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西汉文帝对刑制进行了哪些改革?

作者:  时间:2022-06-27 07:20:24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8 

  西汉文帝对刑制进行了哪些改革?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西汉文帝是汉高祖的第四子,是继汉高祖、汉惠帝、汉前少帝刘恭、汉后少帝刘弘之后,汉朝的第五位皇帝,在位期间稳定宗室、封开国功臣之后,使吕氏之乱后造成的混乱局面得到了稳定,轻徭薄赋,温良节俭,使汉朝的国力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被称为“古之仁君”,特别是文帝十三年进行的刑制改革,在中华文明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改革源于一起刑事案件,西汉的封国齐国有个太仓令淳于公,触犯了汉朝时的法律,按照汉律应该施以刑罚,当时的刑罚主要是肉刑,轻则在脸上刺字,重则断人肢体,淳于公膝下无子,只有五个女儿,其中的一个女儿淳于缇萦因父亲抱怨家中没有儿子,遇事家里也没有能撑起家庭的人而心中愧疚,于是随父亲到了长安,向文帝上书为父亲求情。

  书中写道:“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虽复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妾原没入为官婢,赎父刑罪,使得自新。”

  文帝看到淳于缇萦的上书之后,大受感动,于是下诏:“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僇,而民不犯。何则?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三,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吾甚自愧。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此后丞相张仓,御史大夫冯敬言依照文帝的诏书开始改革刑制,最后定律为:“诸当完者,完为城旦舂;当黥者,髡钳为城旦舂;当劓者,笞三百;当斩左止者,笞五百;当斩右止,及杀人先自告,及吏坐受赇枉法,守县官财物而即盗之,已论命复有笞罪者,皆弃市。罪人狱已决,完为城旦舂,满三岁为鬼薪、白粲。鬼薪、白粲一岁,为隶臣妾。隶臣妾一岁,免为庶人。隶臣妾满二岁,为司寇。司寇一岁,及作如司寇二岁,皆免为庶人。其亡逃及有罪耐以上,不用此令。前令之刑城旦舂岁而非禁锢者,完为城旦舂岁数以免。”

  城旦即早起服筑城的苦役。舂,即妇人犯罪应处城旦者,根据生理条件,不去筑城,而服舂米的劳役。鬼薪是强制男犯去山林砍柴,白粲是强制女犯择米使正白,两者皆用以供宗庙祭祀。司寇,指伺察寇贼,即强制男犯到边远地区服劳役,并以防外寇;女犯作如司寇,指服相当于司寇的劳役。罚作与复作是作刑中最轻者,强制男犯到边远地区戍守,女犯到官府服劳役,刑期有一年、两年、三年。

  为主的奴隶制五刑开始向以笞、杖、徒、流、死为主的封建制五刑转变,汉文帝的刑制改革开创了一个先河。

  众所周知,中国从奴隶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变的标志是春秋时期井田制的瓦解,到战国时期秦国的商鞅变法正式确立了封建地主土地私有制,但是在刑罚制度上,从夏朝建立奴隶制五刑开始,其后历经商、西周、春秋和战国、以及秦朝和汉朝早期,普遍沿用的还是以摧残人的肉体来进行惩罚的制度,而随着封建制度的确立,大量封建地主阶级和平民摆脱了人身依附关系,迫切的需要健全的劳动力,此时残酷的肉刑已经无法适应封建地主统治阶级的需要,从这方面讲,汉文帝的废除肉刑的刑制改革有汉文帝体恤百姓疾苦,性格仁厚的一面,但更重要的是为了适应汉文帝时期推行的无为而治的国策。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讲究的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学说,所以中国在早期的生产和生活中与“五”字结缘,刑罚中也主要受其影响,从夏朝建立,便制定了从轻到重的墨、劓、剕、宫、大辟等五种法定刑,构建了中国早期法律中完备的刑罚体系。

  奴隶制五刑:

  墨刑又称黥刑,是在罪人面上或额头上刺字,再染上墨,作为受刑人的标志。这种墨刑既是刻人肌肤的身体刑,又是使受刑人蒙受耻辱、使之区别于常人的一种耻辱刑。

  劓刑,就是割去受刑人的鼻子。鼻子是人的重要器官,而且与人的尊严密切相关,因此劓刑较墨刑为重。如秦惠文王嬴驷在作为太子时触犯了变法,商鞅以太子为储君,不能刑治,于是就对他的老师公孙贾处以黥刑,对他的伯父公子虔处以劓刑。

