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汉朝的第一次和亲,嫁出去的不是真公主?

作者:  时间:2022-06-27 02:20:22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6 

  汉朝的第一次和亲,嫁出去的不是真公主?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汉初,刘邦北征匈奴,被围在白登。

  在张良的妙计之下,得以逃脱。

  刘邦离开之前,留下了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老哥刘喜(刘仲),一个是妹夫樊哙。

  樊哙是留下收拾残局的,刘喜则是留下当王的,刘封封他为代王。

  实话说,刘喜当农民守家还可以,守国就差远了。

  刘邦听说,匈奴攻打代地,他这个二哥不但不坚守,连个救兵都不请,竟然独自从小道就逃回了洛阳。

  于是,刘邦贬刘喜为郃阳侯,改封宠子刘如意为代王。

  刘喜当王是不行,可是生儿子那可是没得说的。

  其子刘濞,被封吴王,后利用本国有利资源,采铜铸币,煮盐致富,马上变为诸侯中的佼佼者。

  甚至发展到最后,兴兵作乱,成为汉朝七国之乱的主谋。

  刘濞的事就留着给亲生儿子们慢慢整吧,刘邦现在就最头疼之事就是匈奴。

  匈奴两字,就像插进心里的两把利刃,一天不拔除,一天就不安枕。

  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打,打到他服为止。

  可问题是,冒顿脑袋一点不比刘邦差,你搞阴谋,他更会搞阴谋,你想打,他也不跟你一次决战到底,他仿佛就是异族克隆出的刘邦,打不赢就跑,跑了还会再回来偷袭。

  于是,汉朝和匈奴的战争,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似乎总是个没完没了,这一闹,就一年过去了。

  公元前199年,九月。刘邦向东击杀韩王信残余势力,回到了洛阳。

  洛阳有高大宽敞的宫殿,有爽口润胃的佳酿,有暖身御寒的玉体,可是刘邦仍然忧心忡忡,坐不安席,睡不成眠。正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人。

  这个人就是冒顿,他就像影子里的自己,似乎看得见,打得着,但是一旦出拳,你也得跟着粉碎。

  刘邦头都大了。满朝上下,似乎唯有娄敬对匈奴还有点招术。于是刘邦就找来娄敬,问道:“这个冒顿,请问你有办法对付他吗?”

  娄敬沉默不语。

  刘邦最抓狂的就是这种不点头,更不摇头的伎俩。又问:“有,还是没有,你得说个话呀。”

  以上一话,似乎成了刘邦的脱口秀,就像他有一事就急着逃命一样经典。

  在听这话之前,娄敬当然不知道自己曾像陈平在白登城里一样沉默,更不知道刘邦也像问陈平那样,问他同样一句话。

  但是,娄敬这个一时沉默不语的动作,实非作秀,而是实在难以开口,他怕一开口说出心中所想,不但不讨好,更会惹祸上身。

  但是,皇上都急成不成样了,不开口是不行的。

  娄敬于是卖了一个关子,缓缓地说道:“陛下刚刚搞定天下,无论是百姓,或是士兵,都已筋疲力尽,你如果用武力去征服远方的匈奴,这是行不通的。而且,冒顿这个人,干掉老爹就罢了,还通通把老爹那群老婆占为已有,此等禽兽,想以仁义去游说他,也是不行的。”

  刘邦心都凉了大半,硬的不行,软的也不行,那不是没辙了吗?

  娄敬继续接着说道:“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暂时搁置矛盾,忍辱负重,把目光放长远一点,让冒顿的子孙向汉朝臣服!”

  刘邦一时不知娄敬所云。忍辱负重?搞不成是把责任推到下一代,让他们去解决匈奴?这也太不厚道了吧,天下哪有这样的父亲,不多多努力为后代扫路,竟然还想把石头丢给后代来搬。

  更值得注意的是,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这话是不太靠谱的。我刘邦是神龙所生,可是我不能保证下一代生出来的就是龙子,如果下代无力摆闰匈奴,可能反怪上代人推卸责任,那我惹得个千古骂名,那还了得?

  就算我们不管后代死活,可是匈奴屡屡犯边,气焰器张。匈奴马不长翅膀,但是要跑也来也是没人挡得住的,说不定哪一天踏进洛阳城来,那不仅仅是头大的问题了,那时我还不能落得个正常死亡还说不定呢。

  娄敬似乎看出刘邦的顾虑,他接着说道:“陛下不要担心,只要你舍得孩子,就不怕套不住狼。”

  刘邦一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孩子我有的是,就怕丢了孩子还套不住狼。

  娄敬继续说:“陛下请注意了,我叫你要的是女孩,不是男孩。”

  刘邦更是疑惑,我刘氏人丁发旺,想不生男的都不行,女孩就只有鲁元公主一个,早嫁张敖了。不过娄敬同志,你的话说得神神道道,我搞不清你葫芦里到底卖的啥子药,你能不能痛快地给我说个清楚!

