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在历史上,汉文帝和他的皇后感情如何?

作者:  时间:2022-07-26 22:00:38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1 

  在历史上,汉文帝和他的皇后感情如何?感兴趣的读者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12月14日,最引人关注的考古新闻就是汉文帝刘恒的霸陵得以确认,之前霸陵一直被称为“江村大墓”,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的凤凰嘴则被误认为是刘恒的陵墓。

  霸陵距离凤凰嘴距离不远,凤凰嘴位于白鹿原北端,霸陵位于白鹿原的西端,东北边是汉文帝的妻子窦皇后的陵墓,西南边则是汉文帝的母亲薄太后的陵墓。

  在霸陵外围,有一道长约1200米,宽约860米的夯土围墙,这道围墙将霸陵和窦皇后的陵墓围在一起,由此考古研究人员判断:两座大墓处于一座陵园之中,体现的正是汉代时皇帝与皇后同茔异穴的陵寝制度

  那么,在历史上,汉文帝和他的皇后感情如何呢?作为历史上的一代明君,他处理家庭事务也像处理政事那样明智仁德吗?

  一、幸运良家子

  窦皇后别名窦猗房、窦姬,她是清河郡观津县(今河北省武邑县)人,汉惠帝时她以良家子的身份入宫,做了服侍吕太后的宫女。

  良家子,在汉代是个特定的阶层,指从事正当职业、拥有一定资产、遵循伦理纲常的人,良家的女子通常是朝廷选秀的主要来源。

  窦姬以良家子的身份进入宫廷,刚入宫时她没有机会接触到刘恒,刘恒只是跟随在不受宠的母亲薄姬身边的一个不受宠的皇子,薄姬凭借着与世无争的态度得以在宫中立足,刘恒则得以在吕后眼皮子底下保全了性命。

  后来吕后想把自己宫中的宫女分别赏赐给各诸侯王,窦姬也在赏赐名单之中。窦姬想去距离自己家乡较近的赵国,可是事到临头,她却被分派到了去代国的名单之中。窦姬人微言轻,只好无奈地跟随队伍去了代国。

  代国之君正是刘恒,他在8岁时就被刘邦封为代王,刘邦去世以后他就跟随母亲薄姬去了代国,窦姬成为他宫中的一名宫女。

  和窦姬一起去代国的还有另外四名宫女,但是刘恒却偏偏最宠爱窦姬。

  公元前189年,窦姬为刘恒生下一女,这就是后来的馆陶公主刘嫖(此处读平声,指身体轻便的样子)。

  公元前188年,窦姬生下一子,这就是后来的汉景帝刘启。

  窦姬一共为刘恒生了两子一女,最小的儿子是刘武,后来的梁王。

  在此之前,代王刘恒已经立有王后,他和王后也生育了四个儿子,但是离奇的是,王后和四个儿子都先后离世,窦姬所生的刘启就成为代王的长子。

  刘恒在代国孝顺母亲,善待妻儿,仁爱百姓,是想要在此长期安居乐业的派头,但是他的命运随着吕后去世发生了一次巨大的转折。

  二、立后

  吕后去世之后,朝中的大臣们认为小皇帝刘弘不适合再承担治理天下的重任,于是想改立刘邦的儿子。此时刘邦的子嗣在吕后的残害下已经所剩不多,刘恒有着很好的仁孝名声,一向又和吕后及其亲族没有瓜葛,所以成为大臣众望所归的人选。

  公元前180年,23岁的刘恒继位,是为汉文帝。次年正月,在大臣们的进谏下,皇长子刘启被立为太子。

  汉文帝册立太子之后,赐予当时天下已为人父的百姓爵位一级,颇有与民同喜的意味。

  国不可无后,册立太子之后,大臣再次上书请求立后,汉文帝的母亲薄太后给出自己的意见:“诸侯皆同姓,立太子母为皇后。”汉文帝一向事母至孝,就听从了母亲的建议,立太子刘启的母亲窦姬为皇后。

