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雍正为何要创立秘密立储?到最后又为何名存实亡了?

作者:  时间:2022-06-20 08:00:20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8 

  很多人都不了解秘密立储的事情,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

  有人说清朝皇帝的能力,就像过山车:康熙比顺治强,雍正比康熙强,然后就是乾隆不如雍正,嘉庆不如乾隆,嘉庆以后,就是黄鼠狼下豆鼠子,一辈不如一辈了。

  也有人说清朝之所以出现这种过山车,始作俑者就是雍正皇帝,他要为清朝皇帝能力下降负主要责任,因为是他制定的一项制度,让清朝从乾隆开始没落,到后来一溃千里不可收拾。

  从1735年10月8日到1850年2月25日,清朝一直在执行一项制度,这项制度把封建皇权推向了极致,而关于这项制度利弊的讨论,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定论。

  熟悉清朝历史的读者都知道,在这两个时间节点上,驾崩了两个清朝皇帝,他们分别是清世宗宪皇帝爱新觉罗·胤禛和清宣宗爱新觉罗·旻宁。他们另外两个称号,大家更熟悉:雍正皇帝和道光皇帝,这两个皇帝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都比较勤政节俭,他们不同点就是一个很受后人称道,另一个经常遭人吊打。

  咱们今天说的这项制度,就是雍正皇帝创立的“秘密立储”,从1735年雍正驾崩时正式开始执行,到1850年是最后一次执行——其后的皇帝不是只生了一个独苗,就是颗粒无收,立储已经毫无秘密可言。

  纵观清朝从后金算起的二百九十六年,立储制度大致有三种:从清太祖努尔哈赤钦定的“八贝勒”推选,到康熙前期的嫡长子继承,再到雍正的秘密立储。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皇位继承权的人越来越少,决定皇位传承的拍板这也越来越少,最后干脆皇帝一个人说了算,直到皇帝驾崩那天,才知道谁是继承人,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

  其实雍正订立秘密立储制度,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是被九子夺嫡骨肉相残吓怕了,生怕后世子孙也像他一样遭受这种过五关斩六将的磨难。

  1723年(雍正元年)八月十七日,雍正龙椅刚刚坐热乎,就急忙召见王公大臣,亲笔写下了皇位继承人的名字,并且当着大家的面密封好,放在了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后面。雍正一边看着大内侍卫往匾额后面放密函,一边跟大臣们开玩笑:“这个匣子,可能要在这后面放好几十年吧?”

  雍正没想到的是,没用几十年,连二十年都没用上。1735年,也就是雍正十三年,这个匣子就打开了,因为没有人站出来反对,这项秘密立储制度就算正式实施了。

  之所以说秘密立储制度是从1735年10月8日开始实施,是因为即使到了那年10月7日,这个制度还是可以被雍正取消的——在清朝,皇帝权力已经大得没有任何制约,这一点可比受太监和文官夹板子气的明朝皇帝幸福多了。

  放下明清两朝皇权对比不说,咱们还是来从三个方面来说一下这个秘密立储制度。

  一、秘密立储制度的产生背景

  可以说雍正是清朝皇帝中的佼佼者,在勤政和反贪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但是他荣登九五,走过的路,已经不能用艰难坎坷来简单形容了。

  康熙皇帝受儒家思想影响极深,所以他既不像其曾祖祖父那样尊从八贝勒推举,也不像父亲那样选一个可能长寿的儿子接班(玄烨之所以被选上,是因为他出过天花,不会夭折),而是要一心复古,“立子以嫡以长”。

  但是康熙十分看好并极力培养的嫡长子胤礽好像不太争气,或者是急于接班,或者是干不过一个大哥十多个弟弟,反正胤礽的名声不太好,最后康熙失去了耐心,两次废储,让太子之位虚悬,这才有了九子夺嫡。

  雍正能从九子夺嫡中胜出,也是费尽了心力,可不像他说的那样恬然淡漠——这倒不怪他贪恋权力,毕竟皇权的诱惑,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抗拒了。

  雍正即使坐上了龙椅,也感觉明黄坐垫下面有锥子:老八胤禩老九胤禟老十胤?梗着脖子不服气,斯斯文文的三哥胤祉眼珠子乱转,不敢公开硬顶,就在脚下使绊子。

  雍正十分清楚:九子夺嫡时结下的冤仇,几乎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自己就是封他们亲王双俸也无济于事,因为即使拿十倍俸禄,也不如自己给别人发工资的感觉爽。

  兄弟成仇,是雍正挥之不去的阴影和难以言说的隐痛,更倒霉的是,他的嫡长子只活了八岁,在康熙四十三年就夭折了。剩下的弘时弘历弘昼,都不是嫡子,所以立嫡肯定无从谈起,要是立长,弘时又比弘历大,这就难办了:康熙老爷子就是因为喜欢小弘历,这才把大位传给了自己,而且他老人家好像也暗示了让我传位于弘历。

  雍正很为难:想立弘历为太子,可是他既不嫡也不长,要是学曾祖那样搞一个八贝勒推选,老八他们给我选出一个窝囊废来咋办?

