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王粲在刘表手下过得怎么样?他是如何抒发胸中苦闷的?

作者:  时间:2022-07-28 23:00:24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9 

  王粲,东汉末年文学家、官员,“建安七子”之一,曾依南下依附于荆州牧刘表,但刘表没有识人之能,对王粲并不重视。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在荆州的十余年,是王粲一生中最为压抑最为苦闷的年岁。

  刘表身长八尺,姿貌甚伟,颇有儒者风范。

  刘表是汉景帝的后人,身上流淌着最正宗的汉室血脉。

  刘表雄踞最富庶的荆楚之地,和曹操袁绍等人都是雄踞一方的诸侯。

  刘表久闻王粲大名,没有见到王粲之前,他本来是打算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王粲的。

  见到王粲的那一刻,刘表改变主意了。

  王粲的相貌实在对不起刘表的一腔倾慕,刘表瞬间转换心思,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跟王粲一起投奔刘表的族兄王凯。

  刘表还直言不讳对王粲作了说明。

  王粲只好无比尴尬地留下了,窝窝囊囊在刘表身边做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幕僚。

  王粲给他的朋友孙文始写了一首诗《赠士孙文始诗》,诗里说“龙虽勿用,志亦靡忒。白驹远志,古人所箴。”

  他告诫朋友,实际上是在告诫自己。

  虽然目前不被重用,但不要因此改变自己的志向,要像白马一样志向远大。

  踌躇满志的天才、京城少年王粲到了当时颇为蛮荒的荆州,大概颇有优越感,有一点自以为是。

  王粲的这点自以为是在张仲景看来是害了他的命。

  张神医有次见到王粲,看他掉眉毛,于是告诉他早发现早治疗,省得二十年后惨死。

  王粲大手一挥,理也不理人家。

  在荆州十五年,王粲是苦闷的,除了替刘表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文书、记一些文学记之类的官志,剩下的便是虚度光阴。

  长沙太守张羡叛乱,刘表举兵讨伐,为了师出有名,刘表让王粲写了一篇《三辅论》,王粲写的铿锵有力,读来让人汹涌彭拜,申明用兵乃是为了“去暴举顺”。

  袁绍死后,袁绍的儿子袁尚和袁谭兄弟阋墙,刘表为了劝和,让王粲起草了《为刘荆州谏袁谭书》和《为刘荆州与袁尚书》,王粲依然写的“词章纵横”。

  公元204年(建安九年),王粲来到荆州已经十三年了,这年秋天,王粲久客思归,登上当阳东南的麦城城楼,纵目四望,万感交集,写下传诵不衰的名作《登楼赋》。

  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兮,实显敞而寡仇。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丘。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纷浊而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

  惟日月之逾迈兮,俟河清其未极。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骋力。惧匏瓜之徒悬兮,畏井渫之莫食。步栖迟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将匿。风萧瑟而并兴兮,天惨惨而无色。兽狂顾以求群兮,鸟相鸣而举翼。原野阒其无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凄怆以感发兮,意忉怛而憯恻。循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夜参半而不寐兮,怅盘桓以反侧。

  王粲通过此赋悲乡念远,以发泄自己内心的苦痛。

  失意的人,最容易怀念故乡。

  归途如此遥远,北风入怀,可是乡音未改?

  都说故乡是一个人灵魂的子宫,他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安全,又如此的温暖。

  它不仅属于童年,所有成年的远足和来来回回也以它为圆心。

  不同的是,有的人是衣锦还乡,一边炫耀一边靠近,有的人却是背井离乡,一边怀念一边逃离。

  “惧匏瓜之徒悬兮,畏井渫之莫食”,匏瓜已熟,却空自高悬;井已清,却无人来取水。

  王粲和它们一样,空有满腹才华,在人生最好的时间里,鲜花落地,绸缎生凉。

  面对着万里秋阳一带江水,如此美景却不是我的故土,不知故土是否沧海桑田,我怎能忍留!

  从荆州城楼上走下来的王粲,想必也看清楚了一些事情。

  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刘表病危,刘表内部的倾轧日趋尖锐。

  以王粲对政治的敏锐,他也早已看清了刘表,也看清了自己的前路。

  王粲主张降曹归汉,并向刘表之子刘琮进言,使曹操不战而取得荆州。

  王粲因此得到了曹操的信任,辟为丞相掾,赐王粲爵关内候。

  王粲归附曹操之后,如鱼得水,才志有所施展。

  公元213年(建安十八年),汉献帝封曹操为魏公,曹操开府,王粲官拜侍中。

  在曹操幕府,王粲备受赏识和重用,他与曹操出入同车,同曹丕、曹植的关系也相当密切。

  公元217年(建安二十二年),王粲随曹操征吴,不幸染上瘟疫去世,年仅四十一岁。

  曹丕和曹植,这两个彼此水火不容的家伙,却都以真挚的情感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着王粲。

  王粲去世时,曹丕亲自主持追悼会,曹植又作《王仲宣诔》悼念王粲,盛况空前。

  曹丕忽然对着群臣道:“仲宣平日最爱听驴叫,让我们最后学一次驴叫,为他送行吧!”

  说完,自己便惟妙惟肖地学了一声。于是空谷回响着一声声的驴叫……

  曹植为他作诔(读如垒,悼词)一篇,先祖述王粲的家世,又说了王粲的人生经历。

  曹植为王粲“早世即冥”,无限悲伤,寄托着他对亡友深切的哀思,深情地回忆了他们之间的友情。

  曹植说:“我随着你的灵车,似乎还能够听见人们在呼唤你的名字,却见不到你回眸相应,缟素之间,连骏马都引颈哀鸣,交颈相泣……”

  王粲死后,蔡邕送给他的所有典籍珍本阴差阳错都归于他的侄孙子,刘表女儿和他哥哥王凯的孙子。

  而王粲这个侄孙子,将来我们会知道他的名字。

  他叫王弼,是一颗英年早逝的流星,却照耀了中国哲学史一千年的星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9893.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