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寿光菜农的生存与繁荣之路

作者:  时间:2019-10-22 00:19:14来源:寿光农业信息网  阅读:436 

20世纪80年代,报酬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打破了人民公社制度,农村管理模式从合作社回归到分散管理。

三十年后,在中国最大的蔬菜种植基地寿光,农民们开始组织起来管理农产品。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一方面管理主体高度分散,另一方面农产品购销的组织化程度高度集中。

蔬菜车间的“工人”

我看见马振平在他的蔬菜棚里。虽然他的布鞋沾满了泥,裤子绑在脚边,但他汗流浃背,黑着脸蹲在菜地里,他的四个温室每年的净利润可能超过20万元。最近他计划买一辆汽车。

马振平是寿光绿色能源果蔬合作社的普通成员。他今年5月刚刚从俄罗斯技术交易所回来。"以前在村子里,一个菜农出国是不可想象的."马振平说道。

“我种植蔬菜已经20多年了,但是自从2007年加入合作社以来,蔬菜种植和日常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人们不得不购买种子、种植蔬菜、出售蔬菜、购买杀虫剂、化肥和农业机械。加入俱乐部后,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蔬菜车间。我成了车间的工人。除了按照订单种植合格的产品,我几乎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2007年8月,寿光第一家专业合作社——绿色能源瓜果蔬菜专业合作社成立时,他将这两个温室定价为6万元,占合作社股权的2.5%,成为合作社的成员和股东。

合作社生产和销售所有的有机蔬菜,但当时90%以上的菜农不知道什么是有机蔬菜,多年来继承的种植方法被彻底颠覆马震断然说有机蔬菜种植模式曾经让他困惑。

在普通种植模式下,农民使用化肥,而有机蔬菜通过微生物发酵使用豆饼、骨粉、秸秆等天然有机物作为肥料;普通蔬菜种植户喷洒农药杀灭细菌和昆虫,而有机蔬菜种植使用中草药和生物制剂预防疾病,并使用棒形杀虫灯杀灭害虫。

通过技术指导员的技术指导,会员马立克镇平不仅掌握了先进的种植模式,而且彻底摆脱了农药化肥超标的危险。如今,马振平已经熟悉有机蔬菜的种植。

当地政府对蔬菜的检疫非常严格,甚至公开宣布任何超过农药标准的人都将受到拆除温室的惩罚。过去,马振平和村里的其他农民一样,在选择种子、杀虫剂和肥料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权。他经常看到邻居买了什么,每个人都会随波逐流地买他们想要的东西。一旦虚假广告使用了虚假种子和剧毒农药,周围村庄甚至几个村庄的农民都会遭殃。

加入合作社后,几乎所有的农业材料,如种子、农药和化肥,都将由合作社统一购买。没有质量问题,价格比个人购买的要低得多。菜地的日常管理由合作社的技术人员一个接一个地进行监督。大多数种植的蔬菜可以由合作社承保。

如今,许多农产品的价格波动很大,而合作社以订单农业为主。2010年6月,西红柿的批发价仍在6个月前的每斤3元左右,仅在几个月内就跌至10年来的最低点,每斤只卖5美分。菜农损失了他们所有的钱。然而,合作社的订单价格高达1.5元/公斤。

“过去,家庭分散种植和经营。这就像晚上独自行走,他们看不到营地在哪里,坑在哪里。如果他们迈出了错误的一步,他们半年的艰苦工作就会毁了。”马振平认为,农业规模化、产业化是必然趋势,仅靠单打独斗、小批量销售难以保证种植收入。

集约管理

绿色能源果蔬合作社于2007年8月注册成立。这是寿光的第一家合作社。其前身是成立于1999年的寿光绿色农业技术研究所。

寿光绿色能源合作社创始人张笑君在谈到成立合作社的初衷时说,“在美国等发达农业国家,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经验非常成熟。我们成立合作社是为了解决农民无法一个一个解决的难题,通过集约化经营进入市场,使所有成员共同发展。"

合作社最初没有被大多数菜农接受。

“首先,大多数菜农不了解有机蔬菜的价值。其次,合作社为蔬菜种植标准制定了许多规章制度。许多菜农已经习惯了,不想被束缚。”绿色能源合作社首席监督者李秋凌说,“当时,农民普遍对加入合作社有疑虑。加入俱乐部要求蔬菜种植户提供身份证、户口簿、指纹,甚至有些人怀疑我们会骗取贷款。”

该合作社只有27个成员,注册资本为238万元。经过三年的发展,绿色能源合作社的数量现已达到212个,涉及寿光市稻田、侯镇、古城四个乡镇的近30个村庄。

"有源源不断的菜农想加入进来。"李秋凌说。

许多菜农想加入绿色能源合作社的原因是加入该合作社可以给菜农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许多人认为有机蔬菜成本高,产量低。但事实并非如此。李秋凌为记者计算了一个账户——

普通蔬菜用化肥种植,每亩土地3吨化肥约需12000元,而有机蔬菜则用豆饼(每亩1000吨豆饼约需1400元)和骨粉(每亩500吨相当于650元)种植,仅这一项就可以节省近10000元。

