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古代农民为什么还要地主打工种地 自己开荒种地不是更好吗

作者:  时间:2022-08-01 22:00:2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5 

  对古代农民和地主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古代土地那么多,农民为什么不自己开荒?

  在漫长的古代封建社会,“封建制生产关系”贯穿始终,虽然人少地多,可真正在广大农民自己手中的却并不多,家有余粮的普通农民更是屈指可数。

  可以说,古代辛勤的种地人,刀耕火种辛劳一年,最终可能连肚子都填不饱,在某些时期,因为赋税或天灾原因,甚至难逃饿死的命运。

  在重农抑商的古代,农民作为国家财政收入的中流砥柱,竟落得这般境遇,着实让人心酸。

  那为何,古代农民宁肯做一个佣夫佃农,替别人耕田种地,也不愿意去开荒自垦,自给自足呢?

  放在现代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很难理解的问题,但若设身处地地站在古代农民的立场来看,其背后的原因才更让人无可奈何。

  首先,要想开荒,必须得到特许。

  封建统治者似乎都信奉“让农民没有多余财富”的政治秘诀,尽管“民为贵、君为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等成为了诸多帝王广施仁道的说辞,但其根本上,在中国古代,君民之间的关系,仍然存在某种割裂,甚至形成某种对立。

  君王一直把老百姓当成一个对立面,因此,他们对老百姓的感情就非常复杂。

  一方面,朝廷需要靠老百姓来供养,如果农民不干活,朝廷以及上层阶级都难以生活,国家也运转不下去。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很清楚,农民对于上层阶级和弄权者存在某种嫉恨情绪,他们一举一动都可能引发大面积的不满,甚至产生起义和暴动。

  所以,如何让农民老老实实种地,是君王需要持续思考的事情。

  对此,帝王惯用的是“愚民”伎俩,所谓愚民,其一是让农民没有知识,没有思想。其二,通过强硬的控制手段,让农民心甘情愿的认为有地种,是天子赏饭吃,所有权力都在皇帝一人手中。简而言之,则是让广大农民“认命”!

  “没有所余的财富”,即是让农民努力种地,但又不存余粮。

  所以,控制土地成为最简单的方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随处都是荒地,没有官府的允许,私人岂敢动分毫。

  当然,为了鼓励农业发展,历朝历代多有支持百姓开荒的政策,但大都在灾荒时代,国库空虚,才想到让农民大面积开荒种地,风不调雨不顺,开了地,也没有多少收成。

  当然,“有地可开”这是一个主观条件,就算政策允许,农民有了开荒的特权,开垦荒地会变得容易吗?

  其次,开荒的成本过高。

  不同于现代,各种机械设备三两下就可以开出一大片荒地,在古代,农民开荒全靠双手和刀锄。

  当然,荒地上的草树杂木,清理起来或许并不难,但翻地、松土则是难上加难,若没有水源,还要挖一个大水池,单靠双手和那些简陋的工具,一块符合庄稼生长的地,岂不是要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

  当然,如果家里养了牛,开荒的效率可能会提高不少。

  但绝大多数农民,哪能养得起牛。

  要想牛儿跑,那必须得吃草料,就算是在经济繁荣的大宋一朝,“一牛马所费,当五人之食”,南宋学者方万里曾估算,一头牛每月要吃掉一贯草料钱,这种花费,普通农民哪承担得起。

  养牛都费劲,更不必说买牛了。

  据《宋会要》记载,北宋初年一头牛的价格是三贯钱,中后期暴涨到十贯,南宋时期,已经是“四十贯钱一头牛”,要了解当时的“县长”,一月工资税前也才十五贯。

  而普通农民,买牛也只能是一种奢望,所以古代小农经济的脆弱,从一头牛身上就可以看明白。

  而要想用到耕牛,只能靠租,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那么,就算农民靠着强大的劳作能力开荒成功,有了一块田地的使用权,就可以过上自给自足的幸福生活吗?

  显然,并不能,农具种子和肥料这样的成本开支暂且不论,能不能让自己吃饱,都是一个未知数。

  天灾和人祸,一个都躲不过。

  天灾不用多说,一块地要想长出好的庄稼,有好的收成,必须要经过几轮的种植,土地才会变得肥沃,如果风不调雨不顺,辛苦开出的土地恐怕撑不了几年。

  而封建王朝的盘剥,才是灭顶之祸。

  时不时来个土地兼并,辛苦开的荒,转眼就拱手他人。

  比如在“不遏兼并”的“富宋”,开荒成功,有了“自有地”的“自耕农”会承受诸多负担,除了“二税”,还有农具税、牛皮税、铁、盐等十几个杂税。

  最要命的还是徭役,一次劳役下来,开出的荒地要么被人侵占,要么又复了荒。

  北宋名臣韩琦曾叹息,农民不敢种地,不敢养牛。

  到了后来,农民大量逃役,举家逃亡,以至于“税存户亡”的现象普遍发生。

  虽然在历史上“轻徭薄赋”的仁政时有发生,比如仁宗时期,又如明初,“爱民如子”的帝王甚至采取“送牛”来为农民减轻负担,可一阵表面操作之后,赋税还是悄无声息地涨了上去,毕竟,没有“暴敛”,统治阶级吃什么?

  所以,交的越来越多,有地也没用,吃不饱的依然吃不饱。

  “富民置产,弃多贫民”成了社会上的普遍现象,以至于“有赤子无立锥之地而包赔数十亩空粮者”。

  有了地,交得多,没有地,还得交。

  别说“自由的“,就算是帮地主打工的佃农佣夫,也都过不下去。

  当可怜的农民,到了“做佃户而不可得”的地步,谁还愿意去开荒呢?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古代,开荒确实难,而更难的,是开完荒亦无所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60079.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