  膑刑,剔去人膝盖骨,孙膑就曾受此刑。起源于夏,后再在西周演变为九刑中膑刑的代替剕刑-砍脚。

  剕刑,也作刖刑,是指砍去受刑人手或足的重刑。始于西周,九刑之一。砍足曰剕,砍手曰刖。另外,与砍去手足相类似的还有砍去膝盖骨的膑刑。

  宫刑是破坏受刑人生殖器官的残酷刑罚。对男性为去势,对女性为幽闭。这种宫刑剥夺了受刑人“传宗接代”的能力,在中国古代社会被视为是最大的耻辱和不幸,因而是五刑中除死刑以外最为残酷和最重的刑罚,一般适用于较重的犯罪者。

  大辟,是死刑的统称。在夏、商、周三代,死刑尚不规范,处置方法多种多样,而且极端残酷。特别是在商代末期的纣王时,除常见的斩、戮等死刑方法外,还出现了炮烙、醢、脯等酷刑。

  炮烙,是在铜柱上涂油,下加炭火烤热,令有罪者行走其上,最终坠入炭火中烧死。

  醢刑,是将受刑人捣成肉酱,又称菹刑。

  脯刑,是将受刑人杀死并晒成肉干。

  封建制五刑:

  笞刑,即用法定规格的荆条责打犯人的臀或腿,自十至五十分为五等,每等加十,是五刑中最轻的一等,用于惩罚轻微或过失的犯罪行为。

  杖刑,即用法定规格的“常行杖”击打犯人的臀、腿或背,自六十至一百分为五等,每等加十,稍重于笞刑。

  徒刑,即在一定时期内剥夺犯人的人身自由并强迫其戴着钳或枷服劳役,自一年至三年分为五等,每等加半年,是一种兼具羞辱性和奴役性的惩罚劳动。

  流刑,即将犯人遣送到指定的边远地区,强制其戴枷服劳役一年,且不准擅自迁回原籍的一种刑罚,自二千里至三千里分为三等,每等加五百里,是仅次于死刑的一种较重的刑罚。妇女犯流罪的在原地服劳役三年。

  死刑,即剥夺犯人生命的刑罚,是五刑中最重的一种,分为斩、绞两等,绞因得以保全遗体而稍轻于斩。

  所谓“肉刑”,便是奴隶制五刑中除了大辟之外,其他四种刑罚统称为肉刑,奴隶制五刑是指起于夏朝的墨、劓(音易)、膑、宫、大辟。到了西周,膑变剕,加流、赎、鞭、扑合为“九刑”。

  秦朝时沿用的商、周时期的刑罚,有死刑、肉刑、作刑(劳役刑),死刑包括枭首(将犯人的头砍下悬于木杆上示众的刑罚)、弃世(即在人众集聚的闹市,对犯人执行死刑,以示为大众所弃的刑罚)、族诛(即因一人犯罪而诛灭其亲族的刑罚),还有最严酷的具五刑(指的是先在脸上刺字,然后割鼻子,再砍掉左右脚,接着用鞭杖或竹板活活打死,把头割下来悬挂在木杆上示众,在大庭广众之下剁成肉酱。对于有诽谤辱骂行为者,还要先把舌头割掉。)丞相李斯就是受具五刑而死。

  西汉建立之后,鉴于“天下苦秦久矣”的教训,废除了很多苛刻繁杂的刑罚,但是依然沿用了秦法中肉刑的条文,如汉初的彭越就是被处以具五刑而死。

  汉文帝废除肉刑后,以笞、杖、城旦等刑罚代替原来的黥、劓、剕等刑,但是在执行之初身受笞、杖等刑的人往往被打死,本来是比较轻的刑罚,最后却致人送命,于是至汉景帝元年,定律将笞五百减为三百,笞三百减为二百,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因受刑而死,于是又下诏将笞三百减为二百,笞二百减为一百。并且规定:“ 笞者,箠长五尺,其本大一寸,其竹也,末薄半寸,皆平其节。当笞者,笞臀。毋得更人,毕一罪乃更人。”自是笞者得全。

  随后肉刑偶有使用,如汉武帝将司马迁处以宫刑,魏晋南北朝时期,因国家动荡,战乱频繁,为了震慑百姓,肉刑一度有复辟之势,但因百姓已经习惯了没有肉刑的统治,如若恢复肉刑,列为国家常刑,恐百姓反叛,所以终究没有成为刑罚的主流。

  隋朝时期,在《开皇律》中正式将笞、杖、徒、流、死的五刑列为国家常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7901.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