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明朝开国将领丁普郎的身上发生过哪些传奇故事?

作者:  时间:2022-05-13 04:20:21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3 

  丁普郎为朱元璋麾下效力的3年时间里,创造的“逆天”纪录,至今无人能破。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一、黄陂农夫,义举骁将

  丁普郎,湖北黄陂人,本是农民出身,如果不是遇到元末大乱,他或许一辈子都是一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而引领丁普郎改变命运之人,就是徐寿辉。

  元朝至正十一年(1351年),韩山童在颍州发动黄河民工起义,登时天下大乱。由于起义者头戴红巾,因此称呼为“红巾军”。

  三个月后,蕲州的一位布贩子徐寿辉也扯旗造反,在鄂皖交界的天堂寨发动起义,史载:

  其众以红巾裹首,与汝、颖妖贼同。

  意思是,徐寿辉的起义军也头裹红巾,因此也称为红巾军,为了区别他和韩山童的红巾军,史学上称徐寿辉的这支义军为“南方红巾军”,和韩山童的“北方红巾军”对应。

  徐寿辉起义不久,便招兵买马,带人攻破了蕲水县。附近的农民饱受元朝欺压,纷纷响应徐寿辉。这里面,有一位黑脸大汉,和徐寿辉很对脾气,他就是丁普郎。

  丁普郎投奔徐寿辉后,很快得到徐寿辉的重用,史载:

  寿辉将丁普郎等连陷汉阳、兴国。曾法兴等陷安陆,执知府丑驴,不屈,法兴义而释之。

  最初,徐寿辉一共派出去两路大将去开疆扩土,一路由丁普郎带领,攻打汉阳和兴国;另一路,由曾法兴带领,攻打安陆。丁普郎带着起义军一路如犁庭扫穴,锐不可当。可见,丁普郎在徐寿辉起义初期,是非常受重用的,而且他的能力也得到了证明。

  由于当时元朝的大军主要都在镇压北方红巾军,因此,徐寿辉在南方发展得非常快,他麾下也聚集了如邹普胜(太师)、倪文俊(元帅)、丁普郎、曾法兴、欧普祥、陈友谅、明玉珍等人。可以说,在整个长江中游,无人能和徐寿辉匹敌。

  在那个乱世,丁普郎只是众多揭竿而起的豪杰之一,他反抗压迫,对徐寿辉忠心耿耿,他也没想到,若干年后,他会改弦更张,投奔到朱元璋的麾下。

  二、四大金刚,无往不利

  且说南方红巾军搅动风云,徐寿辉在众人的拥立下称帝,建立“天完”王朝。(注意,“天完”二字,是元朝国号“大元”的头上各添几笔,意思是盖过大元。)徐寿辉一路攻下汉口、襄阳、荆州、九江、南昌等重镇,随着势力的发展,徐寿辉麾下的人才越来越多,这其中,有2个人不得不简单介绍一下。

  第一个是赵普胜,此人原是巢湖水军出身,擅长水战。元朝末年,他和廖永安、俞廷玉三人瓜分巢湖水面,后来廖永安、俞廷玉投奔朱元璋,赵普胜选择投奔徐寿辉。

  廖永安是朱元璋麾下第一水军将领,他的弟弟廖永忠更是明朝开国大将,俞廷玉是明朝开国将领俞通海之父。赵普胜能和廖永安、俞廷玉呈鼎立之势,可见赵普胜不是泛泛之辈。

  第二个是傅友德,没错,大家没看错,是明朝开国功臣傅友德。明朝开国之后,傅友德随徐达、冯胜北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成为朱元璋后期数一数二的猛将。

  但是,傅友德最初并不是在朱元璋麾下,他的命运比较坎坷,红巾军起义后,他先投奔了韩山童。后来由于元朝军队的镇压,傅友德跟随红巾军大将李喜喜投奔了南方红巾军,因此到了徐寿辉麾下。

  在当时,徐寿辉麾下有四大猛将,人称“四大金刚”,他们分别是赵普胜、丁普郎、傅友德,还有一个是邹普胜。邹普胜是一位亦僧亦道的方外之人,是徐寿辉起义的幕后指挥者,也是徐寿辉钦封的太师。

