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行情 > 正文

【追】历史上的北伐为什么都那么难成功?

作者:  时间:2022-09-21 13:00:18来源:寿光在线  阅读:103 

  历史上的北伐为什么都那么难成功?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南北朝对峙了一百七十年,战争自然不会少。最早爆发的是宋魏战争,那么这二者是如何开战的?为何后世分析说一开始刘宋集团就注定失败呢?

  南朝的第一个小王朝是宋,开国君主是刘裕,史称刘宋。刘裕灭晋建宋之后,忙于巩固内部,而且只当了两年皇帝就死了。刘裕于永初三年(公元422年)去世,刘宋政权陷入废立之乱,北魏乘机南侵,夺取了河南滑台、虎牢、洛阳、许昌等战略要地,成为刘宋王朝的心腹之痛。刘裕的三子宋文帝刘义隆坐稳天下之后,立志夺回被北魏夺走的大片土地

  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于泰常八年(公元423年)十一月继位,南朝宋文帝刘义隆于元嘉元年(公元424年)八月继位,前后相差不到一年。南北双方,两位新帝都想有所作为。但北魏的太武帝拓跋焘明显强于南朝的宋文帝刘义隆。

  南朝刘宋元嘉七年(公元430年)三月,刘义隆经过较长时间准备,决心进攻北魏。兵力部署既毕,他先派殿中将军田奇出使北魏,对太武帝拓跋焘说,河南原来是宋国的地盘,被北魏侵占,现在我们准备收复,但不想占领河北。拓跋焘一听,大怒道:“我生下来头发还没干的时候,就听说河南是北魏的土地!”他不怕刘宋来进攻,态度非常强硬。

  三月下旬,宋军开始调动集结。北魏黄河沿线守将纷纷表奏朝廷,“宋人大严,将入寇”。一致建议抢先出兵攻宋,以挫尽宋军锐气;并建议杀尽黄河沿岸的流民,使宋兵找不到向导。拓跋焘“使公卿议之,皆以为当然”。唯独崔浩反对:“不可!南方下湿,入夏之后,水潦方降,草木蒙密,地气郁蒸,易生疾疠,不可行师。”他认为,即使宋兵北来,也应该到秋凉马肥时再实施反击,那时宋军师老兵疲,南方的庄稼也熟了,因敌取食,此乃胜策。

  在此之前,北魏刚刚进行了一次对夏国的作战,攻克了夏国的北都统万和南都长安,基本消灭了夏国,只留下一点尾巴,赫连昌之弟赫连定逃往平凉称帝复国。赫连定急于复仇,暗中遣使与宋文帝联络“合兵灭魏”,并向宋文帝许诺“遥分河北,自恒山以东属宋,以西属夏”。于是,宋文帝与赫连定结成了进攻北魏的军事联盟。其实这是赫连定不切实际的幻想,刘义隆上了他的当。

  拓跋焘虽然觉得崔浩分析得都对,但也不能完全不听其他大臣的建议。他综合分析了北方柔然、西部夏国、南方刘宋这三大敌人的轻重缓急,决策如下:(一)首击柔然。北魏的首要战略目标是统一北方,来自大漠深处的柔然仍是干扰北魏统一北方的主要威胁,必须彻底击垮柔然。(二)分化夏国。把俘获的原夏国皇帝赫连昌封为秦王,制造他与夏国新帝赫连定兄弟之间的对立。(三)对宋军采取积极防御的方针。由冠军将军安颉督防黄河一线;命冀、定、相三州(均在今河北境内)在漳水沿岸造舟船三千艘以做准备;调幽州兵力增加黄河一线防御。拓跋焘的上述战略部署,主次分明,重点明确,布置周密。

  元嘉七年(公元430年)四月,宋军出动。宋军大将到彦之率领五万水军从淮河进入泗水,由于泗水春旱水浅,纤拉篙撑,庞大船队像泥虫似的在河床里艰难蠕动,一天只能前行十来里。四月出发,七月才抵达须昌(今山东东平县西北),然后进入黄河西上。五万人马,窝在船里四个月,这是一种什么情况?拉屎撒尿都成大问题!一个个脸都黄了,眼都红了,说话都喷出火来了。疫病、焦躁、情绪失控、打斗、死亡、逃跑,战斗力已经大减。