  既然领导都发话了,那就一次讲清吧。这时,娄敬才全盘抖出他的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就是和亲。理由如下:

  陛下如果能舍得把鲁元公主嫁给冒顿,并送厚礼,冒顿必定仰慕你身为汉朝皇帝的地位,立鲁元公主为皇后。那么,将来鲁元公主必定生子,您的外孙自然就成为太子。陛下逢年过节的给您的外孙送些礼物过去,并且暗暗派出一些能说会道又有教养和素质的人去教外孙,让他懂得外公对他的好,更要懂得如何礼遇外公。

  好处不仅仅在此,冒顿在活的时候是你的女婿,自然不敢妄兵戎相见。只要冒顿一死,您的外孙自然就成为法理单于。自古以来,从来就没听说过外孙敢跟外公过不去的,将来您的外孙不但不跟汉朝过不去,更是不必通过战争,就可以乖乖地使他顺服。

  然而,请注意,皇上要嫁,就嫁货真价实的鲁元公主。如果皇上舍不得,就不要行动,不然,一旦冒顿发现您送的是冒牌货,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高,实在高。不但高,还特损人。真不知张敖那个孱弱鬼哪里得罪了娄敬,竟然让他出此计谋,要活生生拆散一对百年好合。

  刘邦真没想到,当初他踢鲁元公主下车时,竟没想到夏侯婴抱上车来,就是为了今天解救国家于危难之中。谢天谢地,谢夏侯婴和娄敬的远见之谋,和亲之路,势在必行,女儿啊,这是天之安排,非父亲所愿啊,老爸只能委屈你走一趟了。

  娄敬不是深深地打动了刘邦,而是不可理喻地征服了他。刘邦当场答应娄敬同志,愿把女下嫁匈奴,同时订立两国交往契约,以求和平无患!

  刘邦之所以信服娄敬这翻和亲高论,其中原因,可以找出一大堆理由,更可以写成好几万字洋洋洒洒的可行性报告分析。但是,其归结起来大约有以下两条:

  其一,刘邦曾经尝到甜头。鸿门宴前晚,正因为他和项伯约为婚姻,项伯之后才一次次地护救他。只要是人,总有个毛病,不怕结仇,就怕不会扯关系,尤其是扯上辈分关系和血缘关系。只要有关系,那么多大的仇恨就算不能一时化解,亦能被逐惭融解。

  其二,刘邦已经老了。他今年已经五十九岁了,经不起多少战争岁月的折腾了。

  娄敬说得没错,不要说战士厌战,就是刘邦本人也厌倦不已。再说了,天下初定,国内还危机四伏,从楚王韩信及韩王信两例来看,这些异姓王都是不太可靠的,他还想多留些精力对付剩下的那几个异姓王。要攘外,必先安内。所以与匈奴之战,能少打就打少,最后是不打,保持僵持局面,待时机成熟,再收拾他们也不迟。

  娄敬之见并非完美无暇,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娄敬发明了一条缓解汉人与西北敌对抗的千古外交策略。事实也证明,因为娄敬,汉朝从此得以与民同休,迅速壮大国威,从而开创了大汉气象。

  刘邦于是下定主意,就去找吕雉阿姨谈话。

  吕雉一听,泪水马上就像洪水滔天一样,日夜不停地奔泄而出。刘三啊刘三,自你躲进砀山当流匪后,我就跟着你东奔西跑,南征北战。然而,不管吃多少苦头,甚至是差点丢了性命,我都无怨无悔,但是如果你要真的把我女儿下嫁匈奴,我不但恨你,就是做鬼也不轻饶你。

  生逢乱世,你们这些男政治动物根本不知道我们做为一个女人的梦想。在我们女人看来,孩子是我们身体的延伸,是母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从孩子从子宫钻出来的那一刻起,我的鲜血就注定为他而流,我的疼痛和哭喊就为他而作,我的生命与灵魂,就注定与他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

  我爱我的女儿,也爱我的女婿。尽管张敖不像他的父亲张耳那般魅力四射,大放光茫,但他厚道,为人谦卑,不愧为一个好丈夫,好女婿,这点足够。又再说了,匈奴遥远,冒顿禽兽,你把我女儿往他身上推,就不等于往虎口扔吗?

