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刘邦建立汉朝初期 期间为何有那么多人造反

作者:  时间:2022-06-26 17:00:25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8 

  对汉朝初期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汉朝刚一建立,为何那么多人造反?

  提到刘邦,大多人都会流露出羡慕的表情,因为他是“以布衣之身,提三尺剑”得到的天下。也就是说,他原来是个平民百姓,与普通人没差别,后来却当了皇帝。

  在古代,皇帝是万物之主,掌天下,拥美女,奴万民,锦衣玉食,风光无限,令人心向往之 。然而这一切,对于刘邦来说似乎太容易,所以能惹来别人一脸羡慕嫉妒恨,实在情理之中。

  也难怪,被称为“竹林七贤”的晋朝狂士阮籍在荥阳广武古战场游历时,就曾有感而发: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言外之意,正是项羽无能,才便宜了刘邦。而我时常在想,阮籍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说这样的话,恐怕当时喝了两坛子酒,外加一坛子醋吧!

  客观地说,皇帝代表的是荣耀与享受,可是刘邦只得到了前者,因为自他起兵之日,就开启了后半生劈荆斩棘的军事生涯。

  沛县起兵之时,是公元前209年,当时刘邦47岁。三年灭秦之战,四年楚汉相争,前202年称帝,刘邦是在刀光剑影中走过来的。从前202年九月平定燕王臧荼造反,到前196年底剿灭英布叛乱,再到几个月后(前195年四月二十二日)去世,刘邦是在战火狼烟中走完的余生。

  所以,纵观刘邦的后半生,他没有享受,只有无休无止的拼杀,他是拼命得到了皇帝宝座,又拼尽全力去守了这个宝座。故此,有人不禁会问,刘邦称帝之后,为什么那么多人造反?

  是谁在与刘邦过不去

  汉初造反的,基本上都是异姓诸侯王。刘邦称帝之后,汉朝诞生了八大异姓诸侯王,他们分别是楚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赵王张敖(张耳之子)、燕王臧荼、韩王信、长沙王吴芮、闽越王无诸。在这些诸侯王中,既有刘邦曾经的部将,如韩信,也有刘邦的亲属,如张敖,剩下的就是刘邦的盟友。但不管他们同刘邦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们曾经有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灭掉项羽。因此,这些诸侯王既是利益交换的产物,也可说成是刘邦出让利益的结果。

  按时间顺序,先后背叛刘邦的人是燕王臧荼、韩王信、代相国陈豨(自立代王)、淮南王英布、燕王卢绾。需要说明的是,梁王彭越与楚王韩信虽然被刘邦以“谋反罪”处死,但他俩并没有谋反的实质证据,所以不能算在造反之列。

  那些人为什么要造反

  那些人选择造反,没有一个成功,反误了卿卿性命。当诸侯王难道不香吗?其实是各有各的苦衷。

  一、燕王臧荼

  提臧荼,避不开陈胜吴广,因为臧荼曾是陈、吴之部将。陈胜吴广起义一个多月便建立起了“张楚政权”,之后又派人四面出击,打算一举拿下秦朝。负责攻取赵地(原赵国领地)的人分别是武臣、陈余、张耳。然而让陈胜没想到的是,武臣很快在赵地自立为王,所以赵国在形式上复国。

  武臣成为赵王之后,便派部将韩广攻取燕地,然后让武臣没有料到的是,韩广如法炮制,自立为燕王。这时,秦将章邯率军东出,将陈胜、吴广、武臣、项梁、魏王咎、田儋等反秦首领悉数灭掉,然后兵围巨鹿。被张耳、陈余拥立的赵王歇四处求救,于是韩广派部将臧荼南下救赵。

  最终,项羽在巨鹿之战中大败王离,迫使章邯主动投降,然后前往关中主持分封。由于韩广在巨鹿之战中间接出力,臧荼直接出力,所以二人都被项羽封王。封韩广为辽东王,臧荼为燕王,但他俩的封地就是原燕国,只不过项羽把它一分为二了。面对这样的结果,韩广自然不服,于是后来主动攻击臧荼,结果又被臧荼反灭。

