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李渊晚年没能处理好亲情与权力之间的关系,差点毁了大唐

作者:  时间:2022-08-04 00:30:23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12 

  李渊,即唐高祖,唐朝开国皇帝,他基本完成了全国的统一大业,但晚年却没能妥善处理皇位继承问题,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都说皇家无亲情,这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纵观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王朝,宫廷政变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每到了权力交接之际,围绕储位之争的宫廷政变总会如期而至,其血腥和残忍程度让人不忍直视,其不顾亲情和人伦的冷酷让普通老百姓摇头叹息。

  赵武灵王有沙丘之变,秦始皇也有沙丘之谋,汉武帝有巫蛊之祸,李世民有玄武门之变……无数的宫廷阴谋一再证明那个道理,那就是皇家无亲情。

  为何帝王家会没有亲情呢?多半是因为大多数帝王没有处理好亲情与权力之间的关系。

  唐高宗李渊就遇到这样的麻烦,两个儿子为争夺储位斗得不可开交,李渊却企图在两者之间玩平衡。结果,他的平衡术玩砸了,两个儿子互不相让,最终在玄武门发生了火并,制造了李家王朝的家庭悲剧。

  李家的的不幸却成了大唐的幸运,若没有玄武门之变,大唐一定会走向分裂。秦王将以洛阳为根据地,据陕东大片土地与李建成的中央王朝对抗。从此,大唐王朝将陷入战乱,天下将再遭生灵涂炭。

  其实,李渊玩的平衡术并不高明,甚至是愚蠢的,他差点葬送了由他亲手缔造的大唐王朝。

  任何一起政治事件都有深层次原因,玄武门之变也是,它绝不是一朝一夕忽然发生,其产生是一个矛盾逐渐积累、以至到了不得不暴发的过程。让我们看看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一、天策上将

  公元621年七月,李世民在消灭窦建德与王世充两大军阀后,身披黄金甲,骑着高头大马,在长安城无数群众的热烈欢迎中凯旋。李元吉、徐世勣等二十五名大将簇拥其后,紧跟将军方阵后面的是“铁甲万匹、甲士三万”。

  此时此刻,李世民是何等的伟大,又是何等的荣耀。同样沉寂在巨大幸福中的还有唐高祖李渊,面对儿子取得的丰功伟绩,他给予了李世民最高的奖赏:天策上将。

  可能大家对这个职位没有概念,我解释一下,所谓天策上将,位在王公之上,几乎和太子平起平坐,仅在李渊之下,堪称大唐二号人物。

  李渊的这次奖励是真心实意的,他不光在政治上给儿子加官晋爵,经济上也给予特别照顾。李世民之前已有食邑三万户,再增加二万户。什么概念呢?就是李世民可以坐享五万户家庭上交给朝廷的税赋,可谓荣宠至极。

  让李世民有了权和钱后,李渊还嫌不够,他又授权李世民“开天策府,置官属”。意思是说允许李世民在大唐的中央政府中又私设了一个小朝廷。在这片私人领地里,李世民可以自由地任免官员,罗人才,培置自己的势力。

  不久,李世民在自己的天策府里设置了文学馆,网罗了一大批顶尖人才,其中包括杜如晦、房玄龄、虞世南、于志宁等十八人,后来这些人都成为李世民贞观时期的智囊团队。

  在武将方面,天策府里更是人才济济,有尉迟敬德、秦叔宝、程知节、侯君集等人,这些人在玄武门之变中帮李世民干翻太子集团,为抢班夺权立下汗马功劳。

  不得不说李渊真是糊涂,既然你如此器重老二,恨不得将整个大唐奖赏给他,那干脆立他为太子得了。可是他又觉得李建成也很优秀,太子之位上干得也很称职,不能无罪废黜。

  可能从李渊的内心来讲,他可能觉得有必要在两个儿子之间搞平衡,谁也不亏欠,既对得起老大,也不让老二委屈,唯有如此,他才是一个公正的父亲。

  可这将会害了李建成,害了李世民,甚至会害了整个大唐。人性是自私的,没有谁愿意别人抢走自己的东西。而李世民却如同一个贪吃的孩子,仗着父亲的宠爱,将哥哥碗里好吃的肉一点点抢到自己碗里。

  为此,李建成非常害怕,他担心李世民迟早一天会将他碗里的肉全部抢走,那时,他将一无所有。他决定反击,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再夺回来。

  二、太子的反击

  眼看李世民的势力日益壮大,李建成的不安全感日益加深。为此李建成瞒着老爸招募了两千多名骁勇之士充当东宫卫士,驻扎在太子宫长林门左右两侧,号称长林兵。他还嫌不足,又命自己的部下可达志从燕王李艺那里“发幽州突骑三百”

