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曹丕灭亡东汉时,哪个魏国大臣哭了?

作者:  时间:2022-07-30 08:00:25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9 

  曹丕灭亡东汉时,哪个魏国大臣哭了?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公元220年,魏王曹丕接受汉献帝禅让,取代东汉,建立魏朝。

  其弟曹植身着丧服悲哭,不知几分为汉,几分为代汉登基的不是自己?毕竟他们有过一场激烈的夺储之争,本是众所周知。

  而曹魏政权内,同样为汉朝灭亡,而举丧痛哭的大臣更有一人,即金城太守苏则。这就是历史上的【苏则哭汉,矫矫风烈】。

  其人因为在《三国演义》中和历代《三国志》游戏中不曾登场,因此知名度甚低,很多自认“三国历史爱好者”都对他并不熟悉。

  【初,则及临菑侯植闻魏氏代汉,皆发服悲哭,文帝闻植如此,而不闻则也。帝在洛阳,常从容言曰:''吾应天而禅,而闻有哭者,何也?''则谓为见问,须髯悉张,欲正论以对。】——《三国志·魏书·任苏杜郑仓传第十六》

  彼时的凉州,刚平定历时三十年的韩遂马腾之乱,各地吏民流散饥穷,苏则内抚百姓,外安羌、胡,与百姓分粮而食,得牛羊则奉养贫老,旬月之间,流民皆归,得数千家。又严明法令,劝导百姓耕种,是年即获大丰收。

  当时中枢在凉州的威信仍然薄弱,怀有野心的豪强此起彼伏,陇西李越、武威颜俊、张掖和鸾、酒泉黄华、西平麹演等各举郡而返,皆被苏则各个击破,依次讨平。

  苏则不待朝廷发兵,便以本郡兵马指挥若定,平定一州,以此功封三百户侯,入中枢为侍中。他为汉朝发丧之举,正在赴洛阳朝廷之前,因地隔偏远,曹丕是以不知。

  苏则入朝后,大魏易鼎功臣、首倡称公的董昭与之同事,欲结好之,想枕着苏则的膝盖睡觉,苏则厌恶地把他的头推下去,【苏则之膝,非佞人之枕也。】

  曹丕听说了曹植在他登基时的哀哭,询问一众大臣:「我顺应天命接受禅让,却有人心怀不满哭泣,这是什么缘故?」苏则以为曹丕说的是自己,竟气得须髯怒张,欲持君臣正论以驳;好在另一个侍中傅巽掐一把「不是说你」,才阻止了他寻死。

  苏则此举,看似不合时务,却也代表了此时曹魏政权治下,相当一部分“敢怒不敢言”官员士子。

  在曹操起兵之初,以荀彧为代表的颍川士族,出于早日削平割据势力,维护汉室中央权威的目 的,大力协助了曹操集团的发展状大,荀彧提出的''奉天子以令不臣”方略,对曹操最终一统中原,可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当曹操的野心不断膨胀,与汉献帝代表的东汉正统皇权的冲突逾发激烈时,当其他割据诸侯皆视 「曹公豺虎也,然托名汉相,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时,曹魏政权的士族官员们,也不可避免出现了严重分化,一些“不识时务”者挺身而出,力斥曹操改朝换代的野心。

  尚书令荀彧站出来了,「公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做为曹操政权的首席文臣 ,曾为曹操举荐了不可胜数的人才,参与许多重大战略决策,还多次在曹操出征时坐镇许都,为曹操维持后方的稳定。

  这样一个对曹魏集团发展居功至伟的大臣,亦难逃被曹操打压、冷落,最终“忧死军中”(多半是服毒自尽)的结局。

  就在他死去的第二年,曹操称魏公,在汉王朝疆域内,建立自己独立的魏国。历汉四百年仅王莽一人称过安汉公,其不臣之心可想而知。而荀彧尚且不免于死,也震摄了群臣,及到曹操称魏王时,竟无人敢于公开异议。

  但崔琰还是借与杨训书之「省表,事佳耳!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隐晦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结果,一个名重四海的河间名士,竟被以“腹诽心谤”之罪“收付狱,髡刑输徒”。而崔琰“虬须直视,心似不平”地默默抗争更激怒了曹操,终被赐死,连荀彧那样表面上的哀荣也不曾享受。

  曾被操称为“我之周昌”的毛玠,也因对崔琰屈死不满而下狱,好在经理此案的钟繇有心相救,避实就虚地审问,而又得一帮朋友说情,才得脱大难,惊魂未定地死于家中。

  经此三事,政权中枢,再无人敢对曹魏代汉有一丝犹疑了,“孤愿为周文王”,一笑,而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甚至在改朝换代的大趋势下推波助澜。

  等到曹操一死,献祥瑞、受禅礼,种种官样文章一作,曹操的儿子曹丕,就登上了大魏朝皇帝的宝座。

  苏则自幼便敬慕汉武帝时名臣汲黯,可说他和很多凉州地方官员,如卫康、姜叙、赵昂等人一样,在一群乱世草头王中,比之为祸桑梓多年的马超、韩遂辈,方才归顺最能安定凉州局势、代表朝廷中枢的曹魏,最终无可奈何接受了曹魏代汉的现实。

  这亦最能代表当时许多州郡官员的共同心态,同样也包括和刘备早年关系密切的故友,如田豫、牵招等人。

  正因这种心不甘情不愿,当魏帝曹丕向苏则询问如何得到西域进贡的珍珠;又在打猎时因为鹿撞破栅栏逃走,欲挥刀诛杀相关督吏;皆被苏则以【帝王当修德养性】的正论相谏。

  曹丕虽然当场接受,也对这样的既能且直的大臣忌惮反感,数年后,终将苏则出外为东平国相。苏则途中发病,英年早逝。

  做为打下大半江山、三分天下有其二,中原十三州尽得其九州的一代雄主,曹操当然有足够理由与立场,不对帝座上的傀儡皇帝三叩九拜,俯首帖耳,而将基业传与子孙,

  但在荀彧、崔琰死后,选择了屈从于强权而非竭力抗争,实在是那个时代,包括苏则在内的绝大多数士人的悲哀。

  荀彧、崔琰、毛阶、苏则是士,还能秉直自己的良识, 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总有一丝正义与正直不绝于缕,就是这一丝正义与正直,就足以使他们从朝堂败退下来。而操持禅代仪式的董昭、桓阶、华歆之流,已堕落为政客,帮曹丕去完成一场自欺欺人的仪式。

  而等到连阮籍、嵇康那样的隐逸派也不容于当时统治者,“魏晋风骨”为一批声色犬马的禄蠹所代替,六朝更迭上演一次次“禅让”丑剧。此后的开科举取士,重造了一个起自寒门的官僚阶层, “士族” 这个东方式的贵族阶层,也就走到它的末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5995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