  册立皇后以后,汉文帝与民同喜的方式非常实际,给天下鳏寡孤独贫穷困苦以及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和九岁以下的孤儿赏赐了大量布匹、粮食和肉类。

  三、大胆袁盎

  作为一国之君,汉文帝当然也有自己的宠妃,那就是慎夫人和尹姬,尤其是慎夫人,不仅姿容艳丽,而且能歌善舞,多才多艺,汉文帝十分宠爱她。

  窦皇后虽然身份尊贵,但是却身体多病,再加上年老色衰,汉文帝对她逐渐不像从前那样恩爱。后来,窦皇后因病双目失明,汉文帝更不大在意她的感受,十分纵容宠妃慎夫人,大家在宫中列坐时甚至允许慎夫人不顾身份尊卑,和窦皇后平起平坐。

  宫里的人对慎夫人这种僭越行为习以为常,但是当大臣们看到这一幕时却有另外的看法。

  袁盎是汉文帝朝的一位直臣,一向以敢于直言进谏著称。有一次,袁盎参加汉文帝在上林苑举办的盛宴,他看到慎夫人的座位与窦皇后位次对等,认为这不合规矩,于是就让内侍把慎夫人的座位撤到下席。

  慎夫人已经习惯了享受和窦皇后一样的地位,看到自己的座位被摆到下席之后,她非常不高兴,当即拒绝就座入席。

  汉文帝看到慎夫人生气,自己也很愤怒,立刻带着慎夫人怒气冲冲地乘辇回宫。

  袁盎当然知道是自己惹得龙颜大怒,但是他还是找准机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当汉文帝的怒气渐消之后,袁盎对汉文帝说道:“臣闻尊卑有序则上下和。今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妾主岂可与同坐哉!适所以失尊卑矣。且陛下幸之,即厚赐之。陛下所以为慎夫人,适所以祸之。陛下独不见‘人豕’二字乎?”

  袁盎很直白地告诉汉文帝,只有尊卑有序才能上下和睦,以慎夫人的地位确实不能与皇后平起平坐。汉文帝如果真为慎夫人着想的话,就应该想着不要为她招来灾祸。

  说完这些之后,袁盎还觉得不够,他提醒汉文帝说道:陛下难道不记得“人豕”这件事了吗?

  人豕,即人彘,是当年刘邦的皇后吕雉对付刘邦的宠妃戚夫人的残忍手段。

  汉文帝当然记得当年吕后是如何残害父亲的宠妃及子嗣的,他听了袁盎的劝谏之后,心惊肉跳之余,心里的怒气全消。不仅如此,他还把这些话都告诉了慎夫人,慎夫人这才省悟,知道袁盎是在为自己的长远考虑,于是她厚赏了袁盎,从此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收敛,变得对窦皇后恭顺有礼。

  四、权倾朝野

  后来的事实证明,袁盎对汉文帝和慎夫人的劝谏中肯而及时,因为窦太后确实曾经达到过权倾朝野的程度。

  公元前157年,汉文帝崩逝,太子刘启即位,是为汉景帝。

  窦皇后荣升为皇太后,她的次子刘武已经被封为梁王,在她的请求下,汉景帝允许刘武留驻京师。窦太后的弟弟及子侄都被封侯,窦氏家族一时十分荣耀,窦太后更是大权在握。

  慎夫人一直没有生育子女,汉文帝死后,她在宫中孤立无援,生死荣辱全在窦太后的掌握之中。所幸窦太后还记得慎夫人后来的恭顺有礼,慎夫人才得以全身而退。

  窦太后一直活到汉武帝建元六年,她崩逝以后,汉武帝把她与汉文帝合葬在霸陵。按照当时的陵寝制度,帝后合葬不合陵,即葬在同一个地方,但是各立陵冢,两个陵冢之间隔了800米左右的距离。

  如今,汉文帝霸陵被确认,之所以能够被确认,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它与窦太后的墓处于同一陵园之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陵区。“同茔异穴”的两座大墓在岁月中伫立了两千余年,今人拉开时光的幕布,听它们无声地述说着久远以前一代帝后鲜活的爱情故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9799.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