  虽然李建成的这些不轨行为被人揭发,老爸李渊也最终原谅了他,但由此可见,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来自秦王府的威胁。

  光提防也不是办法,李建成也开始主动出击。他联合齐王李元吉一起对付李世民,他们想到的办法就是诬陷和诋毁。

  虽然李建成玩军事玩不过李世民,但玩政治,李建成却是一个行家。

  “建成与元吉曲意事诸妃嫔,谄谀赂遗,无所不至,以求媚于上”

  意思是说,李建成与后宫的妃嫔们串通起来,一起在李渊面前说李世民的坏话。在政治斗争中,枕头风的作用不可小觑。香风吹得李渊醉,醉意朦胧搬是非,为此,李世民吃了不少苦头。

  有一次,李渊带着三个儿子进行了一次狩猎,李建成有一匹突厥得来的烈马,他趁机送给李世民,还装出友爱的样子说:“此马甚骏,能超数丈涧,弟善骑,试乘之。”

  李建成明为送马,实为谋命。李世民骑上这匹马后,马上感觉它的桀骜。胡马开始尥蹶子,李世民机警地跳开,毫发无损。这样反复尝试了数次后,李世民笑着说道:“彼欲以此见杀,死生有命,庸可伤乎!”

  李建成和妃嫔们听到这话后,将其添盐加醋改为“我有天命,方为天下主,岂有浪死。”并传送到李渊的耳朵里。

  李世民听到后,大发雷霆,立即将李世民召来训斥了一顿,责骂道:“天子自有天命,非智力可求,汝求之何急!”

  这一招够狠,就差说李世民想要谋反了。自古以来,君王最忌恨的是别人抢他的宝座。正当李渊犹豫如何惩罚秦王时,有官员奏报:突厥犯境。于是李渊趁机让李世民戴罪讨伐突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随着局势的发展,情况越来越凶险了,李建成开始谋划除掉李世民。

  武德九年六月初一夜,李建成邀请李世民到太子府赴宴。酒过三巡之后,李建成假意要与弟弟和好,特意敬了他一杯酒,说兄弟二人从此化干戈为玉帛。李世民一饮而尽,哪知刚喝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李世民被人扶回西宫后,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才逐渐康复。由此可知,太子与秦王的矛盾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真正让兄弟二人摊牌,发生在李元吉讨伐突厥之际,李建成与李元吉决定借此次出征将秦王府一锅端,剪除李世民羽翼,趁机在昆明池饯行之际除掉李世民。

  然而,行动还未开始,阴谋泄露,李世民不得不铤而走险,发动了玄武门之变,除掉了哥哥和弟弟,并逼其父李渊退位。

  原本和睦相处的兄弟为何反目成仇,以致于要兵刃相见呢?这一切归咎于李渊危险的平衡术。

  三、李渊的暧昧

  面对李建成与李世民兄弟二人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李渊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

  “上之起兵晋阳也,皆秦王世民之谋,上谓世民曰:“若事成,则天下皆汝所致,当以汝为太子。”

  这是记载于《资治通鉴》中的一段话,由此可知,李渊在立太子的问题上头脑是糊涂的,明明内心摆脱不了立嫡以长的老规矩,却又对二儿子随便承诺,几次三番说要立他为太子。

  李世民得到了老爸这一明确的信号,虽然嘴巴上说不,而且内心像猫抓一样。有哪个皇子不想做太子,那可是未来的天子啊,谁又愿意屈于人下呢?

  李渊发出的错误信号误导了李世民,让他误以为老爸将来会废掉李建成,改立他为储君。从他开设文学馆,暗中壮大天策府的势力就可以看出,李世民其志不在小。

  李渊不光对李世民乱开空头支票,还在两个儿子的争斗中和稀泥。

  在杨文斡谋反一事中,太子深度参与。

  “杨文斡尝宿卫东宫,建成与之亲厚,私使募壮士送长安。”

  私藏武器和私养军队在唐朝都是死罪,因为这会让皇帝觉得是图谋不轨。这个事情被人捅了出去,李渊知道后,怒不可遏,立即“召建成责之。”

  太子吓坏了,战战兢兢地去向父皇请罪,当他见到老爸后,“叩头谢罪,奋身自掷,几至于绝。”寥寥几字,将太子的惶恐展现无遗。

  令人奇怪的是,李渊面对儿子串通边将谋反,却并没有给予处罚,甚至连无关痛痒的警告、记过都没有,只是将此事定性为“兄弟不睦”。

  既然犯了错不会受到处罚,那太子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那就甩开膀子干吧。于是就有了后来太子撺掇后宫妃嫔诬陷世民,又企图下毒将他毒死等一系列的迫害行为。

