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杨宪被杀后,胡惟庸为什么还要选择谋反?

作者:  时间:2022-07-29 18:30:24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0 

  杨宪被杀后,胡惟庸为什么还要选择谋反?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没官妇女,止给功臣家。文臣何以得给?”

  这是《明史·列传·卷一百九十六》中,明太祖朱元璋赐死右丞相汪广洋后,责问六部官员的话。

  汪广洋就是胡惟庸谋反的同谋者,因为私自扣留占城国进贡给皇帝的贡品,而被朱元璋问罪赐死。汪广洋有罪,但是私自扣留贡品,罪不至死。朱元璋杀死右丞相汪广洋,只是处置左丞相胡惟庸乱党的开始而已。

  在胡惟庸之前,明朝丞相由杨宪担任,此人既不是淮西集团的功臣,也不是浙东集团的功臣。杨宪,太原阳曲人,本来是朱元璋身边的秘书,备受朱元璋信任。在朱元璋身边,跟随他打天下的兄弟,大多都是淮西集团的人。

  淮西集团以李善长为首,因为朱元璋也是淮西人,所以大力提拔淮西功臣。但是,随着明朝建立,淮西功臣多有不法之事,权势越来越大。在朱元璋的眼中,虽然淮西功臣都是自己的好友,但是一个团体势力太大,对于皇权就是个巨大的威胁。

  因此,在明朝初年,朱元璋选丞相的时候,不再考虑李善长,而是想要选自己的心腹杨宪。杨宪,是朱元璋的秘书,又不属于淮西集团功臣,正好可以制衡淮西功臣。而且杨宪和刘伯温等人关系亲近,他们是挚友,刘伯温正是浙东功臣集团的代表人物。

  在这时,朱元璋想的是,扶持一下势弱的浙东集团功臣,让他们同淮西集团抗衡。朱元璋因为杨宪同刘伯温的关系,默认杨宪是浙东集团的人了,可惜刘伯温心中从没有所谓的“浙东集团”,让朱元璋失了策。

  在任命杨宪之前,朱元璋把刘伯温找来,询问他丞相人选。当时李善长因为一件小事,被朱元璋责罚,被朱元璋罢免了丞相之位。朱元璋为了丞相的下一任人选,找来刘伯温,询问他让杨宪当丞相怎么样?刘伯温直接回答朱元璋:

  “宪有相才无相器。夫宰相者,持心如水,以义理为权衡,而己无与者也,宪则不然。”

  刘伯温是杨宪的挚友,对杨宪的评价可谓入骨三分,也预料了杨宪最后的结局。刘伯温还是坚持让李善长为相,从这里就能看出,刘伯温心中是没有所谓“浙东集团”的。朱元璋心中的淮西集团,也是他假想出来的,在刘伯温看来只有一个“朱氏王朝”。

  “汪广洋、胡惟庸是否可以为相?”但是都得到了刘伯温的否定回答。当时,杨宪、汪广洋、胡惟庸都是明朝功臣中的年轻人,便于朱元璋控制,因此朱元璋才心心念罢黜资历老的李善长,让杨宪等三人中其中一人为相。

  可惜,朱元璋没有听从刘伯温的建议,将杨宪任命为丞相。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杨宪被任命为中书左丞,成为了中书省的实际负责人。刘伯温评价杨宪,没有宰相的肚量,果然成为了现实。

  杨宪得势后,因为自己掌握了相权,而李善长等淮西功臣失势,杨宪开始刻意打压淮西功臣。杨宪把打击对象,选为了淮西集团的代表人物李善长,多次弹劾李善长。杨宪此举可谓自作聪明,他认为皇帝不想淮西功臣势力太大,自己弹劾李善长,一定会得到朱元璋的支持。

  可是,杨宪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皇帝朱元璋也是淮西人。说李善长是淮西集团的代表,更可以说朱元璋才是淮西集团的领袖,明朝天下就是淮西人建立起来的。杨宪来到中书省后,就借着手上的权力,肆意打压淮西集团的元老李善长,是朱元璋万万不愿意看到的。

