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唐朝为什么放弃河北?揭秘唐朝放弃河北的深层原因

作者:  时间:2022-08-03 21:00:26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9 

  唐朝为什么放弃河北?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唐朝放弃河北的深层原因,给大家一个参考。

  元和十五年(820),力图削平藩镇的唐宪宗为宦官所杀,穆宗即位之后,乘着连长期闹割据的河北三镇都已归顺的大好形势,下诏裁减各藩镇兵力,希望通过这釜底抽薪之法,彻底解决藩镇问题。并未真正受朝廷控制的河北三镇,一闻诏令,故态复萌,相继再叛。虽然朝廷立遣十五万大军讨伐,终不能取胜,只得放弃。

  这也是唐朝廷最后一次,试图消灭河北三镇。所谓河北三镇,指幽州、成德、魏博三镇,因属于河北道,又在黄河以北,故史称“河北三镇”或“河朔三镇”。如所周知,安史之乱后,唐王朝裂于藩镇,形成藩镇林立的局面。而在这些藩镇中,实力最为强大,最让唐朝廷头疼的,莫过于这河北三镇。


  这三大藩镇,长期与中央叫板,节度使由本镇军士拥立,文武官吏不经中央派遣,而由节度使自行任免,税赋截留本镇,拒不上供中央。所谓藩镇割据,实以此为典型

  唐中央也曾多次通过军事手段,打击河北三镇,试图解决三镇割据问题,但均未占得便宜,乃致长庆复叛以后,无奈彻底采取姑息放任的政策。三镇能够横行百余年,究其缘故,实有多方面的因素。

  结盟

  河北三镇在地理上南北相连,东边是渤海,南边为黄河,西边有太行山,北则尽幽燕,形势险要,唐朝廷难以对其形成包围之势。宪宗当初欲对三镇用兵,翰林学士李绛认为,三镇不像西川、淮西二镇那样,“四面皆是国家兵镇”,中气不足的唐廷无法围而歼之,所以一再反对用兵。

  更为重要的是,三镇虽然平时勾心斗角,互有觊觎之心,但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因此一旦朝廷对三镇用兵,便“三镇连兵,若耳目手足之相救”,“盖各为子孙之谋,亦虑他日及此故也”。元和长庆年间,一镇先归附,另二镇也归附,一镇复叛,另二镇也立马翻脸,就是这一情况的典型表现。

  兵力

  强大的军事实力,是叫板中央的基础。河北三镇养蓄重兵,其总兵力至少在二十万以上。要知道,玄宗天宝时,整个河北道的兵力加起来,才将近十一万而已。而且河北产马,冷兵器时代,最精锐的军队便是骑兵。三镇骑兵总数虽不清楚,但从一些记载来看,每镇至少有数万骑兵,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再者,自古河北与北方善战民族相邻,在长期的对峙、碰撞中,形成了尚武任侠的传统,所谓“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使得这里具备了极好的兵力资源。

  反观唐朝中央,虽然在安史之乱后,痛定思痛,组建了直属于中央的神策军,但兵源芜杂。长安民众规避赋役的一大手段,便是挂名神策军,“三辅人假比于军,一牒至十数”。这样的军队,讨伐一般叛乱倒也取得了一些胜利,比如元和元年(806)高崇文率神策军讨西川刘辟之役。然而一对上河北三镇的强兵劲卒,却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

  元和四年(809),宪宗以神策军中尉吐突承璀率领神策军,会同河中、河阳等道兵马,大张旗鼓,远征成德王承宗。可结果呢,根本没占到一点便宜。在相持数月之后,为了体面地从成德战场脱身,宪宗不得已,只得给王承宗加官进爵。这一仗,彻底暴露了神策军是个银样蜡枪头,因此在其后讨淮西、淄青的战役中,宪宗再不敢让神策军参与,而是用老办法,即调动那些比较听话的藩镇兵马,以藩伐藩。