  八贝勒推选搞不得,立嫡立长搞不成,雍正只能另谋出路,这出路就是秘密立储,我弄一个天不知地不知人不知只有我知的诏书,这样就能避免兄弟相残,也能断了那些朝秦暮楚的王公大臣的念想。

  于是《清史稿·世宗本纪》留下了这样的记载:“雍正元年八月甲子,召王大臣九卿面谕之曰:‘建储一事,理宜夙定。去年十一月之事,仓卒之间,一言而定。圣祖神圣,非朕所及。今朕亲写密封,缄置锦匣,藏于正大光明匾额之后,诸卿其识之。’”

  由此可见,秘密立储制度,与后来的胤禩胤禟胤?非暴力不合作无关,因为这件事是雍正刚一即位就办成了,那时候老八他们表面上比较恭顺呢。

  我们可以说雍正建立秘密立储制度,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甚至他可能早就知道了康熙一定会把大位传给自己,没准儿这主意就是康熙帮雍正想出来的。

  那么雍正这条秘密立储妙计,真的很妙吗?这就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二、秘密立储制度与八贝勒推举制和嫡长子继承制的对比

  秘密立储制度,真的避免了皇子之间同室操戈了吗?恐怕未必,因为《清史稿·列传七》还留下了这样的记载:“弘时,雍正五年以放纵不谨,削宗籍,无封。”

  那么弘时为什么要被“开除家籍”呢?原因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触碰了雍正皇帝的底线,而这底线是什么,读者诸君心知肚明。

  有学者提出,秘密立储让内定的太子人选缺乏历练,仓促继位,很难一下子掌控朝局,这就不如众人推举的“贤能”更有优势。还有学者提出,秘密立储实际是“立长”“立贤”之外最不可取的选择,这叫“立爱”。

  甚至还有学者指出:不立长不立贤而立爱,这种没谱儿的事,袁绍就干过。雍正搞的这个秘密立储,并不比袁绍高明到哪去。

  这时候就需要我们来进行一番比较了,关于八贝勒推举,《清史稿》的记载是“太祖以上(皇太极)为和硕贝勒,与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为四大贝勒。太祖(努尔哈赤)崩,储嗣未定(没有指定继承人)。代善与其子岳讬、萨哈廉以上才德冠世,与诸贝勒议请嗣位。上辞再三,久之乃许。”

  而《清朝全史》则有另外一种说法:努尔哈赤临终前安排了多尔衮继承汗位,因多尔衮年幼,以大贝勒代善摄政。但是努尔哈赤死后,诸子未遵遗命,皇太极在代善等大贝勒支持下夺取了汗位。

  不管怎么说,这两本史料都记载了同一件事:继任皇帝是谁,先帝说了不算,太后说了也不算,真正说得算的,是王公大臣。

  八贝勒推举制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大人(贝勒的本来就有大人的意思,不是皇子也能称贝勒)们想自己掌权,那就可以推举出一个窝囊废来当大汗(后金称大汗),如果贝勒中有一个人兵多将广占有绝对有事,那他就可以凭暴力上位。

  雍正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王公大臣或贝勒推举制,因为这种事情康熙搞过一回,那时候大家选出来的是皇八子胤禩。要不是康熙一票否决,胤禛也就没有机会被称为雍正皇帝了。

  雍正当然不会说自己的能力威望不如八弟,他只能认为是胤禩使用了收买手段贿选——很多时候,臣民的选票,是可以用金银收买到的。

  至于嫡长子继承制,就不用多说了,很多时候,即使嫡长子是一头猪,皇冠也只能戴在猪头上。嫡长子继承制的弊端,在晋朝表现得最为明显,司马衷就是个白痴,但他是现存的嫡长子(他哥哥司马轨两岁夭折),所以不管是不是白痴,皇帝就是他了。

  八贝勒推选和嫡长子继承虽然各有弊端,但也不能证明秘密立储就有优势,因为秘密立储仅凭皇帝个人好恶,难免会出现偏差,而康熙放任诸子夺嫡,也有“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意思,胤禛参与了比赛并且跑赢了,这说明这种赛马形式,是有可取之处的。

  如果皇帝是一位英察之主,秘密立储倒也无可厚非,可是一点老皇帝昏聩,选了一个马屁精出来,那结果可就大大地不妙了,比如道光皇帝旻宁的第四子奕詝,明显不如第六子奕訢,但是奕詝有个好老师,教导奕詝藏拙而忽悠了道光,这才有了苦命的咸丰皇帝,奕訢则成了救火队员“鬼子六”。

  三、秘密立储制度是否真正得到了实施

  咱们开头说了,从雍正驾崩的1735年开始算起,到旻宁驾崩的1850年最后一道秘密立储诏书当众宣读,这项秘密立储制度总共执行了115年。但是我们翻阅清朝史料,就会产生这样的疑问:秘密立储制度是否真正的得到了实施?答案是:除了雍正之外,没有人把秘密立储当回事儿,该争的还是争,立储诏书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