  北魏太武帝面对宋军的进攻,贯彻积极防御的预定方针:避其锋芒,主动后撤。还没有等宋军到达攻击地点,他就下令黄河南岸的碻磝(今山东长清县东三十里)、滑台、虎牢、金墉、洛阳等重要地段的兵力统统撤到黄河北岸驻防。

  到彦之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胜”得非常轻松。他把兵力全线撒开,东起延津,西至潼关,两千里河防,分兵把守。到彦之向朝廷发回奏报,大军已经顺利收复了兖、司二州,许多人为此欢欣鼓舞。到彦之的副帅王仲德看出了问题,忧心忡忡。他对到彦之说,北魏这次主动撤退,是一个不祥的预兆。一则,他们主动北撤是把黄河南岸分散的兵力收拢到黄河以北去集中;二则,他们是要等待黄河冰封季节到来,再向我们发动大举反攻,“岂不可以为忧乎?”可是主将到彦之对副帅王仲德的分析判断置之不理。

  八月,北魏军队开始反攻。到彦之命令裨将姚耸夫渡河攻冶坂(今河南孟津渡西),北魏前线主帅安颉迎战,姚耸夫大败而归,损失几千人。安颉已集结重兵于黄河北岸,准备南渡黄河大举反攻。正在这时,赫连定根据“联宋攻魏”密约,在北线进攻北魏鄜城(今陕西洛川县东南七十里)。拓跋焘与众臣商议对策,崔浩分析认为,到彦之分兵把守两千里河防,每个点上只有几千兵,“形分势弱”,难有作为。两相比较,赫连定进攻鄜城威胁大、危害大,应以主力打击赫连定。拓跋焘采纳崔浩建议,命令冠军将军安颉相机夺回碻磝、滑台、虎牢、金墉、洛阳诸点,拓跋焘亲率主力北上反击赫连定。

  十一月,北魏安颉从委粟津(河南洛阳东北)南渡黄河,进攻洛阳东北的金墉城。宋军金墉城守将杜骥心慌,想逃跑,又怕获罪杀头,就派人去叫姚耸夫带兵来守金墉城。姚耸夫正在领兵从洛水中打捞一口大钟。杜骥派来的人骗姚耸夫说,金墉城已经修好,储食很多,可以坚守,就是缺少兵力,请将军领兵前往协守金墉城,打退北虏进攻后再来打捞大钟也不迟。姚耸夫带兵到金墉城一看,破败不堪,根本无法坚守,一挥手又把兵带走了。杜骥于是放弃金墉城南逃,这样就等于敞开了洛阳的大门。

  第二天,北魏安颉就领兵占领了洛阳,斩杀宋军将士五千多人。杜骥逃回寿阳,向宋文帝告了姚耸夫一状,说他只捞钟,不守城。宋文帝大怒,在寿阳将姚耸夫处斩。金墉、洛阳陷落,虎牢关也很快失守,宋军全线告急。宋文帝急调老将檀道济率军驰援。到彦之没有等檀道济援军来到,就主动撤退。副帅王仲德曾再三劝阻,到彦之借口自己眼病发了,将士中也发生了疾疫,坚决撤退。他领兵经清水进入济水,退至历城(今山东济南),焚舟弃甲,向彭城徒步败逃。

  檀道济率领的援军到第二年正月十五日才抵达前线,虽然檀道济指挥部队拼死力战三十余次,但宋军败局已定,无法挽回,只能撤退。

  军事史家们分析认为,宋文帝刘义隆这次北伐失败,主要原因是用人不当。檀道济是他父亲刘裕手下的一员猛将,当年刘裕北伐消灭后秦政权,檀道济充当前锋,连克许昌、洛阳、潼关,攻下长安,立下赫赫战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262335.html

相关阅读

热门专题

内容蔬菜列表价格植株农业菜价土壤种子农产品山东省生长玉米尿素农药追肥化肥合作社农村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