  这种借力打力的办法,看似很美好,但被当枪使的藩镇,一点也不糊涂。他们知道,帮朝廷消灭了骄藩叛镇,下一个挨刀的便是自己,一个个“乐于自擅,欲倚贼自重”,所以出兵不出力,不肯力战。且各镇兵马勾心斗角,难以齐心协力。因此,对上拧成一股绳河北三镇,很难有胜算。军事实力不够,正是唐中央的最大尴尬之处。

  财政

  唐中央的钱袋子,则是另一尴尬之处。建中元年(780)所推行的两税法,将各州所收赋税分为三份,一份本州自留,一份交给观察使,一份上供中央。从实际来看,两税法之下,唐中央所得的赋税,最多之时,也勉强只有总量的三分之一。

  中央财政大为缩水的同时,开支却有增无减。戍守边疆的军队虽然囤田自供,但远不能自给自足,仅西边和北边的方镇,“除所在营田税亩自供之外,仰给于度支者尚八、九万人”。神策军打仗不行,待遇却极为优厚,且皇帝还常施予额外的赏赐,有的已成惯例,如新帝即位的赏赐。穆宗即位,便赏每个神策军五十贯。如此一来,唐中央能够支用的闲钱,实已无多,根本不能支持长时间的战争开支。而用兵河北三镇,可能速战速决么?

  与唐中央捉襟见肘的财政不同,河北三镇所在的河北道,有黄河、漳河、滹沱河、易水等河流,贯通其境,不但利于农田灌溉和交通运输,且所冲积出来的广阔平原,土壤肥沃,宜于耕种,加之悠久的农耕历史,使得这里成为唐代全国农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天宝八年,全国屯田所得的粮食为91万石,河北道就占了40万石。此外,河北地区铁、铜等矿产资源甚为丰富,所以手工业也相当发达。

  虽然安史之乱使这里遭到严重破坏,但经过人民的辛勤劳动,各镇统治者也非莽汉,招抚流亡,垦荒种田,推行一系列利农措施,使得河北的经济很快复苏。唐末朱温囤兵魏州,不过半年时间,魏博便提供了“牛羊豕近七十万,资粮称是,所赂遗又近百万”。所以杜牧说,河北各镇“出则胜,处则饶,不窥天下之产,自可封殖”。

  三镇雄厚的财力,不但为强大的军事实力提供了保障,且能够支持长时间的军事行动。唐中央那个捉襟见肘的财政,却不行了,战争时间稍长,便“府藏空竭”“国力不支”。所以在这一点上,唐中央也远处于劣势。

  边疆形势

  安史之乱后,河北诸镇的形成,本就是由于安史之乱期间,边防军队内调平叛,吐蕃趁机进犯,为避免腹背受敌,只得与安史叛军妥协,对归降者既往不咎,且令安史降将分帅河北。其后,趁着吐蕃入寇、仆固怀恩反叛之机,诸降将“各招合遗孽,治兵缮邑”,恢复元气,形成后来的藩镇割据之患。

  由于唐朝丢掉了河西陇右,首都长安已经暴露在吐蕃眼皮之下,使得朝廷在用兵河北之时,不得不顾及西北边疆严峻的形势。德宗为了“内靖方镇”,多次派出使臣,与吐蕃修好。但贞元二年(786),“吐蕃寇泾、陇、邠、宁”,与吐蕃的关系又紧张起来,虽在这年平了李希烈之乱,却再不敢动河北三镇。宪宗元和削藩,也是在与吐蕃关系暂时缓和的基础上进行的。元和十三年(818)以后,吐蕃又频繁入侵,穆宗初年三镇复叛,朝廷无能为力,实有此一重因素。

  河北三镇既在地势、军事力量、财政方面占优,唐中央又受边疆形势掣肘,自然难以削平三镇。黄巢之乱后,河东李克用、宣武朱温二镇,迅速崛起,行成实力更强大的军事集团,又争相拉拢河北三镇,导致三镇联盟关系逐渐瓦解,三镇割据性渐次弱化。最终,幽州被河东所灭,成德、魏博在当了数十年的墙头草后,于后晋时被肢解为若干小藩镇,昔日的三大雄藩就此彻底消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60171.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