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古代农业生产是什么样的 农民开荒到底有多难

作者:  时间:2022-08-01 23:00:33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0 

  还不了解:古代开荒的读者,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古代农民开垦荒地是什么样的?农民到底有多难?

  开垦荒地自给自足的道理谁都了解,然而谈何容易?不要说古代,即使条件优渥的现在,开荒种地也不是农民的首选。

  我们西北地区人少地多,但大部分土地的土壤成分并不好,能够耕种的良田并不多,但现有土地保证主粮种植是没有问题的。

  近20年来的经济作物(如棉花,籽瓜和甜菜)已经高度市场化,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政府鼓励农民开垦荒地,并为开荒者提供了强大的政策,资金和技术支持。

  即使如此,开荒者也必须投入大量的资源。

  如果想问土地要收益,开垦10几20亩地显然是不划算的(说不定还得倒赔钱),只有大面积开荒和规模化种植才能获得利润。

  首先,大面积的开荒不可能雇佣人工一锹一锹的去挖。有能力开荒的人,首先自己家必须拥有推土机,挖掘机,大型拖拉机,播种机和收割机等农业机械化设备,如果没有,至少得有一大笔钱雇佣人力和机械设备。

  古代农业生产场景

  由于之前的水利灌溉系统都服务于传统种植区,新开的地远离灌溉网络,每一百亩地至少需要四口深水井,而开挖水井都是政府来出资。新垦荒地的头三年属于土壤改良阶段,收成几乎为零。在此期间的技术支持,农药种子和化肥等都由政府提供(有些地方是各出一半)。更重要的是:现在种地无需缴纳任何税收,而且政府还有专项扶持贷款和政策支持——然而古代农民开垦荒地不可能拥有如此优厚的条件。

  古代的地亩从何而来?

  古代的地主都有一份合法有效的东西:地契(相当于财产保全文件)。这些田地大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只要政局稳定,朝代没有更迭,这些田地可以传承几代人。

  如果有人突然发了一笔横财,也可以拿钱买地(或开荒),就像《闯关东》中的朱开山。但我们不要忘了,朱开山之所以能混成当地最大的地主,那是他从金矿带出来了大量的金子。不然的话,大片肥得流油的土地,当地人之前为什么不开垦?说白了,没那个能力。

  东北,西北地区有很多地方都叫军垦,屯或者营,那是因为当年的统治者为了开疆拓土留下的军民复合体。

  成建制的大军有着基本的组织纪律和相对强壮的体魄,他们有两个任务:戊边和垦荒。作为军人,他们拿起刀能打仗,放下枪能种地,而且他们开垦荒地吃的是朝廷的军粮(或地方政府的补贴),不会饿着肚子去开荒,当荒地有了收成,他们才能实现自给自足。

  不是每个农民都可以“把酒话桑麻”

  50,60年代,农业合作社有着强大的动员能力,组织上提供生产工具或农业机械,社员们每家出人而且自带干粮,形成了一支动力强劲的垦荒大军,集中所有的力量,整合所有的资源,才形成了当前大规模的种植格局,然而这不是某一个体能够完成的任务。

  在古代,政府也在鼓励农民开垦荒地,但大都有政府力量的支持。秦始皇组织人们到珠江流域和河套平原开荒;汉武帝组织人力到西北屯田;三国时期的曹魏组织农民和士兵大规模垦荒屯田。从西晋到隋唐,占田制,均田制都是鼓励开荒的土地政策。明清时期的减免税赋也是为了鼓励开荒。

  但是这种开荒都是有计划,合法度,而且具备强大的官方支持。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每一寸土地都是统治者自己的。即使有能力开荒,也不是你想开哪块就开哪块,开荒也需要政府的批准。

  即使得到了政府的首肯,开垦荒地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古代生产力水平本来就低,二牛抬杠的原始操作,连正常的耕种都无比艰辛,何况是开垦生地。古代符合种植的土壤并不多(不像现在可以进行土壤改造),烧荒除草,平田整地不是一年就能完成的,而且需要大量的劳力,农具和畜力。

  还有,农田需要配套的水利设施,开垦荒地必须选择水源附近,如果是河流湖泊,灌溉用水如何获得?修水渠合不合法?别人的水源人家让不让你用?