  李善长资历老,经历的大风大雨太多了,现在被年轻人杨宪如此羞辱,当即开始反击。在《明外史·杨宪传》记载中:

  “于是善长劾宪,排陷大臣,帝怒,穷竟其罪,宪遂伏诛。”

  洪武三年,刚刚当上丞相的杨宪,就被李善长弹劾“排挤功臣”。朱元璋看到杨宪太过冒进,也没有保他,当即将其处死。在《明史》中,杨宪没有单独列传,也是因为死得不明不白。杨宪本是朱元璋在中书省的代表,杨宪担任左丞相后,却沉迷于和淮西功臣们暗斗,实在让人摸不到头脑。

  杨宪之死,是朱元璋丢卒保车,他不想让自己和淮西功臣割裂开来。朱元璋和淮西功臣集团是一个整体,但是他当了皇帝,又要保障皇权的至高无上。他想要制衡淮西集团,又不能把淮西集团给打散了,杨宪错误理解了朱元璋的意思,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了。

  而杨宪被杀十年后,左丞相胡惟庸因为谋反,被朱元璋命令灭族。杨宪被杀在前,胡惟庸为何不知收敛?还敢同皇帝朱元璋掰手腕呢?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经过李善长推荐,胡惟庸担任了右丞相,正式进入中书省。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胡惟庸升为左丞相,正式掌握了明朝的相权。

  杨宪的教训,胡惟庸是有吸取的,他在朱元璋面前毕恭毕敬,因此得到了朱元璋的信任,开始独相。胡惟庸资历浅,便于朱元璋控制,还是淮西集团的人,是李善长的心腹。在朱元璋的眼中,胡惟庸当丞相身份合适,资历合适,而且很听话。

  可惜这些都是假象,胡惟庸最擅长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了,这也为他的灭亡埋下了伏笔。胡惟庸独相多年,暗地里开始排除异己,壮大自己的势力。当初说胡惟庸不堪为相的刘伯温,成为了胡惟庸的第一个打击目标。

  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正月,刘伯温感染了风寒,朱元璋知道情况后,派右丞相胡惟庸给刘伯温送药。在《明史·列传·卷十六》中,有关于刘伯温的死因记载:

  “基在京病时,惟庸以医来,饮其药,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其后中丞涂节首惟庸逆谋,并谓其毒基致死云。”

  胡惟庸因为仇恨刘伯温,在朱元璋赐的药中下了毒,直接导致了刘伯温毒发身亡。除了刘伯温,胡惟庸已经丧心病狂,还妄图害死大将军徐达。徐达是朱元璋的老兄弟,在明朝开国功臣中,朱元璋最赏识他,认为他忠厚老实。

  “惟庸遂诱达阍者福寿以图达,为福寿所发。”

  胡惟庸勾结徐达的奴仆,妄图杀死徐达,奴仆不敢下手,告知了徐达情况。胡惟庸种种劣行,被多次禀告到朱元璋那里,朱元璋开始准备处死胡惟庸。于是,在洪武十二年(公元1379年),明朝的藩属国占城国派遣使者,给明朝皇帝朱元璋送来了一大批贡品。

  胡惟庸听说占城国使者来了,带了一大批珍贵的宝物,竟然和右丞相汪广洋,把贡品私自扣留下来。他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了,其实锦衣卫早就探查出情况,报告给朱元璋。朱元璋大怒,就决定以“占城国进贡事件”,处死胡惟庸一党。

  朱元璋把胡惟庸和汪广洋叫来,严厉训斥两人,更是下诏令斥责中书省。胡惟庸看到自己性命堪忧,于是把自己的副手汪广洋丢了出来,最终汪广洋被朱元璋赐死。胡惟庸认为汪广洋被杀,皇帝朱元璋气就消了,但是他低估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