  首先咱们来看清高宗乾隆皇帝弘历,他就只信爷爷不信爹,他多破坏秘密立储制度,把雍正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乾隆想学爷爷康熙,在自己活着时候就立个太子,但是他想立谁谁死,在端慧太子永琏、哲亲王永琮夭折之后,乾隆这才知道自己违背父亲遗命是不对的,受到了上天的惩罚:“先朝未有以元后正嫡绍承大统者,朕乃欲行先人所未行之事,邀先人不能获之福,此乃朕过耶!《清史稿·列传第八·高宗诸子》”

  乾隆好大喜功,心里根本就藏不住话,早就把立颙琰为太子的消息透露了出去。乾隆过年发红包,诸皇子人人有份,偏偏不给皇十五子颙琰,还当着大伙的面说:“你要钱有啥用?”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将来天下都是你的,你还缺这个红包?

  读者诸君都知道,嘉庆继位可不是根据什么乾隆遗诏——他继位的时候,乾隆还活着呢,那叫“内禅”,所以在乾隆一朝,根本就没有执行什么秘密立储制度,也不存在什么遗诏。

  嘉庆皇帝的继任者就是那个以节俭著称的道光皇帝旻宁,嘉庆看似不折不扣地执行了爷爷雍正制定的秘密立储制度,在嘉庆四年就写好了传位遗诏,确立了旻宁的继承人身份。

  我们要注意一点:嘉庆立旻宁,既是“遵守祖制”,也是“立子以嫡以长”,因为旻宁既是嫡子也是长子(有个庶长子,连名字还没来得及取就夭折了)。同时也有史料证实,嘉庆传位给道光的诏书,并不是从正大光明匾额后面取出来的,而是“据说”是嘉庆皇帝身边的小太监从自己身上拿出一个小金盒,说那里边就装着嘉庆的遗诏。

  关于道光即位这一点,《清史稿》也难以自圆其说,只好语焉不详地记载:“嘉庆二十五年秋七年,戊寅,仁宗不豫,己卯,大渐,御前大臣赛冲阿、索特纳木多布斋,军机大臣托津、戴均元、卢荫溥、文孚,总管内务府禧恩、和世泰公启鐍匣,宣示嘉庆四年御书,立上为皇太子。”

  同样是在《清史稿·本纪第十七》,还留下了这样的文字:“癸未,奉皇太后懿旨:‘大行皇帝龙驭上宾,皇次子智亲王仁孝聪睿,英武端醇,见随行在,自当上膺付讬,抚驭黎元。但恐仓卒之中,大行皇帝未及明谕,而皇次子秉性谦冲,予所深知。为降谕旨,传谕留京王大臣,驰寄皇次子,即正尊位。’上奉懿旨,恭摺覆奏,并将御前大臣等启鐍匣所藏嘉庆四年四月立皇太子朱谕进呈。”

  矛盾吧?矛盾就对了,这说明那个秘密立储制度,经乾隆带头违背,到了第三代,已经不太管用了,所以才有“奉太后懿旨继位”的说法。

  奕詝奕訢争储夺嫡,前面咱们已经说过了,就不再赘述,而秘密立储制度,到道光皇帝那里,就算彻底打住了——道光是最后一个书写立储遗诏的皇帝,他的儿子咸丰,已经没有机会搞什么传位遗诏了。

  《清史稿·穆宗本纪》写得很明白,咸丰即位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咸丰十一年七月,文宗不豫,壬寅,疾大渐,召御前大臣载垣、端华、景寿、肃顺,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宣谕立为皇太子。命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赞襄政务。”

  咸丰倒是来得简单,连遗诏都没准备,直接当中召集顾命大臣宣布了。这样看来,秘密立储制度始于雍正,终于道光,往后的清朝皇帝不是只生一个就是连一个儿子都生不出来,秘密立储制度就更无从谈起了。

  结语:雍正无需为清朝皇帝水平下降负责

  无论是汉太祖高皇帝刘邦,还是明明神宗显皇帝朱翊钧,都拗不过立子以嫡以长的规矩,但是元朝和清朝前期却很少(不是没有)有嫡长子继承皇位的,他们基本是立子以贤以能。

  立子以贤以能,就要综合考察广泛听取意见,也就是说,皇帝和大臣的意见都很重要。

  秘密立储制度,是皇帝乾纲独断,也正是雍正的这项制度,把皇权推向了巅峰。那么雍正这一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看了前面三节,读者诸君心中想必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了:不管秘密立储是好制度还是坏制度,雍正都无需为清朝皇帝水平下降负责,因为这个制度除了雍正本人,从来就没有谁真正执行过,后来更是想执行也执行不了:没有继承人可供选择。即使想“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也没有马可以拉,都是骡子驴子,还怎么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7233.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