  臧荼吞并韩广不久,楚汉战争爆发,韩信大兵压境,臧荼不战而降。至此,臧荼又成了刘邦的从属,所以刘邦称帝之后,直接就承认了臧荼的地位。但是,就在刘邦称帝的五个月之后,臧荼便举起了反旗。原因就刘邦追杀项羽部将的举动,让臧荼产生了忧虑,他认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或许能得到一线生机。归根结底,臧荼把自己归在了项羽的阵营。结果,臧荼在当年九月被刘邦率军击杀,如流星一闪而过。

  二、韩王信

  韩王信与韩信同名,他是韩国王室后裔,在刘邦入关与出关之际,都听刘邦号令,并立下不少战功。另外,介于韩国贵族出身的张良同刘邦的关系,所以韩王信对刘邦的忠诚度比较高。这也是刘邦在荥阳之战失败时,韩王信投降项羽后,又复投刘邦的主要原因。刘邦称帝之后,给韩王信划定封国,建都颍川。

  然而没过多久,刘邦又生悔意,让韩王信迁往晋阳建都,因为刘邦认为让他居颍川会威胁自己的安全,而迁晋阳正好能抵御匈奴的入侵。韩王信到达晋阳不久,便写信给刘邦,说建都晋阳不能发挥他的作用,不如准允他到马邑建都。马邑是防范匈奴的前沿重镇,刘邦求之不得,于是准许。

  但是,韩王信进驻马邑不久,匈奴就派兵来攻。结果,韩王信不抵匈奴,只好一面向匈奴求和,一面向刘邦求救。刘邦发兵之前,先写信把韩王信臭骂一顿。韩王信怕被刘邦问责,加上之间投降项羽的“不良记录”,所以又增添了几分丢命的恐惧。怎么办呢?干脆投降匈奴。

  这下,刘邦彻底愤怒,于是在前200年冬天,亲率32万大军北征匈奴。起初,刘邦也将部分匈奴大军打的节节败退,但最终被冒顿单于围在白登山冻了七天七夜。之后,刘邦撤军回师,韩王信先是避祸于匈奴,后来与陈豨勾结到一块儿,直到前197年被击杀。

  三、代相国陈豨

  由于史书记载不详,所以陈豨在被刘邦封为代相国、掌管代赵兵权之前,似乎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据悉,陈豨曾在韩信麾下听令,二人关系甚好,他反来的起兵也受到韩信言行的影响与一定指使。前199年,也就是刘邦兵败匈奴之后,陈豨被封为代相国,并掌管代赵两地军权。

  刘邦的意图就是让陈豨定边,防范匈奴之患。但是仅两年后,赵相国周昌就上书刘邦,说陈豨反迹明显,请皇上早做定夺。随后,刘邦派人去调查陈豨,而受到猜忌的陈豨立刻造反,并自立代王。前195年,陈豨兵败灵丘,遂被汉将公孙耳斩杀。其实陈豨这个人只是爱讲排场,行事张扬,也不见得真有反意。

  四、淮南王英布

  英布曾是项羽部将,由于作战勇猛,外加曾经率数千人加入楚营的资本,所以成了唯一一个被项羽封王的部将。楚汉战争开始后,刘邦派说客随何将英布拉拢到自己的阵营,称帝后将他封为淮南王。

  英布同韩信、彭越是刘邦最忌惮的三个异姓诸侯,而他们三人又性质相同,所以当韩信、彭越被杀后,英布开始备战。恰好这时中大夫贲赫与英布小妾之间有些私人交往,结果被英布视作有不正当关系,而贲赫担心被英布降罪,于是跑到长安向刘邦告发英布谋反。这样一来,英布心里更加没底,于是直接起兵。随后刘邦御驾亲征,大败英布于蕲西。最终,英布在逃往长沙国后被吴臣诱杀。