  朱元璋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胡惟庸一党连根拔起。随即,汪广洋的小妾陈氏被查出,是没入官籍的罪臣之女。陈氏只能赏给功臣,汪广洋这样的文臣,是没有资格得到的。汪广洋当初为了得到陈氏,肯定是违反明朝律条的,朱元璋就借着“陈氏”开始接着做文章。

  “便颁下敕令命法司调查。于是惟庸以及六部属官都应当被判罪。”最终,下定决心的朱元璋,把胡惟庸等人下狱问罪,这就是明初三大案之一的“胡惟庸案”。胡惟庸被下狱,是罪有应得,也是他自取灭亡。

  那么杨宪被杀的例子就摆在前面,胡惟庸为何还敢谋反?还是因为胡惟庸自认为自己有三大保障,可以同皇帝朱元璋“谈谈判”、“掰掰手腕”。第一点是胡惟庸在朝堂上已经掌控了巨大的势力,他的门人故旧遍布朝野。

  胡惟庸当丞相,就是由恩师李善长推荐,胡惟庸就是在李善长扶持下,渐渐成长起来的。纵观胡惟庸一生,对李善长还是很尊重的,但是也是因为胡惟庸,给李善长招致了灭门之灾。在杨宪为相时,刻意打击李善长,胡惟庸就坚定的支持恩师李善长,帮助李善长扳倒了杨宪。

  李善长看到胡惟庸如此得力,于是开始提携胡惟庸,让胡惟庸成为了右丞相,最后成为了明朝的左丞相。在胡惟庸刚刚成为丞相的时候,朝堂众臣都把胡惟庸,看做李善长在朝堂的化身。而胡惟庸也刻意强化这种观念,他想要把自己同李善长捆绑起来,借助淮西集团的势力,平步青云。

  “与太师李善长相结,以兄女妻其从子佑。”胡惟庸为了拉住李善长,把自己的侄女嫁给李善长的侄子李佑,结为儿女亲家。胡惟庸背靠着李善长这棵大树,开始发展了自己的势力,成为朝堂重要的力量。

  而这时的李善长,已经年纪大了,没有心力再掌控淮西集团了。在潜移默化中,胡惟庸渐渐代替了李善长在朝堂的影响力,掌握了大明帝国的相权。胡惟庸借着李善长的威望,发展自己的势力,直到把李善长身上的政治资本全部榨空。

  “善长已老,不能强拒,初不许,已而依违其间。”

  李善长无可奈何,望着“怀中的恶蛇”,只能假装顺从。胡惟庸认为李善长支持自己,淮西集团也就支持自己了,因此敢于谋反。除了李善长,胡惟庸还勾结了吉安侯陆仲亨和平凉侯费聚,这两个人都曾因为没有完成朱元璋交代的任务,被朱元璋严厉训斥,因此怀恨在心。

  “吾等所为多不法,一旦事觉,如何?”从此,陆仲亨和费聚投入胡惟庸门下,帮助胡惟庸在外收集兵马,以备日后起事。这也是胡惟庸敢于谋反的第一点原因,胡惟庸自认为自己有淮西集团元老李善长支持。他还认为自己外面有兵,朝堂有众多门人,才敢密谋造反,想要自己当皇帝。

  第二点是所谓“天象”,古代封建王朝皇帝,深受儒家学说影响,特别讲究“君权神授”。其实,这也是新王朝的开国皇帝,为自己当皇帝找的理由而已。历朝历代开国皇帝,总是推翻前一个王朝,再建立新的王朝。

  前一个王朝,就是宣扬自己的权力是“上天赋予的”,才能统治天下。下一个王朝的开国皇帝,自然也要有样学样,不然皇帝位置就坐不稳,会被天下百姓的唾沫星子淹死。因此,每一个王朝的开国皇帝,一定会宣扬自己的神奇身世,或者刻意制造所谓“异象”。比如,朱元璋推翻元王朝,登基为帝后,就说自己出生时:

  “母陈氏,方娠,梦神授药一丸,置掌中有光,吞之,寤,口余香气。及产,红光满室。”

  “……生高祖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皇妣尝抱高祖,忽见头上角出,遍体鳞起。”

  这样所谓的“天象”,在史书记载中比比皆是,都是为了宣扬所谓“君权神授”。而胡惟庸也见到了这样的“异象”,让他认为“上天”,也是支持他当皇帝的。在胡惟庸权倾朝野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老家来了几个人,报告了胡惟庸一个好消息。

  “其定远旧宅井中,忽生石笋,出水数尺,谀者争引符瑞,又言其祖父三世冢上,皆夜有火光烛天。”想要巴结胡惟庸的人,刻意编造了胡惟庸老家井中,长出了石笋,而且一夜之间长了几尺高。

  “丞相,您家三代冢上,晚上都发出红光,红光把附近照得亮堂堂的。”

  胡惟庸一听,又是赠予金银,这些编造的“祥瑞”,让胡惟庸彻底迷失。胡惟庸一听,这不是就是“上天”让我谋反,让我当皇帝吗?这也是胡惟庸敢于谋反的第二点原因,在古代封建社会,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第三点原因,胡惟庸和明朝的敌人北方残元势力,和东南沿海的倭寇势力,都有勾结。胡惟庸得到了李善长等人的支持,又看到“天降祥瑞”,已经开始决定谋反。为了谋反能够成功,胡惟庸不仅和朝堂上的文臣、武将勾结,让武将掌握兵权,让文臣掌控六部,还和外部势力进行勾结。

  明朝建立时,元朝还占据着北方,后来徐达、常遇春北伐,才把元朝势力赶到长城以北地区。朱元璋从小受尽苦难,而苦难的来源,多是元朝统治者的肆意欺压。朱元璋从小就对元朝统治者特别厌恶,他受够了元朝统治者的欺辱。后来反抗元朝统治,在元末各股军阀势力中,朱元璋所部也是最积极的一个。

  “天子守国门”,把北元势力一次次击溃。而胡惟庸为了自己的权力,却恬不知耻秘密同北元势力联系,谋求北元势力的支持。

  “遣元故臣封绩致书称臣于元嗣君,请兵为外应。”封绩本是元朝的旧臣,后来投降了明军,成为了胡惟庸的心腹,胡惟庸就让封绩带着金银财宝,同北元势力取得联系。这时的北元势力,经过明朝军队多次打击,再也没有南下长城的打算。

  但是,胡惟庸派封绩送来金银财宝,北元当即收了下来,口头答应了同胡惟庸合作。其实,这份所谓的“盟约”,是特别脆弱的,可以说一点用都没有。北元如今连自己都保不住,那还敢与大明帝国作对,胡惟庸只是给自己买个“定心丸”而已。胡惟庸同北元勾结后,又开始了下一步行动,在《明史》记载中:

  “惟庸益以为事可就,乃遣明州卫指挥林贤下海招倭,与期会。”

  在明朝初年,在东南沿海就已经有了倭寇,这些倭寇就是卑鄙无耻的打家劫舍“海盗”。这时的倭患,对比明朝中期,还没有那么严重。因此,明初的倭寇就是一群散兵游勇,在明朝军队面前还是不堪一击的。

  胡惟庸为了万无一失,派遣自己的心腹林贤,带着金银财宝,去招揽倭寇为自己所用。这些弹丸小国来的倭寇,见到大笔的金银财宝,自然同意帮胡惟庸谋反。其实,胡惟庸和倭寇勾结,和同北元勾结一样,只是被画了一个“大饼”而已。这也是胡惟庸敢于谋反的第三点原因,自己内部有文臣武将支持,外部还有北元、倭寇支持,胡惟庸自认为谋反必定会成功。

  但是,胡惟庸美梦做得太好,把谋反想得太过简单了。胡惟庸严重低估了皇帝朱元璋,朱元璋作为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即使胡惟庸在他面前假装得多么顺从,他也不可能对胡惟庸没有戒备。胡惟庸和文臣武将接触过密的消息,很快通过锦衣卫,传到朱元璋耳朵里。

