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同样都是王朝建立 汉朝统一后为何没有人造反

作者:  时间:2022-06-26 16:40:21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22 

  对秦朝和汉朝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秦朝一统,六国后人频频造反,汉朝一统后却没有人造反,为什么?

  战国时期,七雄争霸而并入于秦,然而不曾想山东诸侯并起,导致秦二世而亡。接下来便是楚汉争雄,汉高祖刘邦击败项羽从而建立了大汉朝。但是这一次的东汉王朝却并非如秦朝那般短命,前后延续了近二百年的时间

  两个大一统王朝建立前后相距不过几十年,但是一个是众叛亲离二世而亡,一个却享二百多年的国祚,难道是到了汉朝诸侯和百姓都转了性,不造反了吗?今天我们就来深入的盘点一下背后的原因!

  一、秦朝陷入了制度瓶颈,而汉朝却进行了改良

  秦朝最初是战国时期的秦国,原本被认为是蛮荒之地的弱国,却在商鞅变法之后迅速强大起来,成为了七国之首。最终,也是在这次深彻的变法之下,使得秦国变成了一个战争机器,横扫六国一统天下!

  当秦国从弱小走向强大,最终一统天下的过程中,他们却并没有意识到“秦法”却也在用法家思想深刻的改变着秦国。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平民可以依靠军功进爵,这就使得“秦人闻战则喜”,整个国家都为战争凝聚了一切力量,秦国也成为了战争机器。

  作为战争机器的秦国固然足以让山东六国俯首称臣,但是当一统战争结束之后,国家却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既然实现了大一统,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实际上底层百姓的出路也就被再次堵死了!这样一来,原本汹涌的对外情绪,转眼之间便成为了对内的不满。这样一来国家内部实际上就积聚了大量的矛盾。

  反过来汉朝恰恰就是吸取了秦朝的教训,采取了“外儒内法”的治国策略,以“天人感应”的学说确立皇权的正统性,以儒家的忠君思想来化解内部矛盾,从而使得汉朝在立国之后逐渐巩固了中央政权的统治。

  二、秦朝与汉朝的社会结构不同,治国举措也不同

  秦朝灭六国的而一统天下,但是这是华夏第一次出现大一统王朝。秦朝所面对的社会结构是被各个诸侯国割裂了数十、数百年的不同人群,这些人群本身的血液和灵魂中都充满了诸侯国的基因,想要完全抹去需要漫长的岁月。

  如前文所述,秦朝恰恰没有给自己营造一个长期稳定的统治空间。焚书坑儒、书同文、车同轨,一统度量衡、货币等等一系列的举措,虽然条条都是为华夏大一统所做出的的不世功绩,但是在短时间内却无意埋下了更多社会矛盾隐患。长期积蓄的社会矛盾,宛如无数个火药桶一点就炸,而六国遗民又各自能够抱团,炸完之后自然就是此起彼伏得的起义浪潮了!

  到了汉代则不同,首先是原先六国的影响已经数步衰微,其号召力远非在秦朝立国时可比。另一方面,刘邦采取的是中央京畿地区直辖,国家周边分封的模式,并没有一竿子把诸侯打死,然后由刘邦主动出手逐一剪除异姓诸侯王,这是一个持续的平稳过程,而没有出现秦朝积蓄矛盾总爆发的局面。

  三、秦国灭亡前恰好处于虚弱期

  在始皇帝一统天下之后,秦国本身实际上并没有处于一种稳定的和平状态。反而是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各种国家级别的战役层出不穷。南征百越,北击匈奴,不仅损耗了大量国家的军事精锐,也极大的增加了国家的各种负担。而把大军派往各处进行远征,实际上造成的结果就是国内空虚!

  其次,兴修长城这样传奇级别的大型工程,自然让原本就在一统战争中饱受创伤的人民更加的雪上加霜,在此基础上,阿旁宫、直道、秦始皇陵等等超级工程一个接一个的上马,使得国家的钱粮财富也同样遭到了巨大的损耗。

  此外,原本国内还有一支百战雄狮,那就是原本由蒙恬和扶苏所领衔的长城军团,但是却因为赵高狡诏迫使二人自尽,最终导致这一精锐兵团在群龙无首的状态下溃散大部……

  到了这个时候,秦朝就成了纸糊的老虎,用手指轻轻一戳就破,而此时国内早已经有无数的“金手指”等着去戳这只纸老虎了。

  反观汉朝,无论是刘邦时期剪除异姓诸侯王,还是后来平定七王之乱,都是集中力量逐个击破,始终确保着朝廷中央对地方保持着绝对的优势。这就使得汉朝能够平稳的渡过政权初立的震荡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巩固王朝的统治。

  正是在综合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才使得秦朝二世而亡,而西汉却能绵延二百年。当然,对此我们还应当认清一个根本性的因素,秦朝毕竟是华夏文明史上的第一个大一统王朝,全无前人经验可以借鉴,而汉朝却完全可以汲取秦朝失败的教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7857.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