  根据历史评价,四大金刚是徐寿辉晚期最猛的四位将领,他们留下了一次次辉煌的战绩。然而,就在他们所向披靡的时候,他们所处的大环境却变了。因为他们背后的“大当家”,从徐寿辉,换成了陈友谅。

  原来,陈友谅此人颇具野心,他占领江州(九江)后,请徐寿辉来江州视察。

  《明史·陈友谅传》云:

  江州,友谅治所也,伏兵郭外,迎寿辉入,即闭城门,悉杀其所部。即江州为都,奉寿辉以居,而自称汉王,置王府官属。遂挟寿辉东下……

  等徐寿辉刚进江州城门,陈友谅一声令下,关闭城门,将徐寿辉的亲信全部杀光,然后软禁徐寿辉,挟天子以令诸侯。陈友谅自称汉王,封赏文武百官。

  陈友谅在软禁徐寿辉后,带着徐寿辉顺流而下,打算攻打远在南京的朱元璋。攻破南京上游的太平时,陈友谅以为自己对南京志在必得,于是杀掉了徐寿辉,自立为帝,建立“陈汉”政权。不料,在接下来的龙湾之战中,陈友谅被朱元璋麾下大将康茂才所骗,兵败龙湾,陈友谅带着残兵败将一路逃到江西境内才缓过气来。

  徐寿辉之死,整个南方红巾军系统本来就陷入混乱,现在陈友谅又兵败了,因此,那些不服陈友谅的人纷纷站了出来。例如徐寿辉的亲信明玉珍就率兵攻打陈友谅,兵败后退守重庆,建立明夏政权,从此和陈友谅一刀两断。

  那么,徐寿辉之死,“四大金刚”是什么态度呢?当时,四大金刚中,赵普胜已经被朱元璋用反间计杀死;邹普胜表态愿意忠于陈友谅;丁普郎和傅友德二人,则打算离开陈友谅,另谋去处。接下来,丁普郎和傅友德二人,遇到了雄才大略的朱元璋。

  三、决战鄱阳湖,殒命康郎山

  1360年,陈友谅兵败龙湾之后,一路退守。朱元璋趁势沿江追赶,大军攻下长江重镇安庆,再往西攻下了陈友谅老巢九江(江州),陈友谅一方面退守武昌,另一方面命丁普郎和赵普胜在小孤山阻击朱元璋。没想到,丁普郎和傅友德却率领部下投降了朱元璋,《明史纪事本末》记载:

  径拔江州,倾其巢穴,太祖从之。遂率兵西上,长驱过小孤,友谅将丁普郎、傅友德率所部归附……闻明师攻江州而叹曰:“此吾主也!”以所部谒见于小孤山。

  也就是说,在朱元璋攻陷九江,达到小孤山的时候,丁普郎、傅友德遇到了朱元璋,他们二人见朱元璋豪气干云,感叹到:“这样的主子,才是我们应该跟随的啊!”于是,二人率部归来,从此,成为朱元璋麾下的干将。

  关于丁普郎投奔朱元璋,《明史》中有一段记载不得不提,《明史·丁普郎传》云:

  普郎初为陈友谅将,守小孤山。偕傅友德来降,授行枢密院同知,数有功。

  众所周知,傅友德在朱元璋麾下是攻城拔寨,所向无敌的悍将。《国朝献征录》曾说“明兴猛将云从,骁勇称者莫如常开平,次则傅颍国耳”,意思是说,朱元璋麾下名将如云,最勇猛的是常遇春(开平王),其次就是傅友德(颍国公),也就是说,若论勇猛程度,傅友德在朱元璋麾下可名列第二位。

  那么,《明史·丁普郎传》竟然说“(丁普郎)偕傅友德来降”,把丁普郎放在傅友德之前,可见,丁普郎作战能力不输给傅友德。或许正是因为丁普郎是难得的勇将,朱元璋才立即升任丁普郎为“枢密院同知”。

  丁普郎在朱元璋麾下一共效力3年,这三年,他“数有功”,可见立了不少功勋。三年之后,陈友谅发动60万大军围攻洪都,朱元璋带领20万大军来援,双方在鄱阳湖展开“中国古代史上规模最大的水上战争”——鄱阳湖之战。在这场战役中,丁普郎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在大义上,丁普郎是朱元璋的将领,攻打陈友谅算是为主效力。在小节上,丁普郎攻打陈友谅,也是为了旧主徐寿辉报仇。