  在这时朱元璋心中,什么淮西集团功臣?什么功勋元老?胡惟庸要用相权,染指我的皇权,必死无疑。从锦衣卫把胡惟庸谋反的罪证,呈献到朱元璋面前,朱元璋为了自己的皇权,已经决定铲除胡惟庸乱党了。

  因此之前的“占城国进贡事件”,还是“没入官籍的陈氏”,都是朱元璋准备铲除胡惟庸的“导火索”而已。朱元璋已经不能容忍吃里扒外的胡惟庸,决心铲除胡惟庸,还要把胡惟庸灭族。

  子驰马于市,坠死车下,惟庸杀挽车者。帝怒,命偿其死。惟庸请以金帛给其家,不许。”胡惟庸的儿子为非作歹惯了,在闹市驾驶马车,撞死行人。

  朱元璋下达命令,让胡惟庸之子偿命,胡惟庸提出赔钱了事,朱元璋不同意。胡惟庸看到事情紧急,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同御史大夫陈宁、中丞涂节等人,准备发起谋反。但是,在谋反执行过程中,中丞涂节却反悔了,向朱元璋告了密,胡惟庸乱党的阴谋大部分都浮出了水面。

  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朱元璋下达诏书,将胡惟庸、陈宁、涂节全部灭族。这时,“胡惟庸案”牵扯还不广,只限于胡惟庸同谋的几人。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胡惟庸被杀8年后,大将军蓝玉率部北伐,把当初胡惟庸派去北元的封绩俘虏。

  封绩被俘后,李善长得知消息,让蓝玉把封绩送到自己这里,刻意隐瞒了封绩被抓的消息。封绩是胡惟庸勾结北元势力,最重要的人证,李善长刻意隐藏封绩,给自己家族带来了灭顶之灾。从此也可见,李善长对胡惟庸的谋反阴谋是知道的,只是刻意隐瞒了皇帝朱元璋而已。

  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90年),封绩被锦衣卫逮捕,胡惟庸勾结北元势力,意图谋反的事情,才被揭露出来。之前,朱元璋知道李善长和胡惟庸关系亲近,但是“胡惟庸案”发后,朱元璋并没有处置李善长。可能,朱元璋还念及李善长的开国之功,这次封绩被逮捕,把一切都交代了。

  “会善长家奴卢仲谦首善长与惟庸往来状,而陆仲亨家奴封帖木亦首仲亨及唐胜宗、费聚、赵庸三侯与惟庸共谋不轨。”李善长家奴卢仲谦,告发李善长同胡惟庸接触过密,商议过谋反的事情。后来,陆仲亨家奴封贴木也告发陆仲亨,曾和胡惟庸等人密谋造反。

  自此,胡惟庸勾结朝臣,宣扬“假祥瑞”,同外敌勾结的罪行,才全部被朱元璋得知。朱元璋这位雷霆手段的皇帝,心中再也没有了一丝怜悯,开始肃清胡惟庸乱党。胡惟庸的乱党包括明朝开国第一功臣韩国公李善长、吉安侯陆仲亨、平凉侯费聚、延安侯唐胜宗、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永嘉侯朱亮祖、靖宁侯等一公二十一侯,全部被灭族。

  受“胡惟庸案”牵连致死者,共有三万多人,可见朱元璋已经杀红了眼。“胡惟庸案”后,明朝取消了中书省,废除了丞相这个职务。从此,明朝只有朱元璋这位至高无上的皇帝,再也没有所谓的淮西集团和浙东集团了。朱元璋这时才感受到当皇帝的寂凉,身边能够信任的人,只有马皇后和太子朱标,这可能就是一代明君的孤独!为了天下的百姓,朱元璋杀尽贪官污吏,为了黎民苍生,朱元璋只能忍受这份孤独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9932.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