在普通蔬菜种植中喷洒化学药剂防治病虫害每年成本约3000元/亩。然而,有机蔬菜使用中草药,成本仅为1500元/亩。

种植有机蔬菜没有普通农民想象的那么低。根据马振平的描述,他种植的绿箭黄瓜产量比普通种植方法高出近20%。

在教授种植技术的同时,合作社将统一菜农的农资采购,大规模采购也将为菜农节省资金。例如,种植黄瓜种子可以节省8美分,温室每年需要5000颗种子,农民可以节省400元。目前,该合作社正在开发克隆育苗技术。人力车种子的价格是1.03元,而合作社自己组织的唯一种子是0.2元。

据合作社计算,寿光市每个菜农的收入一般在10万元以上,而绿色能源合作社的农民收入约为15万元。

然而,目前绿色能源合作社只能承保一部分农产品,而出口比例仅占总产量的30%。

“农民更愿意向合作社出售蔬菜,因为合作社的购买价格高于当日市场价格——0.5元/公斤——0.8元/公斤。”李秋凌指着前来的成员说,“这不是真的。许多农民经常来合作社,即询问合作社是否有订单,以便带头销售。”

记者前来采访时,绿色能源瓜果蔬菜合作社董事长蒋德云正前往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进行技术交流。江德云希望通过蔬菜种植技术的交流建立蔬菜出口渠道。如果这个出口渠道能够打开,合作蔬菜的出口比例将达到70%-80%。届时,合作社承受国内农产品价格波动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刚刚从俄罗斯回来的马振平告诉记者,例如,黄瓜的国内价格波动很大,从最低的0.2元/公斤到最高的10元/公斤不等。9月19日黄瓜价格为1.9元/公斤,9月20日上涨至3.5元/公斤。据说,当国内价格涨到8元/公斤时,已经是天价了,菜农会很高兴的。然而,俄罗斯每公斤的价格在80元人民币到120元人民币之间,是国内价格的十倍。这超出了国内菜农的想象。

一旦大多数蔬菜品种出口,加入合作社的农民的红利将随着合作社利润的增加而增加。2009年,绿色能源合作社的总收入超过2000万元,每个成员的回扣从2000元到4000元不等。

富裕的菜农

“在加入俱乐部之前,菜农的生产和生活都围绕着行政村,与外界接触较少,接触先进的种植技术也较少。但现在加入合作社不仅让农民走出了村庄,也走出了国家。”马震平淡地说,一年多的海外经历对他的人生意义重大。

寿光已经有180个这样的农民专业合作组织,成员总数为3.9万人,辐射了40%的村庄和大约17万农民。通过大规模种植和组织管理,形成了万亩番茄、万亩胡萝卜、万亩芹菜等十多个成熟的蔬菜生产基地,形成了“公司+合作社+农户”的产销模式,实现了区域布局、规模化经营和专业化生产。

寿光市管理局局长杨凤新指出,2007年底,寿光只注册了10家合作社,现在已有近200家,成为寿光市蔬菜产业化发展的主力军。

“如果土地流转是为了强化生产资料,那么合作社就是为了强化分散经营状态下农民的种植和经营行为。“绿色能源瓜果蔬菜合作社创始人张笑君表示,加入合作社提高了农民的市场地位,增强了他们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大大增加了农民的收入。

在寿光,富裕的菜农经常会想到这样一个场景——他们工作时,穿着泥泞的运动鞋,穿着裤子和锄头,但开着价值2万到30万元的豪华轿车。许多菜农甚至被怀疑在开车去其他地方购买时偷了他们的车。马振平的马寨村有150户人家和至少50辆汽车。

村里的老师和医生经常转而种植蔬菜。同一合作社的菜农原来是村里的医生。他告诉马振平,加入合作社后,他已经种了十年温室,存了50万元,但作为医生,他可能挣不到这么多钱。

截至2009年底,寿光市人均纯收入8274元,15年翻了两番多,家庭年收入10多万元。据估计,每10元农民收入至少有6元来自蔬菜产业。

本文由原创首发投稿,内容仅供参考学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链接:https://www.sgdj.org/48631.html

相关阅读

  • 农业话题:百余亩蔬菜僵苗死亡 菜农称损失达50万

    100余亩蔬菜的叶片变黄、繁茂,部门蔬菜曾经殒命。这是4月20日上午,记者在农八师152团5连20余户菜农的菜地里看到的一幕。记者在现场看到,枯逝世的有葫芦瓜、西红柿、白菜、豆

    2019-12-12 04:28:22

  • 农业新闻:山东泰安市岱岳区在设置蔬菜农残快速室

    蔬菜生果是市平易近天天必备的食品,而各人对果蔬的农药残留成绩也很是体贴,日前,岱岳区食物药品监视治理局在年夜型超市设置了蔬菜农药残留疾速检测点,市平易近在超市购物时,可将果蔬收

    2019-12-10 19:31:25

  • 农业新闻:西安灞桥:阴雨大葱滞销菜农一筹莫展

    辛劳泰半年种了20亩年夜葱,效果客岁底的时间行情欠好,如今又遇着阴雨天,西安市灞桥菜农许启刚束手无策,这些年夜葱再不出售就所有要烂在地里了。许启刚是灞桥狄寨街道潘村人,客岁6月

    2019-12-10 10:02:33

热门专题

内容列表蔬菜价格菜价植株尿素土壤化肥肥料种子追肥生长市场行情大蒜新高葡萄要点粉剂幼苗