  五、燕王卢绾

  刘邦灭掉臧荼之后,就让卢绾当了燕王。为什么要封他为燕王呢?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关系好,因为二人是发小,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但刘邦的理由是卢绾有能力,别人比不了。实际上,卢绾连像样的战功都没有立过,所以他能封王,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卢绾成为燕王前后,目睹了臧荼、韩王信及陈豨造反的全过程,而且他也是全程参与平叛,只是到后来偏离了方向。当然,在平定臧荼的时候,卢绾更像是被刘邦拉去镀金。

  由于燕国地理位置特殊的缘故,所以后来韩王信、陈豨起兵的时候,卢绾都在积极配合刘邦的军事行动。可是,后来他被臧荼之子臧衍的言论成功忽悠,于是开始暗中给刘邦使绊子,目的就是让陈豨留存,好让他本人一直能体现出存在的价值,因为他担心如果陈豨的势力被彻底清除,刘邦就会拿他开刀。这就是之前臧衍启示卢绾的生存之道。

  让卢绾没有想到的是,后来陈豨竟然灰飞烟灭,而他那些小动作还被人告发。刘邦当然不能接受一个吃里扒外、鼠首两端、阳奉阴违的卢绾,于是马上派人召其入京为自己申辩。而卢绾胆心有去无回,所以不听召命。这样一来,刘邦就判定卢绾确实造反,但由于当时重伤在身,所以派樊哙前往平叛。

  卢绾得到刘邦发兵的消息,也不准备对抗,而是一溜烟逃向匈奴。由于燕国北部之前是东胡的领地,所以冒顿单于封卢绾为东胡卢王。不过,仅一年之后,卢绾就被匈奴部落欺辱至死。

  总结:

  通过对上述几人造反过程的阐述,发现他们如同得了同一种“病”,也就是他们与刘邦之间没有了信任,要么他们不相信刘邦,要么受到刘邦的猜忌,所以最终导致危机升级,冲突爆发。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出发,那种“病”只是一个表面现象,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刘邦想建立一个完全姓刘的王朝。因此,就拿臧荼来说,其实他的造反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曾经依附过项羽,而是他应该看清了刘邦发动楚汉之争的最终目的。那就是刘邦不再重建诸侯王共享天下的秩序,而是要如秦始皇一样打破这种秩序,重建一种中央集权的大一统格局,要不然他就老老实实地当那个汉王了。

  而刘邦所谓的项羽诛杀“义帝”,不仁不义,诸侯们要一起讨伐之,表面上是替楚怀王(义帝)鸣不平,实际是一个独霸天下的挡箭牌。所以,臧荼认为刘邦必然会对他下手,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就是臧荼主动起兵的根本原因。

  其次,陈豨、卢绾造反,可视作是与刘邦信任失衡的产物,但他最终能不能容下卢绾,还是一个未知数,或许刘邦本就打算让卢绾做一个镇守东北边疆的“吴芮”。至于韩王信、淮南王英布、燕王臧荼都有相似之处,因为他属异姓诸侯,有用的时候,是刘邦手中的一枚棋子,没有价值的时候,必然被刘邦丢弃。

  所以,不可否认的是,刘邦一直在寻找取代异姓诸侯的恰当时机,只是臧荼、韩王信、淮南王都是主动“送货上门”,而那些心存幻想的诸侯王,最终也没有逃出被灭的命运。

  再换一个角度讲,所有的异姓诸侯都没有走出那个“诸侯共天下”的思维格局。因为从周天子分封,到秦始皇一统六国,在近800年的漫长历史中,人们已经形成上述思维,并且根深蒂固,这就是秦朝衰亡之际,六国后裔纷纷复国的原因所在。而那些没有原六国王室血统的人,也不甘示弱,因为他们认为重新回到了诸侯国共天下的时代,好趁机分上一杯羹,毕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嘛!

  正是普天之下的诸侯王,都受到这种思想的驱使,所以他们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战,而刘邦的最终目的是,结束纷争,独享天下,构建一统。因此,刘邦与便于诸侯王们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不是灭掉他们,就是自己被他们所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785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