  水车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水车是中国农耕文明中一项伟大的发明,但那时候的水车属于宗族财产,甚至都不属于某个地主,您有使用的权利吗?解放前我们这里经常发生大规模械斗,每次都有伤亡,其原因大都是因为灌溉用水。如果因为浇水发生冲突,您一家子打得过一村子老少爷们吗?我们要了解,土地就是中国农民的命根子,谁敢损害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无论是谁,他都敢跟你拼命。

  如果是这样,就算有能力也有钱,人家为什么不直接买现成的良田呢?因此,开垦荒地根本就不是贫穷者能够完成的。“愚公移山”是精神层面的鼓励,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实际操作的可能。无力垦荒,还不如给地主打工,我只负责种地交租子,其他的一切那是东家的事,跟我没关系,我也不负那个责任。

  现代农业技术能够保证主粮的高产量,动辄亩产过千斤那是很正常的事。但在古代的耕种条件之下,稻米和小麦能有200斤的亩产就算是最好的田地了。而生地变成熟地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穷人很难捱过这个艰难的周期。

  中国很多农作物都是外来品种(多为明代时期),在这之前,可供种植的农作物非常有限,除了主粮,还得种点蔬菜和麻棉。要不您吃饱了,但穿什么?即使“故人”来了,您也没有“把酒话桑麻”的条件不是?但蔬菜和麻棉对土地的要求非常高,生地基本上种不成。

  战争的受害者永远是农民

  中国历史几乎就是一部战争史,多少次土地的分割,重组与扩张,农民都是受害者。就算您辛辛苦苦开了三亩地,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没过几天,说不定就会遭到“外国”的侵略,到时候,脚下这块土地到底是谁的,您说了不算。

  还有更关键的,古代是有农业税的,开荒需要向当地政府报备,才能获得种植的权利。只要种地,就得缴税。风调雨顺,老天爷照顾,还有可能“多收三五斗”。如果遇到天不作美,盗匪猖獗或兵荒马乱,地主家基本上都没什么余粮。垦荒者不要说缴税,自己不被饿死就算老天有眼了——电影《1942》中的老东家,下场并不比瞎鹿一家强多少。

  提起剥削,我们必须用纵向的历史观去考察。土地公有之前,私有制已经在中国沿袭了将近3000年,24次的朝代更迭,也没有根本改变地主与农民的关系,说明这种“剥削与被剥削”关系,在封建制度之下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有时候地主也很惨

  在特殊时期某种思想的推动之下,我们常常将刘文彩和黄世仁钉上横征暴敛,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式标签。但在那样的制度之下,他们并没有错(当然,逼交租子和强抢民女肯定是罪无可恕)。因此,用“好人”或“坏人”来定位两个阶级,似有不妥之处。

  试想,田地是人家祖上几代人辛苦经营的财产,所有的农具和牲畜都是人家自己的,政府的税收一分也不能少,还得提防“匪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的盘剥……而这些风险和压力显然不会落到佃户头上——如有动荡,地主们首当其冲,佃农还是佃农。

  实不相瞒,在下的家族在解放前也是拥有70亩土地的“小地主”。据我奶奶说,家里一共雇了6名长工,农忙时再临时雇人。但当时所说的“富裕”也仅仅是有点存粮,饥荒年不至于挨饿,其中15亩好地用来种鸦片,能够保证全家的经济来源,仅此而已。

  而且长工们也和他们一起吃饭,主食都一样,只不过东家多个菜而已,我奶奶当时也算是富人家的大小姐,但她们小时候也都穿着补丁衣服上学,吃着粗茶淡饭长大。

  那时候马匪肆虐,1948年,靠城近的地主家悉数被抢,但佃户们都很安全。我奶奶家里准备了几杆汉阳造,随时准备抵抗。担惊受怕的日子一直持续到49年解放——说白了,地主也不容易。

  大农业时代才有开垦荒地的可能

  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变革,是时代进步的产物,也是人类逐步走向现代文明的必由之路,客观看待过去的事情,应该也是一种进步与发展的态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60081.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