思状,答应面见曹操。孔融急忙回禀曹操:“祢衡席间因受刺激导致疯病发作,才做出无礼之举。现在已清醒,后悔莫及,希望您给他个当面赔罪的机会。”

  曹操特令门卫,祢衡求见时要立即通报。可是,他等到明月东升,才等来门卫禀报:“外有狂生,坐于营门,言语悖逆,请收案罪。”曹操与孔融出门,只见祢衡竟然“着布单衣、疏巾,手持三尺棁杖,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曹操被彻底激怒,对孔融道:“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

  于是,祢衡被曹操派专人专车送到荆州刘表处。

  (三)侮慢刘表

  祢衡从许都出发前,旧友们如送瘟神般“供设于城南”,为他祭奠路神。众人相互告诫:“祢衡素来勃虐无礼,我等今日也‘老太太抹口红——给他点儿颜色瞧瞧!’等会儿他来时,大家都别起身,以此折辱他!”

  祢衡到后,见他们或坐或卧,无人起身相迎,便一屁股坐地嚎啕痛哭。“众故”,祢衡解释:“坐着的是坟墓,躺着的是尸体。我身处坟墓与尸体之间,焉能不伤心?”众人自取其辱,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刘表及荆州士大夫“先服其才名”,礼敬如宾。刘表更是倚为心腹,“文章言议,非衡不定。”一次,祢衡外出数日,回来后得知刘表与诸文人“极其才思”绞尽脑汁才完成一份奏章草稿。他走马观花看完草稿,轻蔑一笑撕个粉碎,要过纸笔“须臾立成,义可观。表大悦,益重之。”

  祢衡露了这一手后,尾巴翘到天上,逐渐连刘表都不放在眼中,时常公开怠慢轻视乃至羞侮刘表。刘表忍无可忍,想出借刀杀人的妙招:“以江夏太守黄祖性急,故送衡与之。”

  (四)狂傲被杀

  祢衡被曹操当球踢给刘表,又被刘表踢给黄祖后,起初都能夹着尾巴过一段低调日子。黄祖虽性情粗暴,却也是爱才惜才之人,将文案类工作悉数交由他全权处理。祢衡举重若轻,将文案处理得“轻重疏密,各得体宜。”黄祖亲切地握着他的手表扬:“祢先生,您处理太好了!每句话都写出了我心底所想啊!”

  黄祖的长子黄射时任章陵太守,对祢衡赞赏有加。他俩外出曾“共读蔡邕所作碑文”,黄射回府后对碑文念念不忘,深悔没有现场抄写。祢衡笑道:“我虽然只看了一遍碑文,但至今记忆犹新。只可惜碑文中缺少了两个字!我这就默写出来!”黄射令人去抄写碑文回来校对,结果竟然“如衡所书”,众人“莫不叹服。”

  有黄祖父子的器重,祢衡强抑心底的狂傲蠢蠢欲动。他再次趾高气扬,对同事颐指气使,甚至与主簿(相当于今办公室主任)闹得不可开交,由此埋下祸根。

  这日,黄祖在大船上设宴“大会宾客”,祢衡趁着酒兴胡言乱语,对黄祖从“言不逊顺”发展到公开顶撞。黄祖因为他的公然失礼行为感到羞惭,大声训斥他几句。祢衡居然从席上站起,“半夜起来骂阎王——等死等不到天亮”,冲到黄祖席前直勾勾盯着他喝问:“死糟老头!你说什么?”黄祖大怒,令人将他带下大船听后处理。祢衡纯粹是“寿星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当着众宾客破口大骂黄祖。黄祖恼羞成怒,“遂令杀之。”

  主簿对祢衡早已恨之入骨,接到命令后即刻将祢衡拖下船,干净利落将其一刀毙命。祢衡死时,年仅26岁。

  黄射得知父亲欲杀祢衡,急得光着脚丫子跑来救人,可惜祢衡已伏尸江岸。黄祖冷静后“亦悔之,乃厚加棺敛。”

  祢衡的确有“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瞥闻,不忘于心”这般过目成诵的本领,更有“解疑释结”的才华。但他据此恃才傲物,蔑视同僚、激怒上司,纯属有才无德之人。祢衡这类人,在任何时代、任何官场或职场,都是一个异类和出头椽子。他的下场,正是“有才任性”者的归宿。

  三国乱世,人才辈出。在逐鹿中原的群雄眼中,少了一个祢衡,无非是少了一只聒噪到烦人的鹦鹉而已。于世人而言,也就是多了点儿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3933.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