  吕雉阿姨这么一哭一闹,刘邦的心思竟然全乱了。刘邦想想,多年以来,他似乎就没认真关心过他这个女儿。当亭长时是忙工作,忙喝酒,忙泡妞,孩子都只能爬在地上玩土堆,看着妈妈一人在地里劳作。后来打天下,则是忙打战,忙逃命,忙踢人,长期漂流在外,似乎也没怎么跟女儿说过几句话,交个几次流。如今,国家有事,竟然就要把她当一个陌生人踢出中原,是不是有点太个了呢?

  是啊,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但是我必须做一个负责任的皇帝。下嫁女儿,有可能暂时笼住冒顿,也有折了女儿,又赔了江山。问题是,当前除了和亲,没有更好的节约国家成本的办法。再有,我也没有第二个女儿,娄敬又说一定要亲生女儿才行,此种形势之下,你叫我要国家,还是要女儿?

  这么一说,那就非得鲁元公主下地狱了?

  不!

  吕雉拾去眼泪,意志坚定地对刘邦说道:大汉是你打下来的,要下地狱,也轮不到天子家。

  刘邦问吕雉:请问,鲁元公主不下地狱,那谁下?

  吕雉:天下有的是女人,除我家女儿外,你爱找谁就找谁去!

  刘邦:你这人真是,讲点道理行不行?

  吕雉:我深深地爱我女儿,我一刻也不能离开她,这算不算是道理?

  刘邦真是没辙了。这下怎么办呢,难道非得找个替死鬼,吕雉才能罢休?

  看来,不安吕雉,难攘冒顿了。刘邦想来想去,只好退而求其之,那就是冒险找人顶替鲁元公主下嫁匈奴!就这么定了,就算打猎也得扔个诱饵,不能因此白白折送鲁元于虎口之中。

  公元前198年,冬天,十月。刘邦派人秘密到民间寻到一女子,并且宣称其就是嫡长公主,准备嫁冒顿为妻。

  娄敬只好带着这个替死鬼及一大堆厚礼出发了,他月初出发,月底就回到洛阳。娄敬不辱使命,不但带回了停战的消息,还带回两国的契约。

  对于我们,或许不关心娄签的是什么约,但是这个东西对刘邦来说,那简直是命根子。主要内容如下:

  第一,汉朝以宗室公主嫁单于为阏氏,每年赠送一定数量的絮、缯、酒、食物给匈奴。

  第二,汉朝与匈奴结为兄弟。两族人民在各自地区从事生产,彼此互不侵扰。

  第三,开放“关市”,准许两族人民贸易往来。双方通过关市交易,互通有无,加强经济交流。

  以上三条,一目了然,药到病除,插在刘邦心上的两把利刃得以拔除,他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但是,娄敬表情凝重,他又给刘邦提出了一个建议。此建议,与匈奴有关,但主要是国内建设有关,这就是关于首都长城的建设问题。

  一直以来,长安不过是一个偏僻的小村落。

  尽管萧何给刘邦修了一座壮丽的未央宫,但是刘邦多数不是住在栎阳(陕西省临潼县),就是回到洛阳。栎阳是走出汉中之后的首都,凡是地方,一旦住久了,熟悉了,就难舍其地。

  洛阳则是汉初天下第一大都市,繁华指数当然远远不够三十年代的上海滩,但是作为经历数年战乱的城市来说,残垣断壁也足可比尸横遍野的战场好。

  娄敬是这样认为的:首都长安建设刻不容缓,原因有二。

  一是,匈奴及白羊,楼烦等部落距离长安最近只有七百里,轻骑一天一夜就可到达关中。然而,关中新破,少民,无法遏制外敌入侵。唯一办法就是迁民,发展生产力,关中沃野千里,迁民条件成熟,可以实施。

  二是,东方六国贵族后裔力量仍然强大,如果闹事,仍然可不开交。最好把他们迁入长安,这样,他们不但对发展长安经济文化有用,更容易受到控制。一举三得,恐固长安,可以防匈奴,可以促生产,可以控制贵族!

  有才,实在太有才了。娄敬之见,犹如星夜之火,让刘邦一下子长了许多治国见识。

  在中国古代,国家问题,就是经济问题,经济问题,归根到底是人口问题。农业社会,想要促进生产力发展,就得有充足人口。没有人口,或者是人口不足,甭提小康,更别提强国之梦。

  所以,在春秋战国时,诸侯们每次打赢一场战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抢劫别国珠宝和人口,而人口更是宝中之宝。

  治国如此,治首都更是如此,首要必须解决人口问题。

  十一月,刘邦再次把娄敬的建议付诸实践,把齐楚两国的大族昭氏,屈氏等五族和六国后裔及豪杰等,全搬入关中,并分配给他们土地,使其安居乐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7886.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