  李世民喝了毒酒后,幸运地扛过来了。当李渊前来看望受伤的儿子时,他说道:“我看你兄弟之间难以相容,如果你们都住在京城,将来一定会发生纷争,不如现在你去洛阳,陕东都是你的天下。”

  陕东道的面积可不小,包括今天的河南、山东、河北等大片土地,李渊把这些地方的军政大权都交给李世民,其实是让他到那里另立中央,与李建成分庭抗礼。

  幸亏李世民没有接受老爸的建议,不然的话,刚刚新生的大唐可能又会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李建成的中央军必然会讨伐李世民的诸侯军,那时候,大唐又将陷入战乱之中。

  对于李渊的这个馊主义,李世民当然不会同意,他的当然不会满足于诸侯王,而是让李建成让位,由他来做大唐的皇帝。

  同样,李建成也不会同意老爸的这个建议,他和李元吉密谋之后,决定阻止李世民去洛阳。

  “不如留之长安,则一匹夫耳,取之易矣。”

  由于遭到两方的同时反对,李渊只得放弃了这一决定。

  李渊和稀泥式的平衡术,势必缓解不了两个儿子之间的矛盾,于是,武力决斗,成了两个敌对集团唯一的选项。

  四、最后的总结

  很显然,李渊一直在试图打造一个好父亲的良好形象。两个儿同样优秀,老大是理想的太子人选,老二功勋卓越,对大唐有缔造之功。

  手心手背都是肉,李渊不想委屈任何一方,试图一碗水端平。一会儿说要立李世民为太子,结果又立李建成为太子,一会儿又对老二说,你去陕东吧,那里归你管,你也可以自建天子旌旗。

  至于两个儿子整天互相捅刀子、玩阴谋互害,李渊没有起到一个裁判应有的公正,一直在两者之间和稀泥。太子私藏武器、私养军队,他连一句批评的话都没有;世民差点被哥哥毒死,他却背地里撺掇老二另起炉灶搞分裂。

  这如同李渊的手中握着一把糖,他看哪个儿子哭得厉害,就分一颗粮去安抚。可是,安抚得了一时,安抚得了永远吗?两个儿子的矛盾不会因为得到一颗糖,就会自动消失,它只会在看似平静之中慢慢发酵,直至酝酿成惊天的玄武门之变。

  李渊的悲剧在于,他一直游走在亲情和权力的两端,试图两个都要。他既要维持温情脉脉的父子之情,也要赋予他们至高无上的权力,这注定是一场危险的踩钢丝游戏。

  打个比方,某家有兄弟几人,虽然过得不富裕,但也和睦相处。忽然有一天,他们的唯一的老父亲去世,留下了一套很值钱的房产。于是,平衡被打破了,兄弟之间会为了那套房产斗得不可交,甚至反目成仇。

  一套房产尚且会激发人性的恶,利益之争会让亲情瞬间瓦解。如果把这套值钱的房产换成大唐的江山呢?那利益的诱惑将无限大,人性中的恶也会全部释放出来。

  这时,就不是家庭成员之间吵吵嘴,斗斗气的简单问题,而是演化成两派甚至多派人马,集天下最优秀的人才,彼此之间玩阴谋,上演夫妻反目,父子结怨,兄弟相残的宫斗大戏。

  如果照这样说,那皇家到底还到底有没有亲情呢?这要辨证来看。如果皇家能将皇权与亲情进么剥离,让政治归政治,亲情归亲情,皇室的成员回归普通老百姓的“纯洁”状态,那么,皇家也能拥有平常百姓家的天伦之乐。

  在这个问题上,李世民的曾孙李成器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同样是在经历“唐隆政变”,面对有拥立之功的弟弟李隆基,李成器很大度的让出太子之位,甘当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最后得以善终。

  李建成遇到的问题和一百年后的李隆基又是何其的相似,他虽贵为太子,同样面对战功卓越的李世民,为何不主动让贤,甘当绿叶陪衬呢?

  有人何能会问,那为何不是李世民主动让贤,放弃一切权力,与哥哥和好呢?这又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我只是简单说一下,朋友们可以继续就这个话题探讨。

  李世民对大唐有缔造之功,多少人跟着他出生入死,不都是为了封妻荫子,泽被后世吗?李世民不想当储君都难,背后的力量会推着他登上那个宝座。

  因此,我们看到历史上,凡是在动荡时期,一般都会立有军功的皇子为太子,而不是嫡长子,这已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律。

  李渊虽然是一个英明的君主,在大多数事情上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然而在面对两个儿子的储位之争,他扮演了一个十分糊涂的角色。他不但没有起到救火队长的作用,反而让火苗越烧越旺,玄武门之变,李渊至少要负一大半的责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60178.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