  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鄱阳湖的第一战发生在康郎山,史称“康郎山之战”,当时,陈友谅战舰高大,人数也是朱元璋的三倍,因此,朱元璋并不占便宜。但是,丁普郎似乎毫不畏惧,他驾着小船,带领众将冲在前方,用火器和弓弩攻打陈友谅的舰船,史载:

  徐达、常遇春、廖永忠、丁普郎等进兵薄战。身先诸将,击败其前锋。

  当时冲在最前面的四位将领,分别是徐达、常遇春、廖永忠和丁普郎。徐达、常遇春的能力不必多说;自从廖永安死后,他的弟弟廖永忠就是朱元璋麾下水军第一将领,而丁普郎和他三人并列,可见其勇。

  陈友谅也非弱者,他为了对付朱元璋的冲锋,陆续派出张定边、陈友仁、陈友贵、张必先等猛将迎敌,朱元璋这边很快就处于劣势。

  待到中午,陈友仁和朱元璋的大军在水面上遭遇,陈友仁乃是陈友谅的亲弟弟,此人外号“五王”,十分骁勇。陈友仁最先用七八条战船围攻朱元璋麾下大将张志雄,张志雄本来就以少对多,不占优势,陈友仁又用挠钩和长槊等武器居高临下攻打,张志雄抵挡不住,挥剑自杀。丁普郎见状,带人前来解救张志雄,他冲上敌船,大杀四方。从辰时杀到午时,持续了4个小时,最终精疲力尽,惨死沙场。

  丁普郎死了,死得非常惨。

  《明史》记载:

  自辰至午,普郎身被十余创,首脱犹直立,执兵作斗,敌惊为神。

  意思是说,丁普郎从辰时杀到午时,身上被利箭射伤十余处。最后,他的头被敌人砍掉了,他仍然自立不倒,持兵器继续杀人。敌军见了,惊为天神,纷纷丢盔弃甲而逃。

  头不在了,还能杀人,无头神将,就此诞生!

  四、无头神将,精神永续

  “为将者,受命忘家,临敌忘身。”

  丁普郎在元朝末年,绝对是一位称职的良将。

  丁普郎的这个战斗纪录,令人惊骇,也难以置信。根据生物学的说法,人的头部和躯体是相互依存的。躯体需要大脑的神经系统和呼吸系统来支撑,而大脑同样需要心脏来供应血液,若头颅和躯体一旦分离,即使心跳还能持续一段时间,但失去了大脑的“命令”,也很难再持续战斗。

  然而,丁普郎却做到了,他的记录有些“逆天”,后人难以解释。以至于,在后世军事史上,无人能破他的记录。

  康郎山之战异常惨烈,陈友谅的两个弟弟陈友仁、陈友贵战死,朱元璋这边损失了35位将领,其中,丁普郎居首。

  鄱阳湖之战结束后,朱元璋杀掉了陈友谅,在康郎山下立“康山忠臣庙”,丁普郎的名字,位列第一位。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封丁普郎为济阳郡公,命当地官员,世代祭祀康山忠臣庙。

  明朝洪武三年,宋濂在编撰国史的时候,曾写了一首《火烧木寨古风》,其中最后一句是:

  烈火焚烧百号船,洪波漭尽千帅旅,立国英雄汗马多,至今惟把丁公数。

  这里的“丁公”,指的就是丁普郎。由此可见,鄱阳湖水滔滔,明朝的那些活着的人,对丁普郎这样的战神级别的人物,有着发自内心的佩服和怀念。

  笔者认为,丁普郎在元末史上,绝对算是一位强者。他出身农家,揭竿而起,说明他对封建压迫是深恶痛绝的。

  在徐寿辉被杀后,他不愿与陈友谅同流合污,说明在他心中,忠义为先。

  在康郎山之战,丁普郎奋不顾身,身中十余箭而不退,说明他是一位不惧生死的勇者。

  我们站在历史的长河中回溯,发现丁普郎身上有民族大义,有忠孝之心,更有一往无前的勇敢毅力。抛开封建制度的背景,丁普郎所具有的精神内涵,不正是中华儿女长期继承和发扬的吗?

  所以,丁普郎的“逆天”记录虽然后人不能破,但他的精神记录,却一直被延续,600多年过去了,精神不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3953.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