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沈德潜:乾隆的御用文人,最后结局如何?

作者:  时间:2022-07-27 02:30:27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5 

  沈德潜:乾隆的御用文人,最后结局如何?感兴趣的读者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乾隆是我国历史上实际在位时间最长的帝王,正因为如此,他的功绩和过错就显得格外多,功绩为世人瞩目,过错自然也免不了被人批评。

  乾隆经常以各种理由惩罚大臣,哪怕这些人已是耄耋之年,哪怕是已经作古也不会轻易放过:比如三朝老臣张廷玉,他告老还乡之后,乾隆居然因为张廷玉的亲家犯错而下旨将张廷玉抄家,结果掘地三尺,除了证明张廷玉清廉忠直之外,没有发现这位老臣有任何过错,最后乾隆只好自己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被乾隆错误地惩处的并不只张廷玉一位,而是有很多,其中有一位老臣,他生前是乾隆极其欣赏的御用文人,乾隆甚至直接写诗表达对他的爱意,但是在这位老先生97岁去世之后,乾隆居然下旨追夺此人的阶衔,还把他的墓碑砸倒。

  结果呢,事实再次证明,乾隆又惩罚错了人。

  这位无辜地在身后受辱的老臣就是沈德潜,乾隆朝的诗人和著名学者。

  一、 乾隆深爱的文人

  沈德潜自幼跟随诗词大家叶燮学诗,对自己的诗才十分自负,同时他还饱读诗书,热衷于功名。但是就是这么一位满腹才学的诗人,参加科举考试竟然屡试不中,沈德潜没有轻易放弃,他一直坚持考了十七次,最后好不容易才于67岁时考中进士,成功步入仕途。

  沈德潜考中进士那年是1739年(乾隆四年),这时的乾隆还不到三十岁。在此之前,乾隆已经听到了沈德潜的诗才大名,见到沈德潜之后,他对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臣十分赏识,授予他翰林院编修之职,并让他担任侍讲学士,专门为自己讲解诗学。

  沈德潜在诗歌方面学问深厚,乾隆也雅好诗歌,两个人经常一起讨论历朝历代诗源,沈德潜颇能博古通今,经常对答如流,举一反三,乾隆十分高兴,尊敬地称呼沈德潜为“江南老名士”,还赐给他几十首“御制诗”,在诗中把沈德潜比作李白、杜甫一样的人物。

  二、 我爱德潜德

  乾隆和沈德潜两个人君臣相得,相处十分融洽,在沈德潜做官的10年时间里,乾隆多次给他升职,官职最高的时候做到了礼部侍郎。

  但是沈德潜毕竟是老年之后才开始做官,随着时间过去,他尽显疲态,还曾经因为身体虚弱摔倒过,跌伤了牙齿。

  因为身体原因,做官10年之后,沈德潜不得不请求退休。乾隆批准了沈德潜的请求,允许他以原官职品阶致仕,待遇相当优厚。

  77岁的沈德潜回归江苏苏州故里,在家乡著书立说,教书育人,以诗文启迪后生晚辈。当地人十分感念他的恩德,经过官府允许之后,为他在苏州建立了生祠。这对于在世的人来说是十分难得的。

  虽然退居家乡,但是沈德潜仍然保持着和乾隆的联系。1752年,沈德潜80岁大寿,乾隆特意赐给他一块匾额,上书“鹤性松身”四个大字。

  1757年,沈德潜85岁,乾隆又给他加礼部尚书衔,并应沈德潜的请求,赐予他父母诰命的荣誉,同时给予三代封典。

  乾隆本来就非常喜欢写诗,现在赐予沈德潜那些恩典,他似乎觉得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情,于是特意又为他写了一首诗,诗中有两句是:“我爱德潜德,淳风挹古福。”

  这些都还不是乾隆厚待沈德潜最高的地方,1762年,乾隆南巡到常州的时候,90岁高龄的沈德潜还奉命前去迎驾;1765年,沈德潜已经93岁了,乾隆再次南巡到常州,沈德潜再次迎驾,乾隆看到年迈康健的老诗人,非常高兴,特授予他太子太傅衔,并赐予他孙子举人出身。

  三、 盖棺未定论

  1769年,97岁的沈德潜去世,乾隆追封他为太子太师,赐谥号“文悫”,并进入贤良祠享受祭祀。

  至此,沈德潜的人生荣耀才到达顶点,然而,这却不是他命运的终点。

  1778年,江苏泰州人徐述夔的诗集《一柱楼诗》被当地官员认定“悖逆词句甚多,”有反清复明的思想,于是向上奏明乾隆,不仅徐家人被处以重罪,很多人也受到牵连,其中就包括已经故去的沈德潜。

  沈德潜被牵连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曾经给徐述夔的这本诗集写过一篇《徐述夔传》作序,在文章中,他大力称赞徐述夔,夸奖他“称其品行文章皆可为法”。

  乾隆刚开始没想追究沈德潜的罪责,但是随着案件的推进,江苏当地官员推诿怠慢的态度惹恼了他,再想到自己曾经给予沈德潜那么隆重的恩宠,乾隆的心思产生一个巨大的转折,他认为在自己如此厚待之下,沈德潜的态度应该是“理应谨慎自持,励图报效,乃敢为逆犯徐述夔作传,视其悖逆之词恬不为怪,转为赞扬,实为丧尽天良,负恩无耻,使其身在,必当重治其罪。”

  乾隆盛怒之下,亲自撰写圣旨,追夺之前给予沈德潜的阶衔,停止圣贤祠的祭祀,剥夺封号,更严重的是,他下令扑倒沈德潜坟前的墓碑。

  曾经多少荣宠,如今就有多少耻辱,沈德潜如果泉下有知,肯定会宁愿当初没有接受那么巨大的荣耀,这样就不至于让乾隆如此龙颜大怒,让自己死后都不得安生。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沈德潜不仅坐实了罪名,也受到了严厉的惩处,如果是一般的君主,到这一地步也就算全剧终了,但是乾隆心思玲珑剔透,经常会自觉不自觉地进行自我反思,对待沈德潜一案也不例外。

  1779年,徐述夔案的第二年,经过反复思考,乾隆终于明白:徐述夔家境富裕,沈德潜当初肯为他的诗集作序,并非真的认可徐的文章词句,不过是贪图徐述夔给他的润笔费而已,所以才会“贪小利而谀大逆”。

  乾隆做了这么一通自我说服以后,又欣欣然地写了一系列《怀旧诗》,把沈德潜归入值得他怀念的五位诗人之中,还颇为哀怨地写道“且知余不负德潜,而德潜实负余也。”

  如果沈德潜仍然健在,听到乾隆如此委屈地责怪自己,一定会非常惶恐地说道:“皇上,您